(本文為173Q腦補,尚未看過的朋友請斟酌入內,避免劇透,感謝配合www)


唉呀~整個忍不住就來腦補一下啦 (笑)

這不寫今晚會睡不好啊XDDDD

是說這幾週黑籃更新進度之後都會為此丟下修羅一晚

實在頗有罪惡感的說......我去懺悔一下就是 (艸)

 

那麼,腦補內容就請下收吧~↓↓





「喂、黃瀨!」

 

和福田綜合高校比賽過後,砰的一聲,海常高校休息室的門就直接被開啟了。

 

「呀啊~小青峰──!!」

 

然後,呈現在青峰眼前的,是一頭金髮的他,讓所有前輩、隊員圍繞在中間,那一副和樂融融的畫面。

 

「不要擅自進入他校的休息室啊你──!!」當中就在一旁的,那個眉毛粗粗黑黑又有一點短的隊長,便很盡責地朝著青峰指責他的不是。「是說黃瀨你也不要這麼開心的招呼他啊──!!」

 

回過頭,當笠松正要舉起手,才打算要像平常那樣揮他一拳時,自己卻早一步驚覺,便只是輕輕拍了一下黃瀨的頭。

 

「那個,你們可以先出去一下嗎?」青峰搔了搔頭,一句誑語讓海常在休息室內的所有隊員都受不了地轉頭看著他。「我有些話想跟黃瀨說說,可是現在總不能要他出來吧。」

 

但這樣的解釋,卻讓在場的人也都愣了一愣。

 

被圍繞在中間的黃瀨明顯感受到這樣的氣氛,便有些著急地扯開他一貫的招牌笑容,用笑聲打著圓場。「哎、沒關係啦,我的腳才沒事呢!」

 

「你給我坐好。」

 

打斷黃瀨的笑語,笠松用認真的眼神阻止這就打算站起來走出休息室的動作。隊長一臉無奈的表情,雖然不管怎麼說都很不爽,這屆一年級怎麼每個都這麼失禮啊到底──「我差點忘了教練要我去找他一下。」

 

語落,像是帶頭似的,笠松就這樣先離開了休息室。

 

其他人嘆了口氣之後,便也紛紛說什麼要去買飲料、上廁所,或是要去找剛剛在比賽中跟他四目相交的女神(?)。隊員留給黃瀨一抹放心的笑容,最後一個離開的人帶上了門,便將整個空間留給了他們兩個。

 

「……你這樣會害我被大家討厭啦。」

 

低下頭,黃瀨有些噘起了嘴,向青峰訴說著不滿。他覺得這樣做真的太過頭了。

 

「有什麼辦法。」他一手指了指那放在膝蓋和腳板上的冰袋,這樣的事實更讓黃瀨無奈。「總不能為了只想吻吻你,就要你停止冰敷跟我出來吧。」

 

「說、說什麼啊你這傢伙──」

 

讓這樣口無遮攔的戲弄語氣羞紅了雙頰,黃瀨忿忿地這才抬頭看向青峰。

 

「哈哈,這樣你才肯看我,真是糟糕耶。」

 

在他眼前,他綻開了一道爽朗的笑。就像以前還一起打球那時一樣,就像太陽一樣溫柔又暖和,讓他寧願就做了一朵向日葵,也不曾後悔的那抹笑。

 

「小、小青峰……」

 

黃瀨覺得有點感動。

 

其實是有想過今天青峰或許會來觀賽,畢竟前一場還是黑子跟紫原的較勁,就算只是順便留下來,黃瀨知道自己大概也會因此而感到開心。只是從沒想過,這個男人竟就這樣風風火火地跑來休息室,甚至反客為主地把前輩們都給趕了出去……

 

況且在這個大冷天還讓膝蓋腳板都敷著冰塊,真的不是件多舒服的事情。但他的大掌是溫熱的,靠上了身體,修長的指節撥開了覆在前額的瀏海,青峰一記溫柔得幾乎不像他的吻,便深深留在黃瀨的額上。

 

「你的努力,我都看到了。」

 

情人肌膚間的廝磨漸漸向下滑去,吻過挺拔的鼻樑,靠著極近的距離,他們相視而笑。

 

「這場你打得很好啦。」

 

「……這到底是站在什麼立場說出的評語啊?」不忘吐槽一下那隨時隨地都一樣高傲的姿態,黃瀨想起自己這次在場上用了夥伴們的技巧,不禁柔柔地勾起微笑。「但是,用你們的籃球去決勝負,總覺得……」

 

「好像大家都還在身邊似的呢。」

 

給自己的身體帶來負擔是一回事,黃瀨覺得、即使是自己一廂情願也好,但這技巧還是讓他覺得這幾個人之間,有著一份怎麼樣也斷不了的牽絆。

 

「只是不知道小綠間看到我那樣投他的三分球,會說什麼噢?」

 

聽著他鈴鈴的笑聲,青峰並沒有再多回答些什麼。托起了黃瀨的頭,便直接掠去了那兩片冷冷的唇,再用自己的熱度去溫暖他。

 

平常有在打球的人,多少都能看得出黃瀨的腳並非處於最佳的狀態,大概是夏天之後,還等不及完全復原,便接著激烈練習的結果。後半場又這麼亂來……

 

再加上那個混帳東西補上的一腳──

 

一邊想著這些,青峰鬆開了呼吸開始紊亂的黃瀨,他的眉不禁皺了緊。

 

突然,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黃瀨還沒反應過來,青峰又接著蹲下了身子,用他的唇親吻著那還在冰敷著的膝蓋。

 

「赫呃、你……幹嘛啦……」

 

真的幾乎沒見過青峰這樣的低姿態,要不是自己和這個人如此親密地相處,大概也不可能想像得到他竟會做出這種事情──

 

「夏天、沒有拉你起來……抱歉。」

 

一句話,像是拉開的橡皮筋,瞬間就繃緊了黃瀨的心。

 

這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該回答些什麼。青峰大可不用道歉的、不是嗎?畢竟那是比賽,輸了就是輸了──可為什麼偏偏勝利的那個人,也要露出這樣的表情呢?

 

頓時,黃瀨的腦子全都混亂了起來。方才在場上的委屈,前輩和隊友們擔心的表情,遲遲追不上去的比分……扁了嘴,皺了眉,紅了鼻頭,眼淚終究還是掉了下來。

 

「嗚、嗚呃……」

 

「哇啊!嘖、黃瀨你……」明白這傢伙的淚水總是來得突然,但不管幾次青峰還是會慌了手腳,笨拙的替他抹去淚水,沒想到卻只是掉得更兇。「你真的是愛哭鬼耶……」

 

無奈地補了句,大概也是明白他的心情,可能是一時鬆下肩上的重擔,一股情緒便跟著湧上了吧。

 

「可是、可是……」黃瀨哭得像個孩子,但這至少算是壓力的解放,青峰倒是有些放心的嘆笑並聽他哽咽地說著。「可是真的很痛嘛───」

 

「好啦,我知道啦。」

 

×

 

「我等一下去替你揍他一拳就是。」揉亂了那頭耀眼的金髮,雖然青峰掛著微笑,但聽起來還是有些敷衍,「欸是說你不要哭了啦,到時候其他人回來還以為我對你怎樣、」

 

此話不說還好,偏偏此時笠松和森山幾個前輩就正好打開了門,他們站在休息室門口和青峰乾瞪眼,黃瀨倒是還在哇哇大哭著他的委屈。

 

「你這個混帳夏天都那麼跩的打贏了我們還想怎樣啦!!」

 

「對嘛!還把前輩們都趕出去……你技安啊你──!!」

 

「而且幹嘛偏偏把這傢伙弄哭啊!!」隊長最後忍不住爆發了起來,「他這一哭又不知道要哭到什麼時候了啦!!」

 

天都黑了現在是還在玩什麼鬧劇,我可想趕快回去睡覺啊很累耶──

 

「……欸、欸──!?前輩好過份啊嗚哇──」

 

「啊……那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掰。」

 

「青峰大輝你給我滾回來收拾這殘局啊──」

 

「嗚哇──前輩竟然說我是殘局、」

 

「咦?啊、吵死啦快點要回去了啦──!!」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溫柔的小青峰!
    最後的道歉實在太有威力了!
    如果我是黃瀨一定也會大哭哈哈!
    寫的好棒!
  • 謝謝!
    自從那一拳之後青峰的男友力實在大爆增啦~www

    舞華 於 2013/03/14 23:07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