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薰、小薰!」

 

現況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讓龜梨回神接受這一切,從沒想過原本那平常都傻愣著的女孩,現在竟會使力拉著他的手腕,快速穿梭在一道又延綿一道的廊上。

 

「主子,小薰不會有事的;小薰只求,接下來的話,還請您務必務必要聽進吶。」

 

前方的人沒有回頭的就直接說著,兩人都隨時戒備著後方不知何時會湧上的追兵,還有不知道會在哪一個前方阻擋著的守衛。

 

──但總覺得這一路上,意外的比自己想像中還空蕩許多。

 

龜梨暗忖著,直覺告訴他、似乎是上藤刻意把大多警備都帶進小劇場內……有可能嗎?那個一直以來相信著,最後卻被他當作商品手段一般,把自己推出去的人。

 

不過即使如此,事情走到現在這一步,無論上藤真正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都早已不重要了,這一切已經發生了,這一切已經無法挽回了,將近二十年來對自己的所有栽培、所有共同的美好回憶,就那般完整的停留著,便行了。

 

「等等分開之後,儘管筆直地快跑出那側的大門便是,出去之後會看見一大片樹林,記得,主子請務必直直的、直直的向前跑。」

 

感覺的出緊張的氣氛,小薰耳提面命的提醒著,龜梨也是先專心記下她的話。

 

「眼前這片樹林可是怪奇的很,因為在那當下,放眼望去的話,全都是同一片景色,一個不注意的停下了腳步,或是分了神,就很容易偏了方向。」

 

「若不是直直、直直的朝南方走,便很難到達日光的城下町,所以主子、請一定要注意這一點。」

 

「……等等、小薰,那你呢?」

 

趁著女孩話語的空檔,龜梨急忙的詢問著,那種叮嚀囑咐的語氣,怎麼聽都是小薰會留在這宅邸之內的感覺。這可不行的吶、

 

「要走一起走,聽見沒。」

 

頭一次對小薰用這麼強硬的語氣,龜梨根本無法想像讓她殿後,自己順利逃跑的場景。硬要說起來的話,這和上藤對待自己的結果,有什麼不同?

 

「主子……」

 

小薰的話突然聽起來有些飄渺,下一個瞬間,她便拉扯著把龜梨帶進一旁的假山庭院之後,不久,幾個追兵就從他們原本經過的廊上呼嘯而去。

 

「小薰不會有事的,絕對不會有事;跟您約定好了便是。」

 

拉著微笑,女孩堅定不移的朝著龜梨伸出了一手小拇指,被如此示意著,他也自然的伸出了自己的,兩人靜靜的勾了勾彼此。

 

「不,你這樣、」

 

「差點忘了呀!」

 

她的一句驚呼阻去了龜梨的優柔寡斷,取出了一直掛在手邊,卻因為太匆忙而誰也沒有注意到的衣服,攤開了便朝龜梨那還穿著戲服的單薄身子上披掛去。

 

「主子可別著涼了唷。」

 

依偎著那熟稔的觸感,龜梨馬上就能判斷出是赤西那件外衣。

 

「小薰……」

 

「喏、這次提燈只好讓主子自己拿了呢,請快離開吧,現在是最好的時機了。」

 

把提燈遞到了龜梨手上,女孩的另一手還不斷拍著他的被催促著。

 

「那你、你該怎麼辦?」

 

「是呢……先把搶來的劍給扔去另一頭錯亂他們,然後再從後方繞到廚房混進去。」

 

估計這個時候,廚房的情況是亂成一團的,那些待在裡頭的女人們,大概滿腦都是想著如何完美的料理好這頓晚膳。畢竟有貴客來訪,想必是忙到連龜梨逃走的消息都還不知道吧。

 

這聽起來似乎可行,但龜梨仍是無法就此放心,他全部的擔憂都清楚的寫在臉上,在那提燈昏黃的燭火映照下,更顯得那苦惱與遲疑。

 

「主子,這次就相信小薰吧!說到做到,所以……」

 

大膽得抓緊了剛才通過一群搜尋他們的手下的時機,小薰直接站起了身子,她掛著微笑,打算以行動來勸走龜梨;而這也確實起了效用,龜梨看著她的大動作,身體也比大腦更快速的移動了一下。

 

「我們一定要再見面,小薰、這是命令。」

 

聽了這話,女孩也鬆下心房了,她揚起了一道溫暖的笑靨。

 

「知道了。」

 

語落,兩人默契的各分了頭,快速的朝著自己要逃的路線走去。

 

小薰讓龜梨出去的,是一向沒有人顧著的小門,因為確實是在宅邸中偏僻之處,況且這座住屋也是長年下來,這也是頭一次有這麼多人進進出出的,自然就不會注意到這個平時也幾乎用不太上的出入口。

 

順利的逃出了那地方,外頭隨即映入龜梨眼簾的,果真是一片全都是相同景色的樹林,沒人清理的小徑也都是厚厚的積雪,拿著那燭火搖曳的提燈,龜梨一手拉扯著絕間姬那奢豔華美的戲服,步履蹣跚的只想加快往南逃去的速度。

 

「仁、仁……」

 

口中喃喃唸著赤西那單名,他無法確定心繫著的那人,是否真的為了自己從江戶來到日光;即使是,那他們是否可以在這茫茫的樹林之中相遇呢?

 

悲觀地想著,總覺得機會著實渺茫。

 

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低溫的天寒讓他開始覺得辛苦,喉間也漸漸跟著乾枯似的,剛嚥下的口水卻也起不了什麼作用。

 

「呵呃……仁──咳、」

 

弄不清楚眼前的視線,弄不清楚眼前的模糊,他只是一味一味的直直向前走,像是小薰說的那樣;縮了縮身子,龜梨只想讓自己從這件外衣感受到赤西更多。

 

身後似乎若有似無的傳來喊罵的聲音,下令的聲音,猜想著便是自己的追兵了,但龜梨沒有任何一刻空閒能夠回頭,雖然無法忽略那份被抓到的恐懼,咬緊牙根,硬著頭皮,就是要筆直的向前走去。

 

根本無法知道自己到底走到哪了,突然之間,前方吹來一陣冰寒的山風,龜梨下意識的想要拉緊身上的外衣,但鬆開原本拉著戲服的手,一個不注意、依然向前走著的腳步,隨即就踩上了那裙擺,根本來不及控制自己身體的,便正面的跌了下去。

 

提燈落在一旁,所幸裹著那燭火的長方紙盒沒有散開,但這樣一摔,哪邊的腳踝似乎是扭著了,肌膚也直接的貼上了那冰凍的積雪,痛感刺的龜梨幾乎麻痺。

 

一瞬收緊了眼鼻、眉間,巧緻的五官全都擰在一起,臉上的妝雖仍是那樣完美,但一股情緒自心中湧上,龜梨自己也不明究理的便哭了起來。

 

「……唔嗚、仁……」

 

整個人趴伏在雪地上,此刻的他,一手只能無助的揪緊胸口的衣襟,赤西的味道似乎還停留在上頭,還有赤西的溫度,赤西的麝香……

 

一切一切──

 

會不會他們兩人之間,真的就此、


「和也──!!」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