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用     

 



「你、你……!!」黃瀨氣急敗壞地將突然出現在眼前的男人給拉進現在空無一人的機組員休息室裡,那揪緊的力道,打從西裝外套上亂掉的摺痕便能看得出大概……包括了他現在激動的情緒。「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解釋你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同於黃瀨的憤慨,皮膚較為黝黑的男人卻是意外地挑了下眉。腦筋一轉,他變換上了一抹邪門的壞笑……那看起來真是該死的迷人。

 

「有必要這麼驚訝嗎?還是說……」面對只是比自己矮了一些的黃瀨,男人故意拉近了兩人,卻又隔著曖昧的距離,對他耳語。「昨晚……這麼讓你戀戀不捨?」

 

聽聞這樣失禮的發言,黃瀨立刻反應過來,伸出雙手推開了他。

 

「請、請不要講這種會讓人誤會的發言。」黃瀨告訴自己,這種場面就得整理好情緒。回想方才第一眼見到他時,實在有失身為一位機長應有的儀態。「先生,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他有些神經地還整了整制服的領帶和上衣,並不斷在心底對自己喃喃著快冷靜下來。

 

「什麼啊、昨晚的你還有趣多了說……」男人看起來有些失望的模樣,他索性讓背靠上了牆,那不羈的舉止卻都帶著一股魔力,危險卻誘人。「外務省的福山政務官搭上這班飛機不是?」

 

眼見此人自然地說出了分明只有機組員知道的事情,黃瀨不禁認真警戒了起來。但就在他滿腦胡亂想著這傢伙該不會是什麼恐怖份子、是要劫機嗎?還是要自殺式攻擊?所以現在是來宣戰的嗎?那身為機長的他可要保護好所有乘客的、

 

「……所以、」

 

男人開口頓了頓,他的右手伸進了西裝外套的內袋裡,看似在摸索著什麼。這動作讓黃瀨也不禁緊張起來,他稍微退了步,一秒裡腦海中還閃過了他這輩子的人生跑馬燈──

 

「警視廳的青峰大輝。」

 

……沒想到遞上自己眼前的,竟會是鑲著那金光閃閃警視廳紋章的警察手冊。

 

「呃、……欸!?」

 

根本無法想像昨、昨晚的那個男人,現在眼前失禮的這個男人,竟會是警察手冊上散發著凜凜氣場的警官──

 

黃瀨只覺得一時之間自己的腦筋全都要打結在一起了。

 

是,今天這趟班機確實福山政務官有搭乘,也已經被告知會有警視廳派來支援警護的警官同行,但就是沒想到、……天啊,枉費自己還算有些期待今天要飛洛杉磯,怎麼有種預感、或許這會變成一趟將留下不太好的記憶的飛行。

 

「你就是機長黃瀨吧?昨晚沒有彼此自我介紹一下,還真是可惜了。」一邊說著,青峰依舊那樣壞笑地將警察手冊收進西裝裡頭,冷不防地、他一手搭上了黃瀨的肩,並意有所指地用指尖在隔著襯衫立領的頸後來回撫摸著。「這個記號……應該還沒消吧?」

 

一句壞心眼的挑逗,讓黃瀨漲紅了臉頰,青峰太過靠近的氣息幾乎要他敏感地顫了顫身子。

 

「……你這個人、」蹙了眉,黃瀨索性直接拍掉青峰搭上的手臂。「可以不要輕易地說這種容易招人誤會的話嗎?我先跟你講清楚,昨天那根本不是、」

 

「總之就是這樣了──」無視了黃瀨接下去可能還會長篇大論的話題,青峰伸展開了身體,一手放在準備要轉開的門把上,卻又突然回過頭,對上黃瀨那雙勾人的眼之後,像個帝王般地對他抬了抬下巴。「啊、飛行中就再多指教了。」

 

留下一句本來應該要用上敬語的招呼,隨著休息室的門砰地一聲,黃瀨一就傻眼地看著真的就這樣擅自跑來擅自走掉的傢伙。

 

「……最少最少也該點個頭吧是要多失禮啊這個混帳不良警官──!!」

 

抬下巴……竟然會有人對他這個閃閃發亮人見人愛的明星機長、抬下巴!?

 

別說是社會人士了,身為一個人類這也失禮到太令人不敢置信了吧──!!

 

想著接下來還要和這樣的人相處幾天,飛過去、然後還要飛回來……黃瀨困擾地揉了揉太陽穴,他有些無力地坐上了沙發,接著索性就倒了下去。伸手看了看掛在右手手腕的錶,確認還有足夠的時間讓他這樣休憩,接著便順勢讓右手遮住了雙眼,好阻隔天花板的燈光,讓自己閉目養神一下。

 

……早知道昨晚不要去那裡喝酒就好了啊……

 

雖然心底也明白,偏偏就是這種『早知道』,總會讓自己鑽牛角尖到死胡同,難以順利脫身出來。

 

黃瀨開始有些走遠了意識,在他的腦海中,不禁浮現了前一晚那間酒吧裡的景象。那裡是自己以前有段時間很常流連的地方,但已經很久沒去了……自從和之前喜歡的人分離了之後。

 

對象是個男人,所以才更加什麼都說不出口,就怕連朋友都做不成。和他就這樣耗著……直到那個人交了女朋友,並要一起到英國去念書,這或許還存有0.001%的可能性才終於完全破滅。

 

昨天是那個人的生日。其實黃瀨自己是清楚的,他對於那個人、現在已經不再抱持如此強烈的戀愛心情了,事到如今彼此也都成熟,他們還是朋友。但為什麼還會想要在這樣的日子到這樣的地方去?

 

或許,只是想回敬給過去的自己一杯Margarita而已吧。

 

但在這樣的時候,一個從旁邊喝上興頭的包廂裡走出來的男人,坐上黃瀨身旁的空席,接著便點了杯純Martini

 

青峰大輝,現在可知道這名字了。

 

眼神一瞥,黃瀨看見了那包廂內的男男女女,看起來每個都十分盡興,喝得十分開心。基於禮貌,他並沒有直接開口問向青峰一句:『我又不是你包廂裡的那些女孩,跑來點杯純Martini向我炫耀你的好酒量,又不能成些什麼事情。』

 

但撇開了這些疑問,青峰主動向他搭上了話,兩人聊得還頗是熱絡。他們發現彼此在學生時代都打過籃球,當然也曾都以職業籃球為目標,但最後仍是發現太過遙遠,而將這個夢想留給了青春。基於這點,他們之間就已經有足夠的話題可以延續下去了。

 

一時之間,黃瀨覺得這個日子突然亮了起來。

 

或許,到了明年、甚至更久遠的以後的今天,他會想起的可能不再是那個人的生日,而是在這間酒吧裡,遇上了一個曾經和自己追過相同夢想的一夜知音吧。

 

……可惜不久之後,黃瀨便在一瞬間認清自己這樣的想法到底有多麼天真。

 

就在兩人都喝得有些微醺的時候,黃瀨暫時離席去上個廁所,就在他出來之後,便發現青峰意外地就在門口等著他。

 

說是朋友們說要繼續去KTV唱歌,也就是他要跟著離開的意思。聞言,黃瀨也是勾起了迷人的笑容,對著青峰說那如果有機會就再見面吧。

 

但黃瀨完全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是哪裡中了他哪一個點,青峰的臉沉了一下,接著便一把將他推到牆角,雙臂抵著黃瀨的頭部兩側,就是要他困於自己、並只看著自己。

 

這樣突然的撞擊讓黃瀨已經有些醉意的腦袋更加混亂,他莫名其妙地看著青峰,有些模糊的印象當中,他似乎勾起了一抹邪門的壞笑……這樣回想起來,其實那就是跟剛才的表情一模一樣。

 

他似乎有開口說了些什麼,但黃瀨卻沒辦法好好地聽進耳中。接著又一陣天旋地轉,青峰霸道地摸過了一回他因為酒精而有些泛紅的臉,趁著黃瀨還停留在那大掌的粗繭帶來意外心安的感受時,便托起了他的後腦,探了舌、就這樣纏綿地交換了一記讓人毫無招架餘地的熱吻。

 

黃瀨就這樣任憑眼前的男人把自己吻得七暈八素地,什麼時候鬆開了嘴也不曉得,回神過來,青峰早已扯亂了他的衣襟、在那白皙的後頸留下了紀念般的吻痕。

 

……還以為會有什麼了不起的進展、其實。

 

即使是一閃而逝的想法,黃瀨得承認至少自己有這樣想過。偏偏這個傢伙──這個失禮到、失禮到……還是那一樣的形容,『作為一個人類失禮到令人不敢置信的地步』的傢伙、

 

竟然丟下了一句『Bye』就這樣走人了啊啊啊啊啊───

 

昨晚糟糕透頂的記憶歷歷在目,想到自己竟然就被那副模樣扔在酒吧角落,黃瀨幾乎要嚇出一身冷汗,猛然地睜開雙眼,接著才無奈地嘆了口氣。

 

「機長,該準備了唷!」

 

門外傳來機組裡空服員的甜美呼喚,黃瀨也重新整理好情緒。

 

「好,我這就過去。」

 

反正是哭是笑也就這幾天而已,況且福山政務官也在機上,這也確實是需要他的一趟飛行。再一次整理好自己的衣著,戴上了機長的帽子,拉起簡便的行李,臉上重新搭起笑容,帥氣又瀟灑地走出了休息室。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zore★汶
  • 你好~
    請問最後會開預訂嗎?

  • 你好~
    Night Flight將不會開放預訂唷!
    會以印量調查的結果作為每個場次的攜帶本數參考ww

    舞華 於 2012/08/25 01:00 回覆

  • ♀星空殘月♂
  • 如果到時候12月奸情區有補貨進行通販,

    請問裡面的書會有夾番外本嗎?

    就是免費索取的加印番外,

    不好意思打擾了。
  • 你好~
    免費索取的番外只有在CWT32攤位上發放
    通販部份就沒有了噢,真的很抱歉 >"<

    不過番外的內容是有在此部落格當中發佈過的
    文章篇名就叫做【青黃】 meaning of LOVE
    如果看完本篇對番外有興趣的話可以找來看看噢~

    感謝支持!

    舞華 於 2012/12/17 17: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