啜飲了口方才端上的茶,那是上藤指派給他的個人傭僕所沏,適中的濃度倒是很合龜梨的嘴。撇了眼放置在一旁的牡丹餅,他卻遲遲沒有拿起其中任何一塊,儘管知道這和此茶絕對很合,但此刻出現在龜梨腦內的,還是赤西的身影。

 

……那傢伙,好像很愛吃這類的甜食呢。

 

「請、請問……是牡丹餅不合主子的胃口嗎?」

 

一旁的女孩很認真地蹩緊了眉,很是煩惱的模樣。

 

「不、沒的事……」

 

龜梨一邊說著,便隨手就拿取了一塊,遞至嘴旁,並優雅地咬下一口。

 

「啊、很好吃呢。這是你自己做的嗎?」

 

看了龜梨睜了圓美麗眸子,一旁伺候著的女孩也開心的喜出望外。拉開了大大的笑容,她語著快樂的音符一般,和龜梨分享著這牡丹餅的製作方式。

 

來到上藤這個在郊區的宅邸之中,已有幾個日子,這段時間之中,上藤並沒有對他做出什麼其他逾矩的事情;倒是指派給龜梨的這個女孩,特別得他心,兩人像是兄妹那樣,無論什麼事情都能聊得很開似的。

 

幾天的相處下來,龜梨認定了她不是那種會帶著什麼壞意圖、有什麼心機的孩子,一步一步的,便想從她口中探出一些關於這宅邸的事情。

 

『這算是上藤家族在日光的分家,原本的主上是上藤大人的表弟,但十多年前過世之後,這裡就只是被當作家族資產之一的被放置在這了。』

 

『這段時間以來,上藤大人還是頭一遭回到這裡呢,我們這些下人們也都嚇了一跳呢。』

 

沒有離開過江戶這麼遠,更別說隻身的狀況,不過日光算是在江戶的北方,總之……要離開的話,盡可能的往南走便是了吧?

 

「小薰,雖然這樣問可能不太好…你有聽說最近大人跟黑田外樣的事情了嗎?」

 

試探著的問出口,管不了妥不妥當,龜梨直覺這和上藤離開江戶、來到日光,有著最直接的關係。他得弄清這一切,然後找個好時機,盡快的逃出這坐宅邸。

 

「唉呀、主子問這……」

 

看著女孩眼神飄移了下,這讓龜梨更肯定他知道些什麼;畢竟吶,人都是好奇的生物,往往這些流言蜚語,總是在這些僕人之間流傳最快的。

 

瞄了眼龜梨那不放棄的認真神情,小薰嘆了口氣,有點神經兮兮的起了身,顧不得現在仍是大白天的,就先把門窗給拉了緊。

 

「小、小薰可以靠上一些,小聲點說嗎?」

 

龜梨掛著微笑,並點過了頭。

 

「大家都流傳著說,起因是上藤大人招惹了黑田大人的妻子呀,還曾有過幾宿之類的呢……然後、當黑田大人上來江戶參勤交代時發現了,就、」

 

小薰話說至此,都還是龜梨知悉的;在那之後,黑田便在將軍府上狠狠的擺了上藤一道,這種官僚之間的公報私仇或是欺壓,早已不是頭一遭了,隨後上藤便以休憩為由離開江戶,實際上只是為了避風頭而已。

 

然、重點是,為什麼會在這樣的冬天還選擇了位置偏北的日光,還是十多年放置著的分家宅邸?更不解的是,為什麼硬要將自己帶上?把話說得明白些、難聽點,以上藤在江戶的影響力,若想把個一區區名伶占為己有,根本也無人能說什麼。

 

「不過這次的風波,有傳言說是上藤大人刻意佈出來的局。」

 

這倒吸引了龜梨注意,所以說在這件事情的背後,果然還有著什麼更大的陰謀。

 

「黑田外樣大人所屬的九州福岡那塊領地,這幾年來一直是個豐饒之地,地處偏南、那裡的農地生產量一直很好;若是說,其實上藤大人是看中這方面的話……」

 

小薰把話說到這裡,卻又緊緊的蹩上了眉,好似又搞不懂的模樣。

 

感覺似乎就快得到結果了,卻缺少了一個決定性的關鍵。就在他也想不出什麼所以然之時,外頭一陣陣偏重偏急的走路聲傳了過來,和小薰的一個眼神交會之下,女孩機伶的趕緊去打開門窗,避免他人多於猜測。

 

「龜梨先生。」

 

一小陣時間之後,過來的人是上藤家的女管;這讓主僕兩同時在心裡鬆了口氣。

 

「怎麼了、腳步如此急忙似的。」

 

「上藤大人吩咐,龜梨先生請在今晚出演『鳴神上人』;這個劇本和女形角色想必您也不生疏吧、絕間姬。」

 

語落,那像是一道轟轟的雷打進龜梨心裡。

 

「等、今晚,觀劇者是……?」

 

女管面露了一陣不悅的表情,一副他還忙碌得緊似的,冷冷的扔下了句『仙台伊達大人』。這讓龜梨兩道好看的眉全都擰在一起,這在一瞬間變得慘白的臉色,小薰看的可是一陣心慌。

 

「主子、主子?怎……怎麼了嗎?」

 

而看著小薰的那雙眼,似乎已經有些盈滿了晶透的淚。

 

「我知道了……小薰、吶,我知道了。」

 

龜梨這一句聽著都覺得痛心的話,影響了小薰、就連她也跟著慌了手腳。

 

「為什麼要來到偏北的日光?上藤大人想必是要和仙台的伊達大人聯手了;那又是為什麼要把我弄來日光?為什麼要出演絕間姬……」

 

慘澹的拉開了笑,龜梨看向了小薰。

 

「吶、你知道鳴神上人這劇嘛?」

 

鳴神上人是一個居於北山岩穴的出家僧侶,他被天上宮廷派遣的絕世美女『雲中絕間姬』給誘惑,墮落失身進而消減身體的功力,並在飲酒至大醉之時,絕間姬便趁機割斷鳴神將龍神封閉的繩索,為萬民百姓從天而降甘霖。

 

劇中最為高潮的部分,莫非是當絕間姬用女色媚態勾引鳴神之時,他會情耐不住地開始撫摸絕間姬的身體。在這場面,絕間姬徹底充滿了女人的性感,妖豔絢麗。那是一種在現實女人中尋見不到的虛幻魅力,卻要由一位男性來擔任演出。

 

「最後在逃跑時,還要維持著女性的纖弱模樣;總的來說,絕間姬吶、對於一個伶人來說,是……」

 

小薰已經聽不下去了,她根本想像的到在那樣不是公開的劇場,反倒是私人演出的場合中,龜梨將會受到台下那些受邀觀劇的官爺們,什麼樣的對待。思及此,她竟也跟著掉出淚來。

 

「我啊,從前演過了好多次唷……在還沒成名的時候,在私人劇場的時候,在仁、在赤西先生還沒認識我的時候。絕間姬吶,是我用這副身體……」

 

完全把頭撇了過去,過去曾經接受過的、那些幾乎都快忘記的屈辱,那些男人們看著自己的眼神,那些張牙舞爪的手;當赤西出現在他的生命中之後,龜梨總是認為絕間姬早已成為一場夢靨,沒想到上藤他……

 

「伊達呢……小薰啊,你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嗎?」

 

小小的腦袋已經想不出什麼其他的東西了,完全佔走小薰的思緒的,只是有什麼辦法能讓這個她雖然僅僅服侍了幾日、卻特別合心的主子,今晚可以不要演出。

 

「他啊,是一個勢力強大的人,是一個此時的上藤急需攀附的人,是一個好男色出名的人,是一個玩壞了好幾個伶人的人,他是一個、」


「……曾經被我逃出他手掌心的人。」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