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都做了清洗的動作之後,先躺回床墊上的龜梨,悠哉的側著身,看著在一旁忙東忙西、簡單整理著房內的傢伙。腦中想起了方才槿子說的那些話,幻想中赤西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畫面,趣味的和他此時的身影重疊了。

 

「……真是不夠坦白的彆扭傢伙。」說著這話,龜梨也不禁笑了出來。

 

「啊!?你在指我嗎?」

 

一邊將方才被自己隨手亂扔、龜梨今晚宴會穿的那套男性和服,赤西簡單的攤平之後,大概的摺疊了起來;這舉動望進衣服主人的眼,還真看不下去的挑了個眉。

 

「我想、你下次再跟我提私奔這事之前,應該要先學好如何整理衣物才是。」

 

沒想過龜梨會主動提起這件事情,原本拉開了一袖衣襟的手、頓時愣得鬆了下去。赤西傻傻的回過頭,只見戀人笑得一臉得意。

 

「你剛剛說……」講到一半的話又被赤西自己停了一停。「不、在這之前,你可以先把浴衣穿好嗎?不過如果是想再多來幾次,我是沒關係也不在意啦。」

 

隨著側身躺著的姿勢,穿在龜梨身上的浴衣,連同裡面的襯衣鬆垮垮的開著,裸露出的是一片白皙胸膛,上頭還有深有淺的印了幾個紫紅記號;雖然胸前的蓓蕾仍是遮掩得好好的,但這若隱若現的感覺,倒是更添了幾分性感。

 

而對於赤西莫名的指控,龜梨沒有多餘的在意;他反倒又更刻意的撐起了一手,小掌折了、便又風情萬種的拖起了腮幫子。

 

「……現在是在挑戰我的耐性就是。」

 

「嗯……若是要一起走的話,這方面你也得好好控制一下。」

 

聞言,赤西果然還是將收整到一半的衣服擱在一旁了,看著揚起過大的笑容、快步走向自己的他,龜梨只是白了一眼。

 

「欸,我的衣服、」

 

「和也,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我赤西仁、永遠會在你身邊唷。」

 

突如其來且過份直接的告白,龜梨頓時也愣了愣,看著那為了和自己的視線平視注目著、而蹲了下身子的赤西,他也隨之綻上了朵美麗的笑靨。

 

在兩人相對視的眸子裡頭,龜梨回想起了很多事情;和赤西的相遇、相知、相戀,在這之前的人生,他從來沒有想過,遇到一個人可以讓自己的心態有如此大的轉變。

 

這二十來年的歲月之中,對他最重要的人,非上藤氏莫屬。是那位官人親手改變了自己的一生,由一個根本活不過七歲的窮苦家庭的三子,轉變成一代名伶,這當中帶來的優渥生活不在言下,而精神方面、也讓龜梨認識到熱愛舞臺的自己。

 

然、赤西的出現,好像讓他終於找回了自己。

 

多少也和總是扮演著他人有關,如此長久的時光下來,他永遠是個演繹著他人生命、他人故事的魁儡,是那個主角和觀眾的媒介一般。在剛認識赤西的時候,大概是這段人生中最低潮的那陣子吧。

 

總覺得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站在舞臺上,自己的眼淚再逼真,觀眾感動的仍是因為自己扮演的這個角色;站在舞臺上,身體行動著,嘴中台詞一字一句深刻的說著,卻覺得自己的靈魂,正在他處可笑的看著這樣的自己。

 

雖然心中再怎麼樣也不斷說服著自己,『要是沒有上藤大人、就沒有今天的龜梨和也』、但每當他看見赤西一眼,聽他說話一句,讓他抱進懷裡緊緊摟著時,總會覺得自己是應該要順著本能的想法,就這樣和這男人一同遠去吧……

 

那是一份慢慢、慢慢累積著的情感,但當自己發現的那天,這份量卻已經到了無法忽視、甚至無法相信的地步了,尤其是當那男人在身上佔有著自己時、

 

……那種成為一體的感覺,早已超越了千言萬語。

 

「我看吶、等你廚藝進步到可以開館子再說吧。」

 

「呃、你怎麼會知道……」

 

看著頓了一小陣靜默的龜梨又開了口,赤西發現這件秘密進行的事情被對方知道了,認了撇了撇嘴,隨後就像個大孩子一般的掀開覆在龜梨身上的被褥,一扭一扭的就鑽了進去。

 

靠上了愛人的身邊,那股淡淡的體香撲鼻,有些溫熱的體溫緊貼著,這令人心安又眷戀的溫度和氣息,讓赤西顧不著龜梨一絲小小的怨懟,便將他大大擁入懷裡。

 

「欸、你不可以就這樣睡著,一定要把我的衣服收好才行。」

 

「那你倒是先跟我說說、是打哪聽來的。」

 

不是很認真的把龜梨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聽進耳裡,他斯磨的蹭著懷裡的人兒,很是享受著這一分甜蜜的溫存時光。

 

「槿子小姐跟我說的唷,她今天跟你說的話也告訴我了……」

 

赤西翻了個白眼,口中喃喃輕咒著那個大嘴婆。

 

「真是個好女孩呢。」龜梨頓了一頓,唇邊勾上了一抹淡笑。

 

「雖然有想過,像這樣的好人,就如此一生賠給吉原總是可惜,但是啊……或許呢、或許沒有吉原,沒有緋芍屋,沒有這樣的人生,也無法造就她這般的溫柔。」

 

「和也……」

 

聽出了龜梨話中的弦外之音,赤西有些蹩上了眉頭。

 

「是啊,是我的話,似乎更能感同身受呢……」

 

果不其然的說出了要點,但隨之、龜梨便挪了挪身子,抬直了頸,他輕吻了赤西得眉宇之間;那樣霸氣的面容,是不該添上這分遲疑的。

 

「但我幸運的是,老天還肯讓我遇見你。」

 

已經無法愛上任何人的一顆心,那痛過的傷害太過沉重,就因為雖然表面看似相反,實際上卻某種程度相似的職業,龜梨看著槿子的那抹真正的笑容,總是替她感到一絲嘆息。

 

他不知道她有什麼曾經、有什麼過去,但能確定的是,在這輩子、或許真的無法再無怨無悔的奉上自己的真心,狠狠的徹底愛過一回。

 

思及此,龜梨又重新鑽回了赤西懷中,兩人緊緊擁抱著彼此。


「還能夠愛上仁……可以這般愛著你,和也真的覺得很幸福。」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