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輕輕靠著牆,赤西半坐在床墊上,屈起打得大開的兩腿之間,正埋著那做著最親密服務的妖媚人兒。看著那被自己方才的挑逗弄得滑了一邊的大紅色和服,更襯出了肌膚的淨白,那有些鬆動的腰帶,還有因為他半趴伏著的姿勢,而絢爛的攤在後方的衣裳……

 

就像是一大片燒的延伸的火,以高漲著慾望的兩人為中心,放肆的燃著。 

 

「這戲服……我明天再買一套還你就是了。」

 

那大掌撫著那柔順的髮絲,並輕易的就一手取下那雅緻的髮髻。這話赤裸的暗示著,接下來的性愛,赤西可不敢保證不會弄髒弄亂,甚至弄壞這昂貴的上等華服。

 

而聽了赤西的話,在他身下一前一後吞吐著碩大的龜梨,只是抬高了眼看了一秒,便又專注回口中的動作,甚至刻意的在最敏感的前端,用舌尖來回輕挑吸吮著。

 

不意外的,這又更惹出了些男人的粗喘。

 

耐著自己的慾望,赤西一把將龜梨拉起身來,自己滑了下去的身子,順勢的就讓對方有些被迫的壓在自己身上。

 

因為雙手撐在了赤西頭部的兩側,那原本滑下肩的領口又自然的被拉了上來,但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整齊,連同鬆開的襯衣,現在衣襟大開著的、讓衣上那艷麗的紅映照在白皙的胸口,像是染上了層粉櫻一般。

 

「前晚,你怎沒來找我?」

 

用手背和指尖不斷撫摸劃著龜梨巧緻的臉蛋,赤西低聲問著。

 

「伶人是不被允許進入吉原的,別忘了這是規矩。」

 

隨口搬出了政府的規定,但同時也是在意料之中的,瞧見了赤西那不滿的神情。連一抹淡笑都沒有,龜梨難得主動的低下了頭,因為這樣的移動,那原本還在臉龐邊游移著的手,也跟著滑到了頸後。

 

率先覆上的雙唇不帶著任何顫抖,龜梨靜靜的挑逗著。廝磨著兩人之間,粉舌滑進了赤西的口腔中,先是若有似無的舔舐著唇齒,見對方沒有急著奪回主控權,他才又緩緩的勾上那舌,並和自己交纏著。

 

「先珍惜今晚吧,我可期待著你哪天送上門來的新戲服呢。」

 

巧妙的一把轉過了話題,龜梨風情萬種的回應著方才赤西的暗示,但就這話被說了出口之後,兩人卻也都不禁輕笑了出聲。

 

「看來我得粗暴點了,這樣比較划算。」

 

「還真是小家子氣呢。」

 

抱著龜梨一個翻身,赤西換上了一抹壞笑,他一手支撐在人兒的頭上,另一隻則果然有些粗魯的翻扯著衣襟,探入了衣內之後,那粗糙的指腹便開始搓揉著一邊的蓓蕾。

 

看見龜梨那因為承受著刺激而微微蹩起了眉的表情,口中帶著一絲絲的低吟,惹得赤西一陣慾火,湊上前去便吻上了那對唇瓣,吞去了那些令人遐想的聲音。

 

「呵呃……仁、呼嗯……」

 

赤西一雙修長的腿,屈起了一側膝蓋,故意的探進了龜梨的和服衣擺裡,像是在尋找著那樣,若有似無的觸碰到他的炙熱。

 

他用盡了全身去挑逗著,他就會用盡全身接受;包括兩人那跳動不已的心。

 

挑弄的過程沒有持續很久,但龜梨卻已經被親吻到迷濛了眼前。赤西看著在自己身下的他……四散的髮絲,渙散的神情,紅腫的雙唇,緋色的肌膚。

 

原本穿戴整齊的大紅和服也是凌亂一片,上身的衣裳雖然被打得大開、卻沒有完整的被褪去,胸前若隱若現紅點似乎周圍還染著水漬的亮光,也因為急促的喘息而上下起伏搖曳著,鬆開的腰帶讓下身的衣擺敞得露出兩隻誘人白皙的腿,但偏偏有些側著的姿勢,卻又剛好遮掩了那被吻得高漲的男根。

 

──根本是從骨子裡散出的妖媚啊。

 

「看起來……這可不是亂淫蕩的?」

 

對於赤西的話,龜梨倒不會覺得有什麼不舒服或是疙瘩,或許是相識太久,這般的詞語都能當作是種情趣來說了。聞言,他勾上了一抹醉人的艷美笑容。

 

「還能讓我更加迷亂嗎?」

 

「別問那種傻子般的問題了……」

 

雖然這樣說著,但赤西還是對那反問過來的回話感到滿意,他一邊拉高了龜梨那兩條細白的腳,就順著的勾上自己的肩,隨後一手扶著自己的炙熱,猛然的就全推進了那濕潤過的銷魂處。

 

「呵嗯……你真的是、」

 

「哈啊、仁,仁──嗯啊啊……」

 

連調適自己的呼吸都無法做到,赤西給予的性慾總是如此的完全將他佔據,這副身軀,全部的一顰一笑一絲喘息,幾乎都想要掏心掏肺的全都奉獻給這個男人,那種徹底被屬有的感覺,竟會是如此的美好。

 

快要失去對自我意識的主導權,龜梨軟了身子卻讓赤西給扶著背腰抱了起身,因為姿勢而更加深入的被佔有,他只能伸手緊緊抱住男人的項背,仰直了頸,龜梨被這份愛慾鞭笞的拉高的呻吟。

 

「和也、和也──」

 

那低沉的嗓音一聲一聲的喚著,完全鬆散開來的和服讓兩人赤裸的上身緊緊貼著,但龜梨因為瀕臨解放而開始縮緊的後方,卻讓赤西斷了所有理智,全身的血液都一瞬間衝往下半身那樣,失去耐性地,他一把扯壞了纏繞在那誘人線條的腰帶。

 

聽到了那上等布料終究還是發出的悲吟,龜梨有些不計情趣的笑出了聲。

 

「你、你還真……唔嗯──」

 

這種時候赤西可不想聽見愛人數落自己的趣話,索性直接的就吻住了那對嘴,深深的勾纏上那調皮的粉舌不放。

 

兩人之間已經失去了最後的阻隔,雖然和服的外衣還是半掛在龜梨身上,但這不但絲毫影響不了他們赤裸的緊靠,反倒還更增添了那層淪陷於情慾的放浪氛圍。

 

「等、仁,求你、慢點……呵嗯……」

 

已經不曉得是的幾次帶著哭腔的求饒,赤西總是厚臉皮的回覆著那些羞人的話語,但這般性愛的刺激早就全然超過自己可以控制的範圍,龜梨乾脆直接的張的口,絲毫沒有遲疑的朝著男人最敏感的鎖骨咬去。

 

在後方衝刺的速度隨著一聲意外的驚呼而確實緩了下來,龜梨換上了甜膩誘人的聲線,他輕舔過了赤西的耳廓,隨後在一畔喃喃低語。


「夜……還很長吶。」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