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嗯……唔、小、小青峰……」雙手都讓青峰給抓著壓在自己頭部的兩側,對於迎面而來那有些粗魯的吻,黃瀨其實也並沒有那麼想要反抗些什麼,乖順地讓青峰吻著,他想要、自己也會張嘴伸舌回應。「手、放開啦……」

 

不過,這樣讓人囚禁的感覺讓黃瀨有些不適就是。明明就不會跑走,他就是不喜歡青峰老是不說出口卻又覺得不安的這一點。

 

「不想放開。」有些濕黏的吻蔓延到耳後,惡作劇般、青峰的舌若有似無地舔著耳廓,玩弄著那只單耳耳環。「好想永遠抓住你,不讓你亂跑啊……」


 喃喃的低語,搔癢得黃瀨不禁漲紅了雙頰,不甘被這樣捉弄,他還是掙扎著身體,以示反抗。「我、我不會亂跑喔……」

 

碎吻漸漸向下移動,青峰親吻著頸間的喉結,那有些異樣的感受讓黃瀨不禁皺上了雙眉。

 

「小青峰──只要你讓我待在身邊,我哪都不會去唷。」

 

聞言,青峰反而一臉認真地停下了動作。一雙看進黃瀨瞳眸之中的眼,青峰嘆了口氣,終究還是明白,自己總會被這漂亮的傢伙給軟化所有強勢的脾氣。

 

「就說你,總是這麼不害臊……」

 

「欸?這、這樣你會很害羞嗎?」

 

「屁啦──怎麼可能會害羞……」

 

也是啦,就算你臉紅我大概也看不出來。

 

這樣的話黃瀨當然忍著沒有說出口,他可不想在現在的狀況下還刻意去踩青峰的地雷,總覺得要是逞了一時口舌之快、最後自己怎麼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但這個話題過後,當黃瀨從快要被攻陷的情慾當中稍微回神的時候,才發現不知不覺當中,自己的雙手已經重新獲得自由,只是相對的、原本洗完澡圍在下身的那條浴巾,也早已不知去向。

 

他不禁有些害羞的別過了頭,悄悄地收起讓青峰打得大開的雙腳。

 

「幹嘛,張開。」看著黃瀨這有些遲來的羞赧,青峰只覺得可愛又可笑,他甚至壞心地拍了拍他的大腿示意。「都做過幾次了,現在那些矜持已經沒用了唷。」

 

話被說得這麼白,黃瀨那原本就白皙的肌膚很快地就泛上了一陣紅。任憑青峰濕熱了自己胸口,舌尖玩弄著挺立的紅點,一雙手更是過份地攫起漸漸硬挺的下體,有些粗糙的指腹來回摩擦著敏感的前端,逼著他非得嘆出細細嚶嚀不可。

 

「唔嗯、呵嗯……」心底某處多少存著不願屈服的心態,黃瀨一隻手摀著自己的嘴,撇過頭、就是不願讓那羞人的聲音傳進青峰耳裡。

 

總、總覺得……這樣渴望著讓男人擁抱的自己,有夠糟糕……

 

「是了,今天你生日嘛。」壓在黃瀨身上的人抬起了身子,無需多語便脫去了上衣,那結實的身材讓下身的人兒看進眼裡,無論多少次,仍舊情動不已。「來做些讓你像個壽星的事吧。」

 

雙手握上了黃瀨的肩膀,好讓他半坐起,「小、小青峰,不用這樣……」估計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但沒有多餘的空白時間,青峰張了嘴、便將那半挺的部位含進了口中。「哈啊──哼、哼嗯……」

 

沒讓人這樣對待過的黃瀨,不禁仰起了頭,難耐地拔高了呻吟。有些不知所措的手抓緊了被單,光從那皺起的紋路便能知道此時他心底的狂亂……總覺得自己變得不像自己,瀕臨失去的理智幾乎要他成了個墮淪在情慾當中的放蕩傢伙。

 

身體的快感逼得黃瀨在眼角都泛出淚來,只是抬了眼、青峰倒是一臉滿足地看著像是痛苦地緊緊皺起了眉,卻又一邊禁不住地發出酥軟呻吟的人……他滿意地勾起笑容,鬆了嘴,一雙手溫熱過那顯得纖細些、但肌肉仍卻條理分部的白皙軀體,接著仍舊霸道地掠去了雙唇,用吻吞進了所有聲音。

 

「呵、這麼有感覺?」

 

雙手捧著黃瀨的臉龐,那張讓自己吻紅的嘴還微微張著,他的眼有些迷濛地看著自己。

 

「笨蛋……」

 

害羞地埋進青峰的懷裡,黃瀨伸手攀上了他的頸項。

 

「被喜歡的人這樣對待,誰會沒感覺啊……」

 

這樣赤裸的告白,只是徒讓青峰聽見理智斷裂的聲音,他差點把持不下自己的衝動,卻又不願因此傷害了他,便有些惱火地捏了捏黃瀨的雙頰。

 

「就、就說你這個不知害臊的傢伙!」

 

「不要捏臉啦、喂!小~青~峰~、」

 

真不知道壓在自己身上的傢伙到底是用什麼思考迴路的,明明、明明就正在做更令人害羞的事情不是嗎?真是個笨蛋啊──

 

一番打鬧過後,青峰又翻過了原本為了擴張而背對了自己的身體,並貼心地拿了個抱枕墊在黃瀨的腰際之下。「還是想看著你。」這般一句坦率的話,讓黃瀨也不禁笑了出來。

 

接著便小心翼翼地進入他的身體,緩慢地動作著。面對這樣龐大的溫柔,黃瀨只是伸手又將眼前的男人抱得更緊了。

 

「唔嗯……小、小青峰,覺得、怎麼樣?」

 

「好像快要融化了。」

 

其實就這樣被這個人束縛著,好像也已經沒什麼不好的了──

 

「吶、涼太,生日快樂。」

 

印上記獎勵性的親吻,接下來情人間的低語和激情,便留在了彼此的心底。

 

×

 

「嗚嗚……小青峰是大笨蛋!壞人、大變態!」

 

趴伏在床上的黃瀨幾乎沒了移動自己身體的任何力氣,他也無法轉身看著正認命整理著整床凌亂的青峰,臉上掛著兩行淚水,只是一味指控著他的男人。

 

「明、明天是要我怎麼練球啊可惡──」

 

一想到可能又會被前輩踹啊打的,黃瀨只覺得自己更加委屈了。為什麼明明就是自己的生日,卻要被翻過來又翻過去、轉過來又轉過去好幾次呢?

 

「請假不就好了。」

 

青峰說得一派輕鬆,他在將兩人的衣物和毛巾給姑且收整在一旁之後,想著反正這床單這下子也得拿去洗、很快就放棄了整理的工作。

 

其實多少也有聽黃瀨在說現在待在海常高校裡頭的生活點滴,一副和大家都處得很好的模樣……雖然知道他就是這樣人見人愛的性格,但該吃的醋果然還是一點也不該減少。

 

「欸、愛哭鬼。」想了想,他又爬上了黃瀨的身體,將他淚流滿面的臉給強迫看向自己認真起來的神情。「乾脆你轉來桐皇啦。」

 

「本王牌准你進來。」


「什、什麼啊我才不要──!!」






Fin.





PS.

爆字數又Hあり的小黃瀨生賀終於寫完了耶~(灑花)

接著後面還有兩個超超超超超短小番外

說穿了其實也就是讓大家笑一笑的下ネタ這樣......XDDD

希望大家會喜歡舞華的青黃唷~

搭訕大歡迎這樣www


以上。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