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也:

 

一切都好嗎?這封信、將會很簡短唷!寫著這些的現在,我真的雀躍不已。雖然不知道你收到這封信是何時,總之我迫不及待的想告訴你。

 

我要回日本了。


 有想過直接出現在你面前,給你一個Surprise,但、是你的話,一定可以理解我的這種感覺吧。立場對調來看,你肯定也是會這樣做的。

 

這樣說可能又要被你罵、我到底是哪來的自信了。

 

但立場對調啊…還是不要比較好,不想讓你過這種生活,不想讓你過只能單方面不斷向對方說著話的日子……

 

總之,我現在人在台北。

 

台北喔,是台灣的城市,這是我這近兩年的時間以來,第一次回到了亞洲。很近吧!我們的距離,突然間劇減到剩下四、五個小時而已。

 

我就要回去了,回到那個我們的國家,回到那個有你在的城市。

 

我愛你。

 

                                                         赤西

 

×

 

「哼啊~仁、等等…唔嗯……」

 

濕熱的吻自唇上離去,一路眷戀般不捨似的,啄著親吻那尖了一些的下巴,赤西急促的喘息讓溫度顯得開始升高,他一隻手環繞過龜梨的頭,像是要完全將人兒蜷進自己懷裡那樣,寶貝又佔有。

 

過度高漲的情慾再加上那堆積得過份的思念,早已褪去礙事的衣物之後,他們赤裸的相貼著彼此的身軀。這時的他根本聽不進龜梨的一絲怨懟。雖然看起來好像有點一發不語,但這當中的愛意,卻靜靜的滿溢。

 

但即使如此,對龜梨來說,一想到眼前這男人在沒見面的時候,還浪漫的透過一封又一封的信,訴說著愛語,可好不容易重逢之後,根本不讓他感動多久,就又、

 

「……你、你這傢伙,一回來就只知道上我嗎!?」

 

「呃、因為……」被龜梨突如其來那有些粗魯的言語給愣了一愣、「不對,你是學壞了嗎?什麼上、上你……」

 

「不、不要在這種地方覺得害羞啊你!」

 

話說到這裡,兩人也不禁笑出了聲,龜梨原本揮舞著的一雙手讓壓著他的赤西給彆扭的控制住,僵著有些奇怪的曖昧姿勢,他們就像兩年前一樣,應該說,就像沒有那空白的兩年一樣,他們一同笑的開心又甜蜜。

 

「仁,我好想你喔──」

 

掙脫了被控制著的手,龜梨環上了赤西的頸,將他朝著自己拉近,面對這張容貌,他停下了笑,下一秒,看起來有些任性的噘了唇,幾乎都要哭出來似的。

 

「在撒嬌嗎?」

 

面對這樣的質問,龜梨乖順的點下了頭,這讓赤西唇邊的笑意更加深了好多。「你也太可愛了吧──、」赤西那拉常的尾音好像在抱怨對方做了什麼幾乎不可原諒的事情,他卻挫敗的心甘情願,忍不住的又多親吻了龜梨好多次。

 

緊緊擁抱著眼前這個人,就像是要把這股實感深深刻進靈魂那樣,這是愛的關係嗎?即使是如此長時間的別離,卻也能像是沒有過這回事一般,盪漾在他們兩人之間的愛意仍舊是那樣的激情。

 

這一刻的相聚是多麼的得來不易,兩年內靠著這幾封信,他們緊緊扯著那幾乎快淡到無形的一條紅線,堅持著沒有放手,在此時終於能慶幸著沒有放棄。

 

兩年的時間沒再經歷情事,面對著龜梨,赤西卻還是可以將自己的欲望擺在次要,他依然溫柔的幫戀人做著必要的擴張,但原本的這有些難耐的過程,在男人雙唇不斷的親吻和不停輕撫著那白皙身軀的大掌之下,卻也變得情動無比。

 

赤西小心的從背後推進龜梨的身體,那令他魂牽夢縈的部位;一隻手向前環抱住他,輕柔的搓揉著龜梨胸前的粉紅,另一手在沿著他的大腿內側撫摸而上,若有似無的幫他套弄了起來。感觸著彼此滾燙的肌膚,讓身體放蕩的吟著浪叫,卻讓龜梨的內心滿溢的掉出淚來。

 

「和也,弄痛你了?」

 

赤西擺動著腰肢抽插的動作緩了下來,他感覺著龜梨變急的喘息,一顆頭輕輕的靠上了那發熱的頸窩間低語。

 

「呵呃…、仁……」

 

好似有什麼話想說,龜梨一隻手朝著後方攀上了赤西,他輕輕得偏了頭,迷濛的眸對看了眼,像是怎麼索吻都不夠似的,探出了粉嫩的舌尖,讓赤西放肆的纏繞。

 

像是得到了適當的休息,龜梨突如其來挪了挪身子,他轉過了臉,對著赤西。

 

「吶、仁,不要忍耐了……」

 

牽起了一道令人眩目的美麗笑靨,龜梨接著把泛著潮紅身體向前趴伏過去,這樣的動作牽動著還交合著的後方,赤西也跟著受不了一般的粗喘了口氣。

 

「仁想弄壞我嗎?……可以的唷。」


「和、…你真的學壞了啊──」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