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一句話,聽進了龜梨耳裡,他只是感覺到了心臟加速的怦然,腦中嗡的一聲像是當機了那樣,即使不知道赤西到底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提出這個邀請,他仍是覺得,光是這幾個字眼、就足以撼動他的世界。

 

『你、你在說什麼啊,呵呵……』

 

龜梨還記得自己是這樣回應他的,用著那該死的打哈哈的語氣,不再讓赤西有什麼開口的機會;他盡全力的轉移了兩人全部的注意力,扭轉了他們之間的氣氛,讓在他們其中的那差點凝結的時間空間,再一次的流動起來。

 

 明明主動這樣做的人是他,但、「唉……」正收拾著晚餐的他想到這件事情就淺淺嘆了一口氣,如此明顯的舉動還能安心得這樣做著,是因為他知道赤西不會發現的,那傢伙洗澡去了。

 

不知道自己到底礙於什麼,不確定那遮掩在自己面前的薄紗要到何時、才能夠主動的鼓起勇氣掀開它。

 

那個冬夜,他們認是還沒有十天,一個思緒單唇直接的人,和一個摸不清看不透的人,在那交換的眼神當中,誰也沒有發現,但卻也沒得否認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早已變質。

 

「我昨天買回來的可可粉呢?」

 

腦內那亂七八糟想著的事情才進行到一半,男人低沉且有特色的好聽嗓音就從身後傳了過來,赤西突如其來的出現,著實讓龜梨嚇得差點滑落了手中的碗盤。

 

「收到罐子裡面了,櫥櫃右邊的抽屜。」極力鎮定著自己的心情,緩和著自己的語氣,好讓自己看起來一絲起伏也沒有、「想喝熱可可?我等等幫你弄吧。」

 

看著赤西一雙手粗魯的模樣,龜梨不經意的就先替他答應了下來,手邊的動作也差不多了,將最後一個盤子放進烘碗機裡,一雙手抹了抹擦手巾,便隨之接過赤西手上的保鮮瓶罐。

 

「……你手好冰。」

 

「呵呃、」

 

原本只是一點點的觸碰,但赤西反而搶回了那瓶罐、暫時的放在流理臺上,因為剛洗好澡還溫熱著的手掌,就握上了龜梨的一雙冰冷。

 

「幹嘛、」差點就要神經質的抽回自己的手掌,卻又覺得這樣的舉動會不會太過誇張,矛盾的思緒一前一後夾擊著龜梨,最後的結果還是繼續讓赤西這樣緊握著。

 

「想說這樣你會比較溫暖一點。」

 

看著赤西一臉稀鬆平常的模樣,想著自己一股理不出個所以然的心情,便覺得不公平的直想揍上對方一拳。

 

所以、在意著這些奇怪事情的,只有自己?

 

「外面現在天氣很好喔,嗯……我的意思是,能見度很高。」

 

一雙手還被握在對方掌心之中,龜梨並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緋紅了雙頰。有些心虛的刻意隨著赤西不知從何而來的話題,把眼神往窗外丟了去。

 

「嗯,也沒有下雪,雲應該都散了吧。」

 

「所以……」赤西頓了一頓,就像是故意要等龜梨的視線回到自己身上似的。

 

「我們去坐在外頭的草地上看星星吧。」

 

「……啊──!?」

 

×

 

「我真的覺得,特地穿上了大衣跟戴上了圍巾,只為了走到離家、」說到了這個詞,龜梨卻擅自敏感的察覺到這一點,他修正了自己的說法,他認為赤西應該沒有在意。「只為了走到離房子大概只有5公尺左右的距離看星星…」

 

沒好氣的白了坐在身旁的人一眼,一樣穿得非常厚重的赤西,唇上還是掛了笑。

 

沒有下雪,沒有飄霜,也沒了什麼雲層的遮擋,雖然顯得有些乾燥,但在那片綴上了似乎更加耀眼閃爍的星辰,清澈美麗的夜空之下,確實別有一種美好。

 

「很冷就喝熱可可啊,超溫暖。」

 

微微收了眉尖,龜梨看了眼讓自己雙手捧在掌心的溫熱馬克杯,並還是乖乖啜了口裡頭的飲品。高溫的舒暢感滑過了食道,確實暖上了全身。但即使如此

 

「欸、不是普通的很冷耶,你真的知道這裡是北海道嗎?」

 

「可、可是你也覺得這樣的夜空很漂亮吧…」

 

但話說回來,北國這樣的溫度也確實有些超出赤西的想像,他有些心虛的說著,可畢竟是自己的提議,很是不想就這樣也讓自己給否決掉。

 

看了眼在一旁有些縮起身著的龜梨,赤西的微笑沒有垮下,他放下了手中已經喝了快超過一半的熱可可,將身體朝著龜梨、更靠近的移過去了些。

 

「小宮…短時間內還會再來嗎?」

 

不知道為什麼赤西會丟出這個問題,龜梨的雙眼還是看著上頭美麗的蒼穹,他知道赤西更靠近了他一些,但在這種時候,彼此依偎著索取著溫暖,不…為過吧?

 

「嗯…這個月應該是不會了,教授很忙的。」

 

「那你平常一個人待在這裡,都不會覺得寂寞嗎?」

 

寂寞。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名詞?真的是負面的嗎?龜梨淺淺的笑著。

 

「不會啊,有那麼多動物陪著,其實是很開心的。」說著說著,他又低下頭喝了一口,但…是方才沒有攪拌均勻的關係嗎?這次喝起來,似乎甜了一點。

 

「當上一名獸醫,是你的夢想嗎?」

 

「嗯。」對於這個,龜梨倒是毫不考慮的回答了。「所以才這麼努力。」

 

人都會說,談論著夢想的男人,那雙眼睛絕對是閃閃發光的。赤西確實看見了那道光芒,是那麼的真懇,那麼的渴望,在這種時候,他嘴角的弧線卻收了起來。

 

一隻大手放上了龜梨的頭,輕撫的他的柔順髮絲,在此時,已經被風吹得有些冰涼了。「吶、小龜…」

 

「這樣的你、閃閃發光似的,我好喜歡。」

 

「…───欸?」

 

一個驚然,龜梨轉過了頭,他意識著此刻和赤西的距離,他深深跌進赤西那雙眸裡。「還是不能阻擋你,還是不能讓你停下來,但這也、無法讓我帶你走了。」

 

龜梨的一雙眼好像有點濕潤了,他本應該是要聽不懂赤西這些話的,可、他卻是懂,隱隱約約之間,他好像知道了赤西那有些無奈的笑容。

 

「───我喜歡你、好喜歡你…」

 

在這一個瞬間,他們都懷疑這個世界是不是停止轉動了,地球已經不在運轉了,管他什麼自轉公轉的;他們認為時間已經停下來了,無論時針分針秒針,全都,全都……───、

 

「我愛你。」

 

手心滑到了龜梨的後頸,輕輕托著,赤西微上了半眼,朦朧之間,他覺得龜梨眼中的那些不安定,似乎正在一點一滴的逝去。

 

明明互相貼上的是四片冰冷的唇瓣,本應是如此的,但全都變了樣了,不再是自己知道的情形了,不再是自己能掌握的狀況了,這個吻讓他們全都發了熱,無分是誰的雙唇,無分是誰的身體,無分是誰的心。

 

「…呃、你呢?」


「哪有都給你吻完了才問的啊───、」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