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就等學校那邊分析後的數據結果,我會再mail給你。」脫下了白袍,宮島教授一邊喊冷的趕緊穿上了大衣。

 

「好的,那就麻煩您了。」

 

連同那些還拿著的成堆的資料,龜梨將兩隻手都收到了腰後,恭敬的朝著宮島鞠了個躬。他的禮儀是從小養好的習慣,對於長輩來說,他不會做到過份馬屁的程度,而這樣取得剛好的距離,讓他總是很得大家的喜愛。

 

「唉呀、龜梨君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呢。」

 

看著那真誠的彎著腰的他,宮島也笑了開來。或許是因為龜梨的年紀,也只長了他的孫子幾歲而已,這麼親切的感覺總是讓人感到很舒服。

 

聞言,龜梨也跟著笑了開來。但正當他要繼續接下宮島的話的時候、

 

「小龜,我肚子餓了。」

 

比起在這裡的任何動物都還要直接的表達了他本能上的需求,赤西倚在這被當作臨時實驗室的隔間的門板上,一雙眼緊盯著龜梨瞧去。

 

「你自己去弄東西吃啊!」

 

「可是我想喝你昨天煮的那種濃湯。」

 

看著眼前這兩個年輕人自然的互動,宮島臉上的笑意更是加深了。

 

「那我要準備回東京了,赤西君、龜梨君就交給你照顧了唷。」

 

「是誰要照顧誰啊!」

 

「我知道了、小宮。」

 

宮島的一句話才停了下來、換來的就是雙雙重疊應答。再怎樣否認兩人之間是多麼的關係,聽了這種默契大概是沒人會相信的,明明才相處了一個星期,總會讓人覺得好像已經認識了很久一樣。

 

「小……、人家是教授!宮島教授!」

 

「叫小宮不是親切很多很多嘛……、」

 

「重點不是親不親切,你啊……」

 

「是是是,重點是快、我肚子餓了。」

 

兩人間的對話像是沒有結局一樣,宮島已經完整收拾好了自己的器材,看了眼還專注於鬥嘴的他們,淺淺的勾著微笑,把行囊給提了就靜靜的離去。

 

「欸?教授回去了!?」待龜梨回過神發現時,哪裡還有宮島的身影?看著那一臉有些驚然的表情,赤西抹上了淡淡的一笑,心底湧現的是一種藏不住的騷動。

 

「對啊、所以……」龜梨是背對著他的,但赤西卻一股任性的不願讓他的視線離開自己,靜悄悄的從後方靠上,無聲無息的,他的唇來到了龜梨的頸項邊旁。

 

「……──現在只剩我們了呢。」

 

溫熱的氣息似乎還停留在白皙的肌膚上,龜梨在一瞬間愣直的身,心臟隨即加速但一顆腦袋卻差點停止運轉,他沒有轉身,但他聽見了赤西漸漸離去的足音,龜梨卻只能不禁的將手悄悄的撫上自己的頸窩間,手背也淺淺碰到了自己的臉頰。

 

……該死、好熱。

 

「不過那個濃湯,培根好像再多加一點進去會更好吃。」在已經被拉開的距離,赤西語調上揚的說著。

 

「冰、冰箱裡的培根不太夠了啦……」赤西沒再回頭看見的是,一手仍輕放在頸邊、一顆頭淺淺的低了下去,任憑瀏海滑落稍微遮了眼的龜梨,悄悄噘起了雙唇。

 

即使在內心告訴自己再多理由都無法好好解釋這幾天以來的在意,對於一個幾乎弄不清楚他的身家背景、完整的性格、甚至是過去的這樣一個人,龜梨卻是一股腦的將視線給投注在赤西身上。

 

看著那寬闊的背,到底是承擔過什麼呢?常常是背對著自己的那個方向,對於那個龜梨未知的世界,要是當赤西再一次劃開了腳步,他會走去哪裡呢?

 

所以,所以這一股騷動被察覺了嗎?就連自己都釐不清的反應,身體往往都是如此誠實,卻只是徒增了自己混亂的思緒。畢竟……

 

──明明也才認識不過幾天而已。

 

「天啊、超好吃!這完全是進化版!」

 

看著赤西誇大的表情,他又送了一匙進了自己嘴裡,那剛燉煮好的馬鈴薯濃湯,雖然龜梨也一同吃著,卻只是疑惑著有美味到這種地步嗎……

 

「你……接著要去哪裡?」

 

按耐不住心情的,龜梨試著用最不經意的語氣問出了口,但接下來的反應,赤西卻是一張臉有些沉了下來之後,預料之外的一陣靜默。

 

「……呃、好吧,當我沒問。」

 

「不、沒關係,我……」

 

接在龜梨明顯要結束的話題後面,赤西的欲言又止卻讓整個氣氛全都變了。窗外,他們所處的北國,靜靜的又落下了淨白的雪花。

 

「……又下雪了呢。」

 

龜梨掩飾了所有的情緒,轉了個話題,淡淡的吐出了口。

 

「小龜,其實那時候,你就這樣默默的收留我,老實說我還蠻驚訝的。」

 

啜了一口用了濃醇的北海道鮮奶沖泡出的熱奶茶,赤西的眼裡意外的有些暖暖的溫度。「不然沒辦法啊,那時候我真的想過你可能是什麼詐騙集團之類……」龜梨無奈的說著,講的自己好像是被威脅似的,男人聽了也淺淺笑了。

 

「萬一我是呢?像我這種什麼都不肯說的人最危險了。」

 

「是的話……那我也只能認了啊、」

 

講的好像一派輕鬆,又帶著點無奈,龜梨好像對自己看人的眼光很有自信似的。

 

「我說你啊、───」

 

放下了手中的馬克杯,赤西接下去的話卻停了下來,應該說自己被自己脫口的話給愣了住。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竟然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跟這傢伙有點像了,明明呢、明明才幾天……

 

他直勾勾的看著龜梨那美麗的側臉,總覺得有些迷亂了他的世界。就像外頭的那被月光映照著的雪白一樣,美的令人嚮往、卻又覺得好似一場從未發生過的虛幻般。

 

「嗯?」

 

原本以為對方還要說些什麼,但留了一陣空白,卻仍是沒聽見接續,回過神,龜梨感受著一股視線,淡淡的回過了頭,卻就直接對上了那雙深邃的眼。

 

Addicted to……」

 

喃喃的,像是什麼含進嘴裡的咒文一般,赤西炙熱的雙眸看進了龜梨就如同這個北國一般清淨的瞳裡,映照出了自己的身影。

 

「赤西?」

 

「你……要跟我一起走嗎?」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