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看了幾張都是那種不堪的言語,想必是客人在將紙條隨著帳單塞給龜梨的時候、被店長發現才爆發出來的吧。但在這之前,卻不曉得默默的已經傷了他的心多少多少次了。

 

過往的傷疤現在被大剌剌的扯開攤在陽光底下,如此傷人的事情他自己卻事間接的加害者,但現在的狀況絲毫不留給赤西後悔的空間,他將那些紙條狠狠的扔進垃圾筒裡之後,直直奔向店內一角的員工休息室內。

 

「啊、是你啊……」

 

只是抬了頭看了赤西一眼,像是確認著來人那樣而已,龜梨收回他的注意力,繼續收拾著他的個人物品。

 

 「呃,和也、」

 

「嗯?幹嘛?」

 

其實赤西認定了龜梨八成正陷入著一種很低潮的情緒裡,可能在哭吧?或者就那樣面無表情的呆呆坐著…但想來想去,就沒料到是這樣一派輕鬆的表情。

 

但不是這樣的吧。

 

雖然相處下來不過一個月左右,可其實只要稍微注意一下龜梨那張臉蛋上的細微變化,還有在不知不覺中、那些小小的貼心舉動,就足以知道這是個如何心細的人。而因此、才更加因此,那些表面上的堅強做得越是徹底,心中的傷痕或許其實真的裂得越痛。

 

「喔、你會進來這裡的意思是…都知道了?」

 

兩人之間靜默了片刻,龜梨有點反常的有些受不了這種靜謐,率先開了口找個話題說說,他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和平常沒什麼兩樣。他讓眼神別去瞄到休息室裡原本擺放資料的玻璃櫃,他不想在這樣的狀況下,還對上身後赤西的那雙眼。

 

「啊啊~果然還是會覺得我髒透了?也是啦,畢竟吶、」

 

他自嘲的話才剛開始,那樣以承認的方式做開頭,卻才在心頭又開始痛了起來的時候,自身後將他緊緊環抱住的雙手,那臂彎帶來的溫暖,讓他靜靜的沒把話再接下去了。……接不下去了。

 

「對不起、沒有好好保護你……」

 

赤西沮喪的一頭埋進了龜梨的頸窩間,嗅著那髮絲,他感覺著懷裡的身體不經意的淺淺顫抖了一下。那是一種心疼,促使著他將龜梨抱得更緊,不願再放手了。

 

「幹嘛道歉,說穿了、我們也沒在交往什麼的…」不讓赤西反駁自己的話似的,龜梨自顧自的繼續說了下去。「而且…呵,談戀愛什麼的、到底我這個身體還有什麼資格再去愛一個人?」話好像說得有點激動了,龜梨把頭撇向另一邊去閃躲著。

 

「可是我喜歡你。」

 

一句有些意料之外的告白,就這樣近距離的走入龜梨耳中。他幾乎都要僵直了身體一般訝異,但在全身都被赤西無止盡般的溫柔包圍的狀況下,腦中飛快的閃過了多年前那些曾經甜蜜、最後卻淪為夢魘的戀情畫面,按奈不住的,他一隻手攀上赤西環抱著的手臂,一顆顆淚珠怎麼樣也克制不了的掉了下來。

 

龜梨的哭泣也是靜靜的,當赤西感覺到的時候,那心中揪緊的痛楚讓他隨即扳過他的身體轉向自己,緊緊的抱在懷裡,幾乎是要嵌入自己身體那般。

 

「是愛唷,和也。」一隻大掌輕撫過龜梨的頭,赤西細聲的安慰著。

 

「我啊,是被出賣的;被上一個也是這樣說著愛的人唷。」

 

龜梨的聲音聽起來顫顫的,任憑他哭濕了自己衣襟,赤西只是靜靜聽著。

 

「他說的呢。和也這樣就叫做『淫蕩體質』,所以沒關係的,不是女生,也不會懷孕,還可以賺很多很多錢喔、」一字一句,幾乎都要組織成破碎的言語。「相信著哪天會迎來的兩人生活,相信著、等著…一直一直……」

 

「我在『販售』青春唷,被客人做到進出醫院兩三次…現在,我已經不曉得當初龍也、當初店長他把我帶離那個世界的時候,是什麼模樣了。」

 

被掩藏在心中最深最深處的某個角落,這些黑暗一直存在著,即使龜梨再怎麼忽視它們,但不爭的事實是,這些東西確實就是他的過去。現在瘡疤被狠狠的揭露,或是再一次的勾起那樣的回憶,龜梨幾乎要沒有辦法再面對赤西了。

 

「現在有我了、和也,別怕了,沒事的,我在。」

 

那些原本可以就這樣屬於一輩子的秘密,卻還是對赤西說出了口。

 

「仁,沒關係的,就讓我一個人吧,會好好的。」

 

一雙小手已經抵上了那溫熱的胸口,收起了崩潰的眼淚,龜梨覺得赤西能讓他哭完、就已經是難能可貴了。心底總是有道聲音不斷的告訴自己,別再相信誰了、別再信任誰了、別再期望誰了…───即使是自己。

 

收緊了扣在龜梨背上的雙手,示意著不讓他離開,不輕易放手。赤西強迫的讓龜梨靠回自己的胸膛,聽著那因為他而怦然加快的心跳,想傳達的話其實就只有一句而已,最單純的、最完整的,沒有參雜了任何不該添加的情緒,他只是──、

 

「我只是愛你而已。」

 

一雙手像是正揮灑著什麼樣的魔法,不可思議的,赤西慢慢、慢慢地,一點一點嘗試著的平復龜梨的情緒。

 

「你的每一個表情,你現在的淚水;連同你的過去,還有你的未來,全部。」

 

鬆開了一些兩人的距離,赤西深邃的直視著那淚濕的雙眸,靠上前去,用自己的鼻子輕觸了那哭紅的鼻頭,如此輕柔的安慰讓龜梨不禁羞赧了雙頰,一顆心也讓他意料不到的,漸漸平靜了下來。

 

「和也,我愛你。」

 

一手不斷輕撫拍著龜梨的頭,赤西柔柔的親吻了他的額、發了誓那般的真誠。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