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是無止盡的霓虹,雨後的東京,夜晚仍是那樣浮華得不可一世。在這間四星飯店的中高樓層,那閃爍的美麗卻也無法讓赤西再注意半分。

 

「哈啊…呵嗯、仁……」

 

四周散落著衣物和被單,那騎在他身上的人兒在月光的照射下倍加顯得迷幻,白皙的肌膚,腰部誘人的線條,平坦的腹上略長型的凹漥,還有那高挺著讓人血脈噴張的部位,這美麗的一切構成了那完美軀體,正不斷晃動、擺動著。

 

赤西輕抓了龜梨那抵在自己兩側的手臂,互相使力的不斷往上頂去,他隨後引出的是更多細聲綿延的呻吟,還有那對美眸內泛起的水氣。

 

 到底這樣的一個人,如此具有魅力的一個人,會擁有著什麼樣的過去?

 

赤西永遠搞不懂龜梨在想什麼,他總是複雜的猜測著那雙水嫩的唇邊勾起的笑、是不是又在暗示著什麼了?這傢伙也是會如此被別人抱在懷裡嗎?他的表情一樣會這麼性感得不可方物嗎?

 

可無奈的是,這一個月來,赤西只覺得自己越是跟龜梨見面,越有成癮的趨勢……

 

「做了幾次,對我的身體就有點膩了嗎?」

 

同樣溫熱的小手掌心撫上赤西的臉龐一側,小嘴裡吐出的話雖是如此,但兩端的嘴角卻淺淺的勾上了去。暗示著男人的分心,卻惹來他蹩起了眉。

 

「我不知道誰會對你的身體有覺得膩的一天。」淺淺嘆了一口氣,赤西確實說出了自己心頭的真話。伸手環抱了龜梨的頸,將他朝著自己拉近,兩人還交合著的身體因為這樣的大動作而多了些摩擦,這讓龜梨不禁又輕吟了一聲。

 

「我啊,跟我女朋友交往三年了唷,算很不可思議了吧、在這個年代來說。」語畢,龜梨對於這有點莫名其妙的發言,只是一句『嗯』地回覆了過去。「接下來就會論及婚嫁了吧,但你就在我生命中這樣突然出現了。」

 

「龜梨、這些事情…」

 

「這很重要嗎?」

 

龜梨主動的翻過了身,讓兩人的身體變成赤西在上的姿勢,兩隻腳俏皮的攀上了男人的腰間扣著,像是一切都準備好了似的。

 

「你現在抱的人,不就是我嗎?」

 

又是那樣的一抹笑靨。

 

赤西真的拿他沒有任何辦法,低了頭啄吻了龜梨的唇,並讓下身再一次的挺入那銷魂處。「所以說,我甚至連自己正抱著的是怎樣的人都全然無知啊…」

 

因此才會有點徬徨,有點迷網。龜梨的美讓他太沉迷,龜梨的一切對他來說具有太過份的吸引力,像是一種癮,但每當他才覺得自己擁有的時候,便會像失去一切般、回神過來,龜梨的手卻始終沒讓自己的大掌緊握過。

 

「仁…」一聲低魅的輕喚,龜梨悄悄縮緊後方的緊窒,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眉宇之間那微妙的變化,他還是淺淺的笑了開。「所以說,那很重要嗎?」

 

一句話輕淡淡的落下,「至少你擁有這個當下。」引人犯罪的腰再一次扭動了起來,刺激著體內的碩大。赤西還是被挑逗的不管了那些對現下而無謂的煩惱,將龜梨整個人抱進懷裡,硬要他跟上自己腳步似的加快抽送了起來。

 

將龜梨因為自己而展露的所有艷麗給收進眼底。是啊,至少這一刻,龜梨和也只為了他赤西仁全然綻放,包括了那些醉人的吟哦、那讓他多想占為己有的身軀。

 

「今晚就再抱緊我吧~」

 

「……你這傢伙、」

 

×

 

「嗯……和也?」

 

伸手往旁邊輕撫過去,傳來的仍是一陣冰涼的絲絨床單,赤西朦朧的睜開了眼,瞄了眼時鐘、頓了一頓,單手覆上了額,他只是接著朝後方又倒了回去。

 

不知道都走了多久了啊……

 

那昨晚明明直到自己睡著之前都還大大敞開的簾子,現在卻是雙邊都被拉起來輕闔著的狀態,想著也是那人的小小溫柔,替自己遮去了刺眼的晨光。

 

 

多想在哪一個早晨清醒的時候,龜梨還靜靜的待在自己的雙臂之中,細細的呼吸聲,那可能有些顫著的長長睫毛,微翹的雙唇肯定看起來更加可愛吧?感受著這一切,或許還能嗅得到那一股淡淡的咖啡香氣。

 

為什麼會如此的對一個人著迷?只是眷戀著而已嗎?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好像只要腦袋一靜下來,自然的就會浮現了龜梨那張笑著的臉龐,可除此之外他還想多看見一點龜梨的什麼,任何情緒都好,赤西迫切的如此希望著。

 

隨手拿起了又關了一整晚的手機,些微的等待之後他只看見了兩通未接來電,一通來自家裡,一通來自那位模範女友。

 

背著那樣的好女孩,結果自己和另一個男人翻雲覆雨了整晚,這怎麼看都很可笑的吧?離經叛道了,赤西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撥出了那通至今為止再熟悉不過的電話,「廣美,吶、我們分手吧。」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