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towertate

 

 

 

 

「小和啊,謝謝你又這樣多跑一趟吶、」

 

「沒關係的、外婆,不要跟我客氣啊。」

 

堆起了歲月狠狠留下的刻痕,外婆的笑容還是那樣的慈祥溫暖,完全就如同她的個性一般,讓人覺得心中頓時都靜了下來。

 

「這樣上課來得及嗎?」

 

細聲細語的提醒著,「沒、沒問題啦,學校很近。」雖然嘴上這樣說,但龜梨瞄了眼手上的錶,很清楚的擺明著第一堂課幾乎都要結束了。

 

又看回外婆的雙眼,龜梨心中嘆著還是瞞不了眼前陪伴了自己整個童年的老婦。

 

「呃、大學沒有那麼嚴格啦……」

 

「你喔……」

 

在外婆的催促之下,龜梨被迫的離開了老家,趕緊要朝著學校走去。沒讓外婆知道的是,其實感覺有點、說穿了是蓄意想翹課的。走出了寧靜的住宅區,偏離了路,只要豎起耳朵,不難就能聽到那叮叮叮的電車聲。

 

那僅存的都營荒川線,東京僅存的行駛中的路面電車。

 

這是他成長的地方,東池袋四丁目。

 

原本是全家人三代同堂的住在那獨棟的房子中,但隨著孩子的長大,也越來越需要個人空間,於是全家人就搬去了中目黑,並把老家留給最年長的外公外婆居住,直到前幾年外公過世,才成了外婆獨自一人的情形。

 

直到去年考上了早稻田,不時回到老家的機會才因此變多。回去看看外婆,或是家人託著拿些什麼東西過去,然後晃一趟那些兒時和外婆大手牽著小手、一步一步走過的路,總覺得心頭都會變得暖暖的。

 

沿著鐵道旁的小路走著,有時穿入巷弄之中,看著那些房舍前堆放著保麗龍盒栽種的花草,招牌已經褪色、卻仍舊人來人往的雜貨鋪,廢棄的小工廠旁攀爬的牽牛花,或是推著菜籃車來回在商店街串著門子的老太太們,可能其中哪一位正是外婆的好朋友、好鄰居也說不定。

 

這樣悠閒的下町風情,總是讓龜梨魂牽夢縈。

 

很喜歡自己成長的這個地方,這塊區域,和現在所居住的東京不同,想像中、對於出社會上班了之後,所處的東京更是有很大的差異存在吧。繁忙的這個國際都市當中,這二十三區內,還是有著這樣美麗雅緻的一面呢。

 

微笑著,走著。

 

迎面吹來的春風,好似都帶著輕鈴的笑聲,在耳邊低語著。

 

×

 

『小龜、你今天會不會來學校啊?』

 

「會啦,我快到了……」

 

掛掉了班上同學的電話,龜梨才意識到整個路程漫步過來,兩堂課已經完整的結束了,過了馬路,他還是不禁抬了頭看著那象徵著學校的大偎紀念講堂。

 

白色簍空雕刻的鑄鐵門和花型圖案的窗櫺,一直是讓龜梨很喜歡的一個地方,即使本身就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但每每看見那些建築設計,總還是讓他一片傾心地、一眼就看上了好久。

 

而且,今天東京的天空,是不是特別高、特別藍?

 

每天只會打響六次、那和英國西敏寺一樣的鐘聲儼然的響起,龜梨這才回過了神,劃開了腳步踏進了學校。

 

想起了現在這個時間,早上的課就這樣結束了,但下午的課還沒開始,於是龜梨選擇了先在學生食堂的外頭,面對著眼前那完全被植物園般的大樹包圍著的綠蔭,他點了一杯咖啡,並隨意地坐在一張紅色長木椅上。

 

微風迎來,然後像是帶走了什麼話語一般,也像是傳遞了什麼思緒一般,又一次的拂向世界的另一端。他拿出了最近想重新再看一次的世界名著,龜梨決定在這裡等到兩小時後,自己要上課為止。

 

Gone with the Wind.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句標準的英文在耳邊響起,並微妙的說出了他手中正翻閱著的這部作品的原名。

 

「啊、沒什麼,我只是剛好也很喜歡這本書而已。」

 

龜梨有些疑惑的抬了頭,對上的是那深邃的一雙眸,「呃……我可以坐在這裡嗎?」指了指自己這張長椅一旁的空位,明明再過去一些的地方應該還不至於被坐滿才是,但他沒想太多,並點頭答應了下來。

 

「你好,我是外文三的赤西……」

 

對方看似有些不知道如何開口的介紹起自己,龜梨稍微愣了一下,好似覺得那樣有些困窘的表情、其實還挺可愛的。大概,會是個和自己很合得來的人吧?

 

半闔上了手中的書,他還是對著他綻開了一抹溫柔的笑靨。

 

「你好,我是日本文學二年級的龜梨。」

 

×

 

「和也、和也……」

 

「唔嗯……我睡著了?」

 

胡亂的揉了揉雙眼,從木藤躺椅上坐起了身,愣了一愣,才想起這是在自家的陽台上,原本想看一下書,結果不小心就睡著了。

 

「欸、我說,你們書店開給店長的年假書單會不會太多了一點?」

 

像是在替龜梨抱著不平似的,赤西撇過頭去,用眼神瞪了一下那被堆疊在小圓桌上、應該快要十本的暢銷新書。

 

「還好啦……再怎麼說,我也是本科系畢業的啊、」腦中靈機一動的閃過了些什麼,他勾起了有點不懷好意的微笑,轉頭看向身旁的男人。

 

「不然仁幫我看完幾本,然後告訴我故事大概是什麼好了。」

 

「呃、我對日本的文學並不是很擅長……」

 

早就知道了會是這樣的結果,龜梨也只是笑了笑。不自覺得抬了頭,那一大片美麗的蒼穹,不經意的讓他想起方才的夢境,那是他們相遇的那一天。

 

和那時候一樣,此刻東京的天空,也是同樣的很高、很藍。

 

「吶,我們等等回早稻田散個步好了。」

 

「是可以啊,不過怎麼突然、」

 

在赤西毫無準備之下,龜梨在他面前站起了身,雙手勾上了他的頸項,一雙水嫩的嘴唇笑了笑,並眷戀著的深深吻上。

 

「再去那張紅色長木椅上坐著吧。」

 

「好啊。」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