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PO個 【濫情者】 吧www

其實這是個系列文

每個故事的CP都是赤龜,但都是不同角色不同時空的設定

 

……但其實也沒有這麼生硬啦XDD

 

應該說想寫什麼樣的設定就寫

想擺在這個系列下就會擺了這樣 (太隨性##)

 

這篇《Live, Life.》出版社營業人員 x 書店店長的故事~

還有一篇類似前傳敘述的《當東京的天空很高、很藍》

希望大家會喜歡 (笑)

 

 

 

 

『店長、有書商找你唷。』

 

內線電話接起,在一樓的櫃檯那頭傳來除了自家店員的告知之外,還有許多談話的聲音、發票機的聲音,全都夾雜在一起。感覺對方似乎忙碌得無暇再多說什麼,龜梨也就收回了原本想要再多詢問一些的話語,回應了聲之後便掛下了話筒。

 

瞄了眼掛在辦公室一旁的時鐘,那兩道好看的眉悄悄收了緊;「……哪一家啊、幹嘛故意選這種時間來啦……」平日的這種下午時刻,通常都是一箱箱雜誌會進貨的時間點,也是一些想出來喝杯下午茶的人們、會踏入書店的時候。

 

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大大的伸了個懶腰,一心有些掛念著還沒下完的訂單,總公司要看的報表,明天要去上新人課程會用到的教材;這種忙碌的時刻,要是那個書商是要換文宣或是有什麼麻煩事的話……

 

───哪天你家的書被大量退回就不要哭給我看。

 

閃過了一個小惡魔般的淺笑,拉了拉襯衫的領口,龜梨加快了些腳步的走下樓。

 

「唷!」

 

但就在他要踏下最後一步階梯時,龜梨聽見了那一下子就認出來的聲音,看見了那在此時此地最不想看見的身影,雙腳在頓時全都定了格,身體也在愣了一下之後,幾乎是不加思索的,立馬掉頭就朝著辦公室的方向走了回去。

 

「欸欸、小龜……喂、和也!」

 

一個瞬間,那人放大音量的喚著他的名。包括一樓櫃檯那個結帳到一半、臉上還掛著僵掉專業笑容的員工,那些排著隊原本只注意著自己手邊的動作的客人,還有在場站立翻閱著書本雜誌的人們,無一例外的全都將眼神扔向了他們兩人。

 

「你……、」

 

只要認識龜梨的人全都曉得,到底他是個臉皮多薄的傢伙。

 

他輕咳了聲,而站在一樓櫃檯內的員工很快的就反應了過來,開口提醒著客人,並將他們的注意力給拉了回來,像是一種會傳染的氣氛,其他人也就繼續將自己的專注力放回手中的書本雜誌上。

 

「赤西先生,今天是來幹嘛的呢?」

 

嘴角的弧度都快有些撐不住了,龜梨雖然開著禮貌性的語頭,但之後那隨便的語氣,怎麼聽都會覺得這兩人之間、明明就是很熟稔的關係。

 

一邊還是走下了台階,龜梨拿出了應有的書店店長姿態,一步接著一步的,他越來越靠近赤西,對方就越能感覺到那股萌發的怒氣。

 

「呃……基本上,我是來巡店的。」

 

通常,不定期的,出版社都會派人員到自己負責的書店稍微巡視看看,然後拍下幾張『證據照片』,以確認公司買下的好位置有沒有真的擺上了自家的書、辦了特展的架上是不是確實有著滿到好似永遠賣不完的場面等等。當然,這種事情根本不需要請出店長來陪同,除非是有哪裡不滿意之處……

 

「嗯哼、基本上。那實際上呢?」

 

無須多餘的猜測打量,也能看的出龜梨現在根本就暗去了半張臉。

 

「龜梨店長,我忘記帶相機了。」

 

「沒帶相機也敢來巡店呢,赤西先生真是有趣。」

 

「是啊,不過如果是最溫柔的龜梨店長的話,是會借我的吧、相機。」

 

相同的,只要認識赤西的人也全都明白,到底他是個多麼厚臉皮的傢伙。

 

兩人停格在對方面前的笑容是多麼的燦爛,根本就連最假的、面對沒道理的客人時所陪的笑臉都沒得比的那般程度。隨後,是預料中的,龜梨禮貌無比的開口了。

 

「當然沒問題,赤西先生。一起上來辦公室吧,順便把舊文宣還你。」

 

「好啊,龜梨店長果然……」

 

赤西嘴中奉承的話都還沒說出口,就迅速的讓龜梨那急忙又抬高音量的話給截了下來。

 

像是要直接無視赤西一樣,他對著剛忙完一陣、又待在櫃檯內處理著其他事務的員工說著,「櫻野,等一下把遠翔文化的書、可以退的退一退,然後隨便綁一綁不用裝箱……」頓了頓這打斷的既自然又順暢的話。

 

「赤西先生說,他一個人可以徒手把書全部提回公司,不用等到明天上貨車了喔。」

 

「……你這傢伙、」

 

「我們上樓吧。」

 

如同赤西所說,龜梨笑得溫柔又親切,但沒來由的,他直覺得從背脊一陣涼了起來。

 

兩人一前一後的步上階梯,彼此之間沒有再多說些什麼。

 

店內的員工看見了他,有些便自動的靠了過來並遞上了報表,當然另外也有些是、「聽說店長今天事情很多呢,不然直接就陪人家值班嘛!忙完了就能一起去吃頓晚餐,然後……」毫不掩飾的邀請著。

 

在心裡偷偷的倒抽了一口氣,這種時候他突然又不敢把眼神移向後方的人了。

 

「啊!今天是你值班啊、是你我就放心了,晚、晚上……不,可能等等就要回總公司處理一些資料,那店裡就交給你了。」

 

「欸──?怎麼這樣啦──」

 

那拉了長音的嗲聲嗲氣讓龜梨幾乎都要顫了一顫,連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都沒有,甚至隨便搪塞了些自己聽起來都有點假的理由,就快步的繼續上樓朝著辦公室前進。

 

「既然龜梨店長要回總公司,不如等等就和我一起離開,我可以載你過去唷。」

 

兩人一同踏入了辦公室中,走在後方的人幾乎都要反客為主的關上了門,但他仍然沒有改變的語氣,倒是讓龜梨有些警鈴大響。

 

「欸、好歹我也是拒絕了啊。」

 

有點翻了個白眼,龜梨淺淺嘆了口氣,拉開了抽屜,很快的就把相機拿了出來,但隨後又忙碌著的翻找著要給赤西的、上一期的文宣和資料。

 

「對了,你們買的收銀台旁的那塊區域,要不要改成……」

 

認真談起公事的龜梨,在感覺到從後方環上的緊緊擁抱之後,雖然跟稍微被嚇到也有點關係,但循著那絲默契,他仍是體貼的暫時先結束了剛剛的話題。

 

感覺著那埋進頸窩的頭,輕輕的搔弄著,龜梨也跟著勾上了一抹淺笑。隨後將手覆在那環在自己腰上的大掌,示意著鬆開一些。

 

轉過了身,赤西的雙手也自然的放到他身後,而隨著龜梨一手撫上男人的一側臉頰,兩人間的距離被收得更近了。無須什麼言語,僅靠著映照著自己身影的瞳眼,還有重疊的笑靨,這樣就夠了。

 

赤西乾脆把雙手鬆了開,抵在龜梨後面的辦公桌緣,這樣的姿勢已經不用再抗拒些什麼,龜梨也直接的把另一隻手繞過赤西的頸子攀著。

 

然後,就是一記深深交纏著的熱吻了。

 

「晚上回家吃什麼好呢?」

 

「嗯……咖哩怎麼樣?」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