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等一下,我想買個耳環。』

 

夏天的晚上總是來得比較晚,分明就快要到晚餐時間了,頂上的天際卻還殘留著澄黃的餘暉,和緊接而來的夜幕相互抗衡著。

 

結束了練球,帝光籃球部的隊員們成群結隊地離開了學校,大家一道路走著,也漸漸一個個分頭返家,就剩下了青峰和黃瀨兩人。

 

他們一邊聊著籃球,一邊走過車站附近熱鬧的店家,突然,黃瀨回頭佇足在一個天橋旁的飾品攤販前,那些簡單的款式直直吸引了他的目光。


 『啊?』才提到了自己最喜歡的NBA球員,青峰對於這話題被突然中斷而感到有些惱火。『打了耳洞還要買耳環,這個看膩了還要買新的……不麻煩啊?』

 

『你在說什麼啊?不戴耳環打耳洞幹嘛?笨蛋。』

 

完全專注在挑選耳環的黃瀨,低著頭就一邊損了青峰一句。面對這樣的態度,果然讓他更加煩躁了些。『嘖、黃瀨你這傢伙──』

 

『吶、小青峰~』但無視了身旁那人好像快要燒起來的脾氣,黃瀨揚起了大大的笑容將青峰給拉下了身,『你覺得這個、跟這個……哪個比較好看?』

 

『聽人講話啊你──!』一句氣話被說得咬牙切齒的,但青峰根本贏不了黃瀨的執拗,或許關於這點、他自己本身也多少自覺到了。『……你拿在耳邊比著我看看啦。』

 

順從著青峰的意見,黃瀨興高采烈地拿起了耳環,靠上了左耳比弄了一番。『如何?這樣的比較好?還是這種?』

 

青峰挑了眉,不得不承認,定睛看下來,這傢伙還確實生得一張漂亮的臉蛋。

 

『嗯……銀色的好了,還蠻適合你的。』

 

『真的嗎?』猶豫不決的事情被確定了下來,黃瀨心底一陣欣喜。『那我要買這個……啊、不用裝起來了,我要直接戴,謝謝。』

 

『……哼、作為回饋,你今天要陪我吃晚餐。』

 

『欸?可、可是我媽說他有做超美味漢堡排……』

 

『啊──?你以為剛剛是誰幫你決定耳環的?還打斷我的NBA……』

 

『哪、哪有這樣的啦!』

 

『決定了,去吃咖哩吧。』

 

『喂小青峰──、』

 

×

 

緩緩睜開沉重的雙眼,眼角和雙頰有些濕漉漉地,黃瀨知道自己哭著醒來了。

 

房內的冷氣傳來穩定的頻率,嗡嗡地細聲作響著。完全裹進被子裡的身體,徹底讓肌肉的痠痛給侵蝕,就連伸手擦掉眼淚都辦不到。

 

真是的……幹嘛還夢到過去呢?都事到如今了。

 

在對上桐皇高中的比賽之後,剛好隔天難得有個在東京的雜誌拍攝工作,因此沒和隊友一起回去神奈川,黃瀨獨自一人住進了事先訂好的商務旅館。

 

心底卻有種鬆了一口氣的僥倖感。

 

比賽總是有輸有贏;贏了是好,就算輸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回去多加練習,下次再拼一次就是。最近漸漸明白了這個道理,所以、黃瀨所在意的,並不是這件事情。

 

而是……

 

終究還是耐著身體上的不適,黃瀨緩慢地轉過了身,隨手抹去了淚水,便習慣性地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

 

但就正當手指觸碰到在手機殼上裝飾而綴上的水鑽時,他的情緒、又沉沉地跌進深深的谷底。翻弄著手機的角度,那上頭反射了太陽光線的水鑽,各自閃爍出了不同的色彩,絢爛又美麗。

 

可它終究不是鑽石。

 

終究還是個模仿品,終究還是個假的、不夠價值的東西……就像自己。

 

聽過黑子訴說當他討厭籃球時的心境。

 

但無論是中學的時候,還是直到前陣子,他都依然沒辦法理解那一份痛苦,而現在,自己卻能隱約地理解到一些頭緒……

 

或許那大概是,自己也漸漸喜歡上籃球的關係吧。

 

「嗯?」

 

抽離了走遠的思緒,黃瀨看了眼螢幕的顯示、那是一封來自桃井的未讀簡訊。

 

『黃瀨君,你今天還在東京吧?晚上在多摩川有煙火大會唷!一起去看吧!』

 

這傢伙,該不會就連賽後對手的心情都分析了吧?看了這則簡短的邀約,黃瀨還是淺淺地勾上了笑。

 

×

 

因為工作些許延誤的關係,黃瀨下了車站之後就一路跑到約定的地點,大概晚了十分鐘左右,可就在他有些慌亂地尋找著桃井的身影時、「欸?小青峰?」

 

「黃瀨!?」面對面的兩人瞪圓了眼,腦筋轉了一圈,青峰倒是先會意了過來。「啊……是這回事啊、五月那傢伙……」

 

「嗯?所以是小桃井跟你一起來的嗎?」黃瀨不是很懂現在的狀況,一開始邀約自己的人,應該是要出現的不是嗎?「我剛剛打電話給她都沒有接的說……」

 

『欸你看那兩個很高的男生!』

 

『哇哇哇,怎麼辦、他們是在等女朋友嗎?要去跟他們搭訕嗎?』

 

『那個金髮的男生……是不是在哪裡看過啊?』

 

青峰很快就注意到了身旁的視線,「總之她不會來了。」霸道地扔下了一句話,強勢扯緊了黃瀨的手腕,一心只想著還是趕緊到一個人潮不會太多的地方比較好。

 

「什麼啊?是說我們要去哪啊?欸、小青峰──」

 

「呵、你啊,果然還是跟哲完全相反的引人注目啊。」

 

青峰勾起了笑,一句或許無心的話,黃瀨卻只感受到心頭一陣抽緊。

 

×

 

他是你的影子,一道讓你在意得只想不時回頭看看是否跟上了自身光芒的影子。

 

而我只是看著你的背影,看著你回頭,卻總看不見你看見自己。

 

×

 

兩人並肩坐在河畔的大片草地上,不同於前方最佳觀賞煙火的另一岸河堤邊,這裡人群確實聚集得少多了,而且地方又大,每個人之間幾乎都隔開了有段距離。

 

他們坐下不久,第一發燦爛的煙火就綻放在漆黑的夜空當中。四周的人們無不笑著讚嘆這樣的美景,黃瀨也是幾乎被上空這場表演給吸引去了所有的注意力,一時之間,打從昨天直到方才那樣不穩定的情緒,全都被拋諸去了腦後了。

 

「……你這只耳環還戴真久啊?」

 

「啊?嗯……習慣了嘛,而且也沒有特別看到其他非常想要的款式。」

 

有些分心地回答著他的疑問,黃瀨只是滿心專注於眼前的炫目。

 

「是噢。」

 

說著,半躺在草地上的青峰也不知道自己打從什麼時候開始,目光就全留在那垂著些許金色髮絲的耳畔上。

 

那只耳環照映了天際的色彩,不時轉換著自身的光輝,青峰突然覺得,這簡直就跟黃瀨一樣。

 

不禁有股衝動湧上,他依循著本能,伸出了手;那因為練球而有些粗糙的指腹,冷不防地輕柔撫摸上了黃瀨左耳那有些涼的耳垂,和環掛著的那只耳環。

 

這樣突如其來的動作,可只讓他心跳差點漏掉了一拍。

 

「銀色還蠻適合你的啊。」

 

一樣的一句話,從一樣的人口中道出。黃瀨驚訝的收回了看煙火表演的視線,偏過頭、他在青峰的眼眸之中,看見了自己略顯慌亂的面容。

 

「昨天我也說過的……」在停頓當中,青峰揚起了一抹壞笑,但他輕撫著黃瀨左耳的手指依舊沒有收回。「你認為你很瞭解我,那麼相反的、你有想過嗎?」

 

他看著他的眼神,就像隻鎖定了再也不會跑走的獵物的豹,霸道且佔有。

 

「你曾想過,我也有多麼懂你嗎?」

 

黃瀨皺緊了眉,眨了眨眼,一顆顆淚珠便潸然落下。

 

見狀,青峰似乎閃過了一道滿意的神情。幾乎沒有再多餘的話語,他終於鬆開了那不知道是被自己撫弄得、還是黃瀨自己情緒反應之下,那略顯發紅的耳垂,旋即,他修長的指節插進那柔軟的金黃髮絲裡,一手大掌托住了他的後腦──

 

纏綿又殘忍的吻上。

 

×

 

「就這樣追著我的背影吧,直到我回頭愛上你為止。」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