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貝姆先生,這個周末有空嗎?」

 

夏目那一直以來都對自己掛著的笑靨,不知為何,這時候看起來卻有些疲憊了。這幾天好像都是這樣,他不懂了他的反常。

 

「方便的話,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趟箱根,放鬆一下?」

 

×

 

「那……我要一個卡士達的。」猶豫過後,夏目拉開他一貫爽朗的笑容,對正忙著製作鯛魚燒的小哥說了聲。「貝姆先生呢?想吃什麼口味的?」

 

面對突如其來的詢問,他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呃、一樣的,就可以了。」

 

「嗯,那麻煩兩個,謝謝。」

 

兩人並肩坐在蘆之湖的湖畔,這裡是知名的觀光景點,但夏目卻能找到這個隱密又能看見整片美景的小地方。幾乎沒有其他觀光客會路經這裡,雖然目的有些不太一樣,但貝姆還是在心底鬆了一口氣。

 

總比人多的地方……

 

他接過了從夏目手中遞過來的鯛魚燒,透過紙袋還是能感受到溫暖的熱度和食物的柔軟。在這個世界待了這麼久,雖然知道有這種東西,但理所當然的,這是頭一次吃到。

 

「會剝半嗎?從頭開始吃?還是從尾巴開始?」

 

「咦?」聽著夏目有些沒頭沒腦的問題,貝姆又是一愣。

 

「呵、鯛魚燒啦。」他又回到了那抹笑容,自從那天的邀約之後直到來到這裡,才感覺總算看見那原本的表情。「原本只會有紅豆餡的不是嗎,所以都會從中間剝成一半之後開始吃,不過現在口味越做越多種呢,像是卡士達、從中間剝開的話就不太方便了吧?」

 

聞言,貝姆瞄了眼紙袋中的食物,看著那做成魚型狀的甜點,圓潤的尖端朝上,像是這隻魚正盯著自己看似的。「我……都從頭開始吃。」

 

小心翼翼地挪了挪袋中的食物,隨著動作低下的帽緣恰巧遮蓋了覺得新奇又期待的神情。淺淺地輕咬了一口,當裡頭的卡士達餡熱麻了舌尖,這才讓他慶幸自己沒有一大口咬下,否則可不是就發糗了。

 

「這樣啊!」看了眼身旁的他那低著頭、一小口一小口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夏目竟也覺得心底一陣滿足。「那我也從頭開始吃好了。」

 

原本因為擔心內餡被自己擠出來才將鯛魚燒轉到餡料較少的尾巴部份朝上,夏目索性就把整份甜點從袋中拿出來,換個方向才又放回去。

 

接著,他們之間就沒再交談些什麼,只是靜靜地吃著手中溫熱的食物,面對整片蘆之湖的美,以及倒映在湖面上頭的、對面那半山的楓紅。

 

這讓貝姆不禁回想,直到這趟出遊之前的一陣子,總感覺夏目頻繁地出現在自己身邊。

 

和相遇的時候不同,並非因為又捲入什麼案子之類,卻也不知道原因是出自於什麼事情,總之不太像跟蹤,卻又隨時都能遇得上他。

 

有時候在廢船艙旁走出去的巷弄裡,有時候在優以和貝羅都不在的小公園裡,有時候甚至在他們家公寓外頭的長板凳上。

 

很明顯地感覺到這個男人不穩定的心情,也就因此,自己才會不管貝拉的阻止,答應了很多方面來說都是冒著危險的這趟兩天一夜的小旅程。

 

雖然貝羅倒是裝著一派大人的口吻說著『貝姆也該放鬆一下啊!』什麼的……

 

「夏目先生……最近,碰上了什麼難題嗎?」

 

「欸?」貝姆的一句話打破了暫時的寧靜,「啊……有這麼明顯嗎?」

 

對於夏目的詢問,他只是淺淺地點了點頭,以示回應。

 

「工作上的事啦,其他就是一些、我那個太早離開的兒子的事,菜穗、呃,就是我太太,想著我跟她之間的事,還有……」夏目的話突然停下來了,他放下了手中的鯛魚燒,情不自禁地將視線看向身旁的貝姆。

 

這段靜默持續了一段時間,感覺有點久,貝姆終究還是在意得抬起了頭,卻立刻迎上了男人的視線。

 

眼前的夏目又加深了笑意,就在貝姆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時候,他伸過了手,修長的手指抵上了他的下巴,將那有些驚訝的美麗臉龐給抬起了一些角度,隨後用溫熱的拇指輕輕拭去了不知何時沾上嘴邊的卡士達醬。

 

接著,只見夏目接著又將手指抵上他自己的唇,舔拭掉殘留在指尖上的餡料。

 

「……還有你的事。」

 

這樣的小舉動就足以讓貝姆倒抽一口氣,聽進了夏目的話之後,他定睛和男人相視了幾秒,隨後便不安地飄移了視線,然後深深地低下頭去。

 

自己讓這個人遇到難題了。

 

這是什麼意思?還是說真正的樣貌……畢竟、畢竟接二連三的都讓他看見了。

 

──醜陋的妖怪。

 

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應答,貝姆索性就不願再抬起頭來,縱使他現在很想知道身旁的男人,正用什麼樣的表情在看著自己。

 

「唉呀,抱歉,這……果然還是造成你的困擾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需要道歉,貝姆試探性地偏了頭,他的視線悄悄看著夏目的側臉。

 

苦笑著,好像有些憂傷吶。

 

「年紀也不小了、彼此又都有家庭,卻還是被同性的你吸引……」

 

他靜靜聽著。所以這是什麼意思?並非自己所隱瞞事情被揭發了嗎?

 

貝姆慢慢地抬高了頭,離開了帽緣的遮蔽,他漸漸發現天邊那顆炙熱的太陽早已開始變得暮黃,美麗的光線將大片的湖面照耀得閃閃發光,前方的半山楓紅在這相較之下短暫的黃昏時刻,特別顯得美不勝收。

 

待自己回神過來,注意到身旁直盯著的視線,轉過頭,他又對上夏目那雙深邃的眼眸,然後他那溫暖的笑容,此刻又好似柔和許多。

 

「是喜歡上你了吶。」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