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來,在我的故鄉……就住在隔壁的一個比我大沒幾歲,像是哥哥那樣存在的人說過這麼一句話。」

「………………我是有點好奇,但那是現在非得跟我分享的事情嗎⋯⋯?」

「嗯。」

「你確定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到這個絲毫沒有任何遲疑的回答,尤里顯得有些歇斯底里。

「你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嗎?我們!好不容易從那群醉漢外加一隻醉豬的魔掌中逃出來!回到飯店之後還按捺不住地在踏進房間的瞬間就擁吻起來的!我們!現在……!」

「等等,尤里,我覺得你別再說下去比較好。」

「我們現在!好不容易上了床!我才剛把你的褲子扯掉!你才剛把我的衣服脫掉!面對面坐著!難道你接著不是正準備接著把我的褲子也脫個精光然後迫不及待地把你那個我看根本已經變硬的○○直接○進我的○○然後再把我的○○弄到○○……!」

「尤里,雖然我之前就很在意你從下面開始脫的這件事情,不過你究竟是從哪裡學到那些措辭的……?」

──而且還總是用秀氣的表情自然而然地侃侃而談……

一邊這麼碎唸著,奧塔別克情緒起伏不太大的臉上,此時表現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他低頭看著自己還穿得好好的上衣跟已然完全赤裸的下半身的眼神著實無奈,但尤里此刻並不想特別去搭理。

「分明……分明是這麼迫切的時候!」一頭柔潤的金髮被尤里自己焦躁地抓得凌亂。在講完一長串的抱怨之後,他終於鬆開了手,別開視線,看起來又突然變得有些沮喪。「還是說,至始至終其實也只有我單方面對你……?」

「不是那樣。」

尤里的心思確實有些彆扭,但他也不是完全聽不進人話的頑固性格──毋寧說,在有些時候他甚至可以說是單純到好騙。

這回聽見奧塔別克如此果斷地解開心頭糾起的結,尤里便立刻抬起頭來,睜著一雙純粹得發亮的碧眼,嘴邊像是竊笑般露出半調子笑意說:「────那就好……!」

看著這樣坦率的表情,奧塔別克便湊上前去。

「雖然不是那樣──」一邊說著,他先是牽起尤里的右手親吻,再漸漸循著纖細淨白的手臂舔舐、吸吮而上。這樣溫柔的動作讓尤里不禁抖了一下。「但你今天的表演讓我突然想到那個鄰居說過的話。」

「……什麼?」

……看來是只要一邊做這種事情就可以繼續講下去啊。

腦海一瞬掠過這番吐槽,奧塔別克的吻接著在頸窩之間暫時告一個段落。他一雙溫熱的大掌抓上尤里瘦小的肩膀,並隨著指腹像是要被吸進去般滑過柔嫩又有彈性的肌膚的動作,一路來到了少年平坦的胸口。

「他說乳頭就跟電鈴一樣。」

「嗄?」

「……按了就會響。」

「呀──啊嗯!」

男人略顯粗糙的指尖毫不客氣地在語落的同時掃過透著粉色的乳頭。這樣的刺激才上下反覆沒兩次,伴隨尤里忍不住高呼的一聲輕吟,尖端很快就變得硬挺。

「唔──你是變態啊!」

但有些火爆的怒氣也跟著吼了過來就是。

「我不是。」

「但你看著我的表演卻想著那種事情!」

「還不是因為衣服掀到那麼開,瞬間燈光效果就直接打在你的乳……」

奧塔別克這句話當然沒辦法完整講到最後,尤里不由分說,手就立刻襲向他還在講話的嘴。「吵、吵死啦!那、那也是表演的一環好嗎!」

這句不知道是硬撐的藉口還是真相,但總之讓奧塔別克的心頭湧上了更多在意,他沒去揮開尤里糟蹋著自己的臉的一雙小手,反而是以修長的手指一圈一圈沿著尤里毫無防備的乳暈輕輕搔弄起來。

「表演的一環?」

「沒、沒錯唔嗯……那可是安排好,也有其含意的啊啊嗚──呼嗯……」

「露出乳頭有什麼含意?」

聽著尤里像是胡言亂語的辯解,奧塔別克吐出幾乎直白過頭的質疑,接著便用拇指及食指夾著挺立的乳頭,配合那番瘋言瘋語,開始胡亂搓揉了起來。

「就、就是……哼哈──哎,就是配合這首……呼嗯……曲子……」

「曲子。」奧塔別克有意而為的跟著重複了一次這個詞,「該不會是要跟我說,那是在歡迎我踏入你的癲狂世界吧?」

這時,奧塔別克的指尖只是故意輕輕刮搔了一下乳頭最為敏感的地方,「呼啊──哼嗯嗯──」尤里就像是有一道電流竄過身子一般,情不自禁地張了嘴還探著舌嬌嗔了聲,整個人更是弓起背,誇張地顫了一下……但自己這樣被勾起的生理反應,似乎讓他本人感到一陣窩火。

他這時立刻從差點恍惚的意識中回過神來,惱羞成怒的對奧塔別克喊道:

「啊啊啊就是啦吵死了怎樣是有意見嗎難道不行嗎那樣就是ROCK啦────唔呃!」

話才說完,尤里全身就感受到一陣強力的衝擊,這讓他下意識閉上了眼。但在發現只是被奧塔別克狠狠地朝著大床壓下去之後,正要睜開眼,胸前溫熱濕溽的感受卻搶先一步滲進四肢百骸。

「呀啊啊!等等,呼嗯……不、不要那樣吸──哼啊──」

但奧塔別克這回別說是沒在搭理尤里的抗拒,甚至還刻意發出淫穢的水漬聲,恣意地吸吮到乳暈一旁的肌膚也都留下了紫紅的印記。

「等等啦,喂……唔嗯嗯……奧、奧塔──」

雖然相當專注於搔弄乳頭的動作,但奧塔別克還是在尤里不停的抗議之下暫停了一刻,將嘴移開被唾液沾濕的胸部右側。只是當兩人視線對上的瞬間,奧塔別克那和平時不同,在銳利之間又增添上一層情慾神韻的視線,讓尤里心頭一陣不知所云的情緒全都匯聚到下腹並好似發熱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理智開始有些恍惚的這時,尤里好像覺得瞥見了奧塔別克的一抹笑意。

接著,這次輪到胸部左側的乳頭遭受柔軟雙唇以及濕熱舌尖的侵略。尤里渾身的慾望的熱度已經被完全點燃,他開始扭動著下半身,在呻吟之間還混入了奧塔別克沒幫他把褲子給脫下來的抱怨。

就在這時──不知道是不是要給尤里致命的一擊,奧塔別克張了嘴,掀起上下唇,便惡意地用雙排牙齒輕輕啃咬起完全被開發到極為敏感的乳頭。

「呀啊啊──你、你在幹嘛?不、不唔唔──不要……哈啊……!」

「……是你歡迎我踏入你的癲狂世界的。」

「別、別再說那件事了啦,可惡──!」

當尤里抓到了他自己也認為要是錯過可能就再也無法理智把握住的最後一次反擊機會,先是掙脫被壓著的雙腳,以粗糙的牛仔褲質感直接在奧塔別克那赤裸的下半身磨蹭起來,再用雙手捧上男人的臉,強迫他離開自己發紅發腫的胸前,並抬肩頸,對準瘋狂肆虐好一陣的雙唇主動吻了上去。

隨著兩人繾綣的身軀,這還有點長的美麗夜晚也將持續下去──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