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以往好一段時間都不曾改變的事情在改變了之後還是會在獨處時刻不經意憶起,甚至教人覺得自己怎麼能如此難以割捨一般難堪,卻又矛盾地感到有些溫暖。

那種心情很美好──雖然直到最近才開始這麼覺得就是了。

「哈哈,一開始還光是看到就會覺得很厭煩呢。」

一邊低語,龜梨不禁伸手輕輕撫過潔白的床單。

 

指尖甚至還因此將一陣難耐的騷動傳到心頭。

就在這時,玄關旁的對講機傳來一道尖銳的警示音。對於來者心裡有底的龜梨緩步走出房間。看著小小的監視畫面顯示出一如他預測的對象身影,旋即按下了對講機按鈕。

 

 

×

 

「龜梨先生,我把業者帶來了,他們正在停車場準備。說是要先丟,整理出空間再把新的搬進去。」

『嗯,我有盡量把桌子沙發那些移開了,麻煩帶他們上來~』

透過對講機,經紀人傳達了必要事項之後,小小的螢幕映照出了龜梨輕鬆的笑臉。

但這張表情卻輕鬆到讓經紀人覺得心頭鼻頭都有點酸。

雖然本人沒有多說什麼,但這次要換掉的可是那張睡了十多年的床。

就邏輯上來說,這是一件很平凡的事情。家具用久了,總是要替換、要更新;可是就他對這位大明星的了解,那可是一個喜歡在無意義的事情上尋找或賦予其意義的人(雖然這麼說起來似乎有些失禮)。比誰都浪漫,心思又比誰都細膩敏感的雙魚座。

在他身邊待久了,精神方面多多少少也懂得要識相點。看過那些在他身邊來來去去的人……好吧,雖然不至於那麼清楚那些人是走到哪個地步,但至少有一個是即使沒有刻意去探究隱私,明眼人也看得出來絕對上過那張床的傢伙——只是現在各方面都變得有些尷尬,所以有點變成「不能提及其名的那個人」這種奇幻(?)存在。

一張臉生得俊俏帥氣又瀟灑,感覺不管做什麼都能輕鬆辦到的天才型,偏偏慵懶的個性使然,若是他不想去做的事情就總是做不好,但相對的,若是他有興趣的事情,那便是手到擒來,即使再怎麼艱難,他也會想盡辦法使盡手段達成……喂,等等,怎麼會有這麼犯規的人存在於這個世上啊!太不合理吧!造物主搞什麼嘛!為什麼一樣身為正常男人我的眼睛就要這麼小眼神甚至還銳利得跟罪犯一樣啊太不公平了吧我也想要一個梅莎般的老婆啊──!

…………咳嗯。抱歉,講遠了。

總之,身為龜梨和也的經紀人,也是明白這些前因後果,才會臆測他這次之所以要把那張大概充滿回憶的床給換掉,或許是有所覺悟了吧……

但不管怎麼說,在生日剛過的春天,還確實是個適合那個浪漫的人做出決定的時候呢。

 

這麼轉換了心情,經紀人暗自堅定了決心。

既然沒有那個資格與立場對他說些什麼,未來至少還可以繼續默默陪伴在他的大明星身旁,守護那張又再次有了溫度的笑容──

 

×

 

「啊,經紀人先生,到這邊就好啦~」

「經、經紀人先生……?怎麼了嗎,你今天心情似乎特別好?」

「呃,哪有。」

「有啊……哎呀,這邊管制不能停車耶,我再往前開一點喔。」

「啊,好…………心情特別好嗎……大概是新床很不錯吧~」

「原來如此。那麼,明天的攝影是從下午開始,就還請在舒服的新床上好好休息吧。」

「休息啊……呵呵。」

「嗯?……嗯,到這邊就行了……今天也辛苦啦,龜梨先生!」

……啊!嘖,那個笨蛋居然跑過來……你也辛苦了,拜拜!」

 

「那個人是……………………咦?」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