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點在輕井澤。

在這樣人稱……不,應該說是東京人稱渡假祕境的地方,一間才落成不久,整體設計都新穎到顛覆了當地所有溫泉旅館形象的……溫泉旅館裡。

 

裡頭分有兩種房型,一種是半露天式溫泉,另一種則是全室內式溫泉。若要論及全室內式的特色,那就是完全符合其名的,房內完全無窗的設計。

 

不見任何自然採光,多虧了現代感這個詞彙才不至於淪為幽暗,是個既隱晦又私密的空間……

 

──就跟我們一樣。

 

龜梨靠在室內大理石溫泉池的一旁,當他睜開了因為享受溫泉的舒適而輕閉上的眼睛,看見沖過了澡,正要泡進溫泉裡的赤西時,腦中浮現的正是這般感想。

 

「這裡如何,龜梨溫泉達人?」

 

赤西帶著自負的笑容。他正是明知龜梨絕對會喜歡這裡才將他帶來的,這句話可說是明知故問。

 

「……就跟要和風不和風,要洋式不洋式的你一樣。」

「哇,這不就是最高評價嗎?你愛慘這裡啦!」

 

這算是說出了一半真心話的感想,卻一時嘴快,忘了肯定會被這傢伙這般回上一嘴,龜梨有些不屑地瞪了他一記白眼,索性就不再開口了。

 

而無從反駁的是,這就是事實,即使在這樣的現況下,這還是無從否定的事實,還是一旦否定了,就會連同自己也一併否決的殘酷事實。分明一向是最擅長多愁善感的龜梨,面對這樣教人憂愁過頭的愛情,反而已經變得豁然開朗了。

 

這大概可以說成至死地而後生吧,還真是厲害啊,自己。

 

「我那天啊,看到正在籌備婚禮的朋友,女的。該怎麼說呢?明明平常她的打扮就非常普通,走在路上肯定不會有男人回頭那種。」

「你還真失禮啊。」

 

隔了一陣空白之後,赤西在感嘆完溫泉有多舒服之後,便無厘頭地開啟了一個話題。

 

「聽我說完啊!但看了她試穿婚紗的模樣……還真的超漂亮,不只是人模人樣而已了,真的很美啊!但卻又不會讓人覺得簡直是別人,所以,那應該叫做是把她原本的美襯托出來?這樣的意思吧。」

「啊……嗯,我大概懂你想說的意思。」

「那時候我才覺得,啊,她的老公到時候看到一定會覺得非常感動吧。」

「嗯,應該吧,電視劇的腳本都是這樣寫的。」

 

「但與此相較之下,該怎麼說呢……」在思索的同時,赤西將臉轉向了龜梨。「我結婚的時候,看到她穿婚紗的樣子,就沒有特別產生這種心情啊。」

「…………哈啊──!?」

 

「所以我想,那一定是平常她就扮太漂亮了,而且就算是婚紗也穿過了,因此反而就沒有那種反差了吧。還真是有點可惜,嗯,反而可惜。」

「你還真有臉在我面前說這種話啊!?」

 

見到龜梨難得這樣在自己面前誇大地將心情表現在臉上的表情,赤西愣了一下之後,反倒更是挨上了他的身邊,大爺般地摟住他的肩膀,笑得十分開懷。

 

「赤西仁你笑屁啊?咦?我在生氣耶?」

「唉呀,抱歉抱歉,難得看到你這樣的表情,忍不住就……噗呵呵!」

 

就在龜梨還摸不著頭緒,才想把他那隻親暱地搭上的手甩開時,卻又被環抱得更緊了。當他回過頭,只見赤西的臉龐就近在咫尺。

 

「而且這種事情,對我們來說,也只不過是『閒聊』罷了,不是嗎?」

 

閒聊。

意同閒談、閒話。

意指漫無主題隨意的聊天。

 

在他們兩人之間,結婚這種事情,穿著婚紗的女性之美這種事情,分明在身分上是身旁那人唯一配偶、並共同組織著一個家庭的女人的事情,不過都是只能稱得上「閒聊」而已。

 

面對龜梨安靜下來的不語,赤西趁機問出了他一直很想脫口的事情。

 

「吶,如果我說,想帶我的女兒給你看看,你會怎麼樣?」

「我會吐。」

「……這是內心反感的誇大其詞嗎?」

「很抱歉,這是如同字面上的意思。」

 

龜梨一句語落,赤西便伸手捧過他那被溫泉的熱氣蒸得有些泛紅的臉龐,朝著濕潤的雙唇就奪去了繾綣的深深一吻。

 

他有時候會反問自己,為什麼他們兩個人會走到現在這一步?

而這個疑問,是不是又包含了兩面的意義呢?

 

為什麼會走到現在儼然成了婚外情的這一步,以及,為什麼會還愛著這個男人到現在的這一步。

 

不管怎麼看,這都是一段早該在多年前就結束的感情,當他們已經不再是可以用年輕氣盛來敷衍過一切的年紀時,就該了結的關係,卻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苟延殘喘到了現在。

 

曾經有人說他們不見棺材不掉淚。

但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已經見到棺材了,卻還是強忍著淚水。

 

在深深的秋夜之中,共浴的暖暖溫泉裡頭,這一記親吻並沒有長到足以讓龜梨得出一個結果。在赤西鬆開了他之後,開始跨步走出的思緒,也只能被迫停止,被迫放棄,被迫折回鴕鳥心態裡。

 

看著赤西那不見方才誇張大笑後的痕跡,這次換龜梨主動伸出手,環住了他的頸項,並直勾勾地盯著在那雙瞳眸中,透過人工製造出的虛構月光光線所映照著出的自己。

 

那個又痴又傻的自己。

 

「仁……對不起,我無法給你所有你想要的東西……」

 

我們有自信說出,自己是對方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

但我們同時也非得認清,自己是對方生活中最不可能的存在。

 

或許再也沒有任何距離比這樣的關係還要遙遠了。

但也或許,沒有任何關係能比這份牽絆還要濃密。

 

因此──

 

聞言,赤西輕輕搖了搖頭,他露出最近已經少見了的青澀微笑。

「這樣就夠了,和也。有你在就夠了……」

 

瞧,夫復何求呢?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kane
  • Oh~舞華的赤龜,甜甜又痛痛,好現實又好喜歡啊啊

    有時候覺得現在會討厭赤西都是龜梨害的。
    龜梨太令人心疼;赤西太令人心寒。
    想當初我多喜歡黑木梅莎啊啊,若不是這兩位結合的方式太糟糕,實在是很想給予祝福啊!
    看看人家木村大神結婚歸結婚還不是把cp顧的好好的,
    這就是愛情事業一把抓的真男人啊!
  • 我覺得橫豎都到了現在這一步了
    他們走一步算一步的話,迷妹也只能跟一步守護一步吧 (笑)
    我不希望赤西跟黑木一下子就破局,反而希望他願意放下這麼多那就索性經營出一個讓大家都跌破眼鏡的優良家庭,雖然就目前為止這畫面是有點難想像就是了www
    大神當初結婚的時候究竟是造成怎樣的風波說真的我一點也沒印象XDDD
    不過像這次謝霆鋒跟王菲破鏡重圓讓我更相信可能經過五年十年會有奇蹟發生之類XDDDDDD 天啊迷妹真好養XDDDDD 搞不好十年後就是會有導演敢把赤龜找來拍戲也說不定啊!!!! 是吧!!! XDDDDDD

    舞華 於 2014/09/21 17:39 回覆

  • Ginnie
  • 哈摟舞華好久不見了

    看到久違的赤龜文,讓我當初在鮮網看的感動
    全部一次回來了呢!!!!

    其實 赤西仁婚後,有許多作家跟讀者都心已死
    赤龜文大量銳減,但幾年後的今天 我還是依然想重溫赤龜的甜蜜呢~
    謝謝舞華
    我還是很愛赤龜的 :)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