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夏天,果然還是沖繩吧?」

「沖繩啊……可是我們只有兩天耶,跑到那邊應該玩不了什麼吧?」

「嗯……那四國呢?香川之類。」

……那裡除了拉麵還有什麼嗎?」

「我覺得這麼說對四國也太失禮了……

 

一邊翻閱著剛從車站附近的旅行社門口前拿回來的好幾疊國內旅遊資訊,降谷一面提出知名景點,卻都一一被御幸的考量給駁回。不甘心的他甚至拿出了國外旅遊資料,但可想而知的是御幸就連搭理都沒有。

 

兩人從高中畢業之後都先後讓職業球團給簽下,雖然降谷一心只想進入御幸所在的球隊,但這種選秀基本上都還是以球團的考量為主,何況是像他這樣高中三年都備受注目的選手,理所當然是面臨了太多球團想簽、最後以抽籤這種交付命運的方式決定去向。

 

進到不同球隊之後,他們難免會在比賽中較勁,雖然一開始降谷多少感到有些抗拒,但幾場比賽下來,反而成了兩人都對於能和對方這樣決勝負而感到興奮及期待。

 

進入職棒之後的第三年,當降谷也成年了之後,兩人便在都內合租了一間不錯的物件。對御幸來說,跟降谷住在一起的感覺,已經事隔四五年了,再說、高中的時候他們也不是同房的室友,因此雖然是『事到如今』,但總還是覺得新鮮,也覺得心頭好像不時都雀躍不已。

 

現在,他們住在一起又已經過了五年的時間,彼此早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成熟,面對感情的事情,也終是坦率得多了。

 

「我們還是選個開車就能到的地方吧?其實東京近郊也可以啊。」

 

明後兩天是他們難得休假日有重疊的假期,而且又是降谷要迎來二十五歲的日子,才會決定去一趟小小的旅行。

 

雖然一開始基於『壽星最大』的原則,才會想讓降谷決定旅遊去處,但眼看他的提議越來越不切實際,御幸只好先縮小他們能在兩天內好好玩完的範圍,再讓降谷作出選擇。

 

「雖然我突然覺得跟你一起出門的話,好像不管去哪都很引人注目就是……
才這麼苦笑般說著,御幸又想起了之前在某個假日跟降谷去大型家居連鎖店選購新沙發時,先是又高又顯眼的降谷被球迷認出來,接著還被發現在他身旁、身為敵手隊伍正捕手的自己。

 

當時被人群團團包圍的光景,讓他現在就連回想起來,都不禁打了身冷顫……

 

降谷看了一眼誇大地抖了抖身體之後,站起身就走向廚房的御幸,無語地思考著各種可以回避掉那狀況的方式,但在只先得出『那就索性走遠一點吧』這一個結論時,拿著兩瓶啤酒和之前買的煙燻起士條,御幸便又走了回來。

 

其實在被冠上『明星球員』這稱號之前,降谷從沒想過自己會有踏入攝影棚拍攝平面廣告甚至電視廣告的一天;當然,也沒想過御幸會在女球迷之間,擁有那樣的超高人氣。

 

雖然高中的時候也不是沒見識過御幸在情人節時拿到大量巧克力的光景,但畢竟是棒球隊的隊長大人,總覺得情有可原。但現在簡直是被捧為偶像般的形象……說真的,每次在路邊看到御幸代言廣告的大型看板,他就很想將它整個拆下來抱回家不給任何人看。

 

「如何?有沒有想到什麼好點子了?」啪的一聲,御幸利落地開了一瓶金麥,在口中的話語好像還沒完全說完時,就先將鋁罐瓶口湊上嘴邊,喝得一臉爽快的模樣,那要是讓哪個廠商給瞧見了,就怕又會有一支新廣告來向球隊經紀人洽談了吧。「呃……你現在猛盯著我看的意思是……?」

 

「我在想要不要趁末班車過後去把你那個掛在車站的廣告看板給拆下來。」

 

降谷一邊開著御幸放在他眼前的啤酒,先是輕啜了一口,便拿起起士條搭配,一邊若無其事地這麼說著。

 

「喂喂喂……你要真的這麼做、哎唷,我都不知道該從哪一點開始吐槽才好了……

「如果那樣做可以確實減少喜歡你的人,那我是真的願意去冒這個險喔?」

 

……說是這麼說,但當遇上在背後說我壞話的人時,你偏偏又會更不開心,那到底是要怎樣啊?」笑著說出這種自己根本也是心知肚明的事情,看來這個人無論到了幾歲,那滿肚子壞水、愛捉弄人的幼稚性格,是怎樣都不會變得成熟的了。「如果你能坦率說出來,我搞不好會願意照著你的想望做唷?嘿嘿。」

 

……那請快點移籍到我們球隊來跟我組投捕。」

「等等怎麼又是這個啊你給我適可而止一點啊!」

 

或許是隨著年紀的增長,坦率地面對了自己內心感情的御幸,偶爾也會想看看降谷帶著些彆扭地說著情話的表情。但似乎同理了他的改變,降谷也越來越顯得從容了。當御幸越是像這樣給他設好『陷阱』,他就越懂得回避,反之,他也在不知不覺間學會了在御幸毫無防備時,像是宣言般地大聲傾訴自己的愛意。

 

「以前的降谷君還可愛多了說……」這般細聲地碎唸著,御幸一邊繼續喝著啤酒,一邊就放棄了般,空出的一隻手直接將凌亂攤在桌面上的旅遊資訊翻到關東地區。「好,決定就是這張地圖了,你快選一個、」

 

御幸口中的話才說到一半而已。

 

而他斷了後續字句的原因,非常顯然的是身旁那個突然靠了上來,並親了他臉頰一下的降谷。「現在會這麼做的我,就不可愛了嗎?」

 

「唔、……你、你這個人啊──」

「不然我們去輕井澤好了,那邊感覺滿涼快的。」

「啊!居然就這樣轉移話題了!」

 

但畢竟這才是他們此時討論的重點,御幸也只好跟著降谷的腳步走,進而就將這趟小旅程給決定了下來。如果換作是以前,大概他們自己也都很難想像,未來會變成這樣的相處魔是吧?

 

總是從容地握有主導權的御幸,竟時不時就會讓降谷給牽著鼻子走。只要他拉起他的手朝著一個方向觸碰,那便就會成了絕對的發展,有時御幸甚至會乖順到連相處這麼多年的降谷自己都有些驚喜的地步。

 

雖然,那倒也沒什麼不好的就是。

 

「不過我沒去過那邊……晚點來查看看路線好了。」

「哎,沒關係啦,我在副駕駛座給幫你導航就是。」

「……可是上次你也這麼說,但半路就睡著了……」

「幹嘛?難道你這是不再相信我了、……啊!」

 

一邊揚著壞笑地才正想繼續調弄降谷,御幸不經意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我一直覺得啊,灰姑娘的魔法其實應該是十二點才開始吧?」

 

突如其來的這麼說著一番浪漫到根本不適合御幸一也這個棒球白痴會說出口的話,降谷有些茫然地看著他,卻只見那抹笑容越是朝著自己湊了過來。

 

「不覺得是當灰姑娘和王子分開了之後,一直想念著她的王子,才會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墜入愛河了嗎?」

 

「呃……要這麼解釋我是不會反駁你啦……」

「所以說十二點過後,魔法才開始施展啊!」

 

話中所帶出來的話,再加上那赤裸裸的眼神,降谷這才會意過來,所講的正是他生日的這麼一回事。「你也就這樣二十五歲了啊……」

 

「是呢,我們就這樣一起過了──」

 

當降谷還真的打算回溯數起他們之間的每一年歲月時,御幸先是笑了兩聲,隨後便索性率直地讓雙手攀上降谷的頸項,環抱著就先貼上那雙嘴,自然就交纏了一記綿密的親吻。

 

「……你都二十五歲了,竟然還在我身邊吶──」

「就算你要逃走,我也是總有一天會、」

 

過去那些一股腦從自己的情感中閃躲開的日子已經不再,御幸在降谷把話講完之前,就先笑著搖了搖頭,「不會了,也不想了……」

 

大概是在笑著降谷的執著,也大概是在笑著過去自己的傻,御幸唇邊的弧度更是加深了。他接著又輕輕地在降谷的唇上蜻蜓點水般地印了一下。

 

「生日快樂──謝謝你,還在這裡。」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