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們球隊自己會有小型的類似畢業旅行的活動嗎?』

 

前幾天,班上女同學一個不經意的提案,意外地讓御幸十分掛心。這種事情,在一群滿腦只有棒球的傢伙當中,應該是任誰都從沒想過的吧。

 

若是作為獎勵好像也不錯……

 

「請問御幸前輩在嗎?」

「你這臭小子,好歹我也是前輩啊!每次來都把我當御幸的傳話筒,小心我揍扁你喔!」

 

就算投捕之間再怎麼密切,總是會有個限度吧!

倉持在心頭回想著,他可從沒看過丹波前輩跟宮內前輩時不時就膩在一起的畫面啊!

 

「……」

「不准無視啊你──!!」

 

才從教職員室要走回班上的御幸,剛好就看見了倉持惱怒地抓著降谷的衣領,不知道在喧鬧些什麼。

 

「你們還真要好啊?」

「啊?臭御幸,你的眼鏡是不是該換啦?度數加深了吧?還是瞎了?啊?」

 

一面找著降谷的麻煩,倉持轉而又更將臉貼近了御幸,那兇惡的眼神還真的可以比擬以不良少年為主題的電視劇主角……要是這個畫面不是出現在學校的走廊上,而是繁華鬧區街頭的話,這傢伙肯定會引來巡邏員警的注意吧……

 

「倉持,太近了。」

「……你說啥!啊!?」

 

倉持的反應可說是跟御幸想看見的一模一樣,雖然說是拿他開心似乎有些過頭,但事實上他倒也確實為此笑得樂不可支。

 

「哎,是說,班導叫你在午休結束之前去找他。」

「午、……午休就快結束啦!未免也太晚講了吧你故意的吧混蛋御幸!」

 

一邊揚著對御幸的怒罵聲,倉持使出基本上在正式比賽中才能見識到的飛毛腿,急速朝著教職員室的方向狂奔而去。

 

「啊──有人在走廊上跑步──」

「……啥、喂!嗶嗶──那邊的!走廊上禁止奔跑啊!棒球隊的嗎!」

「御幸一也你去死──」

 

就像是夏日短暫的一陣又急又大的暴雨,過去了之後,只是留下了還傻愣在原地的兩人。但看在御幸的眼裡,降谷就像是完全沒受到任何動搖那樣,只是凝視著他。

 

「欸、呃……所以你是……找我?」

 

基本上每天都會在社團活動見到面,晚上也是一起回宿舍,對於棒球隊之間每個人的互動來說,其實已經算是很頻繁的了,因此,平時御幸他們也不會特地到三年級的教室去找學長們,除非是有什麼特別、或是比較急的事情。然而這個降谷……

 

「嗯,我有事想問一下御幸前輩的意願。」

 

三天兩頭就會跑來二年級的樓層……

 

青道這所學校的棒球隊是遠近馳名的,因此更別說是校內的同學們了,許多對棒球有興趣的人,甚至也會時不時就跑去看他們練習。簡單來說,棒球隊的成員在校內就是個受人注目的存在。

 

更遑論是一年級這個怪物級新人投手啊──

 

「……我說啊,我們應該隨時都能見到面吧?有急到要立刻跑來這、」

「我現在就想知道。」

 

對,不說都忘了補充,這傢伙就是個態度跟高年級生一樣的新人。

 

「呃──嗯……」該說這是純真的率直好呢?還是超投手的自我中心主義好呢?「嗯,那有什麼事就快說吧,午休要結束了喔。」反正,打從一開始這樣寵著他的人,現在才說想要矯正他這一點,想必也有點難就是了。

 

「我們,夏天會打完甲子園才放暑假吧。」

「喔!是啊,我們會打完甲子園的!」

「那在那之後……在打完甲子園之後,我們去北海道旅遊,好嗎?」

「……欸?旅、」

 

聽降谷談起了這個提議,說真的,御幸還真是稍微嚇了一跳,畢竟就是這麼巧的說到了最近自己也在想的事情。

 

「喔?北海道啊,聽起來真不錯耶!」仔細想想,那裡確實也很適合作為畢業旅行的地方,雖然一大群男人到那樣浪漫的北國去是有點煞風景……「而且我們還有你這麼個地陪耶,嘿嘿!」

 

「嗯,我可以當地陪。」

 

啪──地,降谷身旁立刻就冒出了很強大的氣場。

啊,這是開心的意思呢。

 

沒想到居然是降谷會有這樣的想法,原來球隊裡還是有個這麼稍微浪漫想法的人在呢。一邊這麼想著,御幸不禁覺得這樣的降谷看起來就可愛了許多。

 

「而且可以從東京搭寢台列車過去。」

「喔喔喔!寢台列車!!欸你這傢伙,還滿會想的嘛!!」

 

這項提議完全勾起了御幸的興趣,「這麼說來,寢台列車好像這兩年就會結束營運還什麼的是吧?會讓人想要搭看看的啊!真不錯!」

 

又被御幸稱讚了一次,降谷這時發散出來的氣場,就連走經一旁的學生都會不小心被嚇了一跳。但當御幸搶過降谷拿在手上的寢台列車介紹,並仔細看了一下之後,他這才想起了一些很現實層面的問題。

 

「啊……不過寢台列車很貴耶,不知道有沒有那麼多錢……」

 

畢竟如果是學校舉辦的畢業旅行,那校方會有一定金額的補助,但他們……

 

「沒關係,就是因為爺爺在商店街的抽獎中得到了車票,才會來邀約御幸前輩的。」

 

聞言,御幸這下子又眉開眼笑了。

 

「咦?這樣真的好嗎?你爺爺只是想讓你回北海道的時候可以用的吧?」

「反正也有期限,除了暑假之外,下一次要再回北海道,就是更久以後的事了。」

 

眼看這趟小旅游就快成行,御幸不禁在腦內開始盤算,要將這個『獎勵』在什麼樣的時機跟隊上的人說,才能達到最高功率的效果──

 

「是說你爺爺還真厲害啊,抽到這麼多張寢台、」

「……咦?一組兩張喔。」

 

「……兩……嗯?」

「嗯?」

 

「等等,……呃、寢台列車、」

「兩張。」

 

一時之間沒有好好理解御幸在腦中計劃了起來的事情,降谷還十分開心地將兩張票從口袋裡拿了出來。

 

「太好了,約到御幸前輩一起回北海道,可以順道看看爸媽……」

「……等等,降谷你等等、呃,看樣子有兩件事情要等等──」

 

「啊,午休結束了。」

「咦?欸我說你、」

「我得回教室了。御幸前輩,你就儘管期待我們的寢台列車北海道之旅吧。」

「不是、欸、降谷──」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