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對於還在北海道生活時的降谷來說,並沒有和朋友去哪裡玩的從容。說真的,他一點也不在乎人際關係處理得如何,或許這和天性有關,在他獨自成長的過程中,似乎也有著那麼一點東京人的淡漠。

 

「喂、降谷,你今天有空嗎?」

 

所以,當御幸在球隊不用練習的這天早上,直接來到他的寢室並這麼問著的時候,降谷並沒有直接聯想到一般人會會意過來的邀約。

 

「嗯⋯⋯御幸前輩,我隨時都可以去練投、」

「就跟你說過,假日如果不休息就沒意義了,真是個棒球笨蛋啊你。」

 

⋯⋯我覺得御幸前輩也是半斤八兩⋯⋯」應該說在這支球隊裡的人,對於棒球的執著都不相上下才是。降谷一面在心裡嘀咕,在他眼前的御幸卻還是嘴硬的接著反駁。

 

「我還是知道要拿捏分寸的好嗎?唉唷,總之、」看來好像是要進入他來到這房裡的主題,卻好像又有些彆扭,琢磨了一下用詞,他這才繼續開口。「如果你沒事的話,要不要陪我去原宿?」

 

⋯⋯欸?」一時之間,降谷更不知道御幸這是要來找自己做什麼了。

 

「是有哪所學校要比練習賽所以要去看嗎?」

「就叫你撇開棒球啦你這死腦筋的傢伙!」

 

「現在這雙球鞋有點舊了,想去買雙新的,也想順便買衣服,畢竟夏天快到了⋯⋯」一口氣把自己的目的說完,雖然有些在意不知道為什麼都沒開口的降谷,但他還是繼續將完整的原由給接續了下去。「原本跟倉持那傢伙約好了,但他昨天才突然說忘記之前跟家人講好這個週末要回家,今天一早就走了⋯⋯

 

御幸自己講的話愈來愈多,即使平常和降谷相處時也是這種感覺,但好歹這也是頭一遭這樣私下個人的邀約,一般來說難道不也該要給些什麼回應了嗎⋯⋯

 

這樣的想法讓御幸更是覺得想要索性放棄已經進行了一半的邀請,甚至想直接轉身離開這讓自己因為沈默而快待不下去的地方。

 

原本以為和降谷這段時間以來,在投補之間應該培養出不少默契才是,但直到現在卻還是不太有把握去解讀,降谷那張沒什麼情緒起伏的臉上,在沒有明顯表現出他那『氣場』的情況下,到底是蘊藏了什麼樣的想法。

 

思緒繞了一大圈,這讓御幸都不免搔了搔頭,雖然面對這樣的情況讓他有些難應付,但既然話都講到這份上了,他最終還是決定,坦率地直接用結果論去詢問降谷的意願。「……所以說,如果你有空的話,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原宿買東西?」

 

「啊,好的。」聞言,降谷下意識就用了一貫向前輩說話的口氣,給了肯定的回答。這樣的結果論問法,總算暢通了他的思緒,但腦筋一轉,降谷又接著補上了一句,「御幸前輩……果然是沒朋友嗎?」

 

「吵死啦你這傢伙!要就快去換衣服,我在宿舍門口等你啊。」

 

御幸完全是被點到痛處的模樣,他有些狼狽的擺出身為前輩該有的架子,扔下這句話之後,就逕自轉身離開了降谷的寢室。而被留下來的人,看著那扇被關上的門之後,心頭突然開始有種莫名被揪緊的感覺,但那並不是難受,而是有點接近頭一遭當自己全力投出的球,被穩妥接下時,油然而生的那種興奮。

 

啊……還是開心?會是覺得開心嗎?

但為什麼要覺得開心?因為要去原宿嗎?

 

呃、但原宿的風格感覺就很花俏啊……

基本上衣服什麼的,只要有某成衣連鎖店就夠了呢。

 

那又是為什麼去了?因為被邀約嗎?

可那也不過是個邀、

──這麼說來,是御幸前輩私底下第一次主動走向我的邀約呢。

 

雖然一開始的對象是倉持前輩就是。

啊,怎麼?這下子感覺又有些難受了?到底是怎麼樣啊……

所以原因果然還是跟御幸前輩沒關、

 

「降──谷──」差點就要走回原點的思緒,這下子又突然被毫不客氣直接打開房門,甚至直接走進玄關的御幸,一聲呼喊下給打斷了。「是好了沒……」

 

「你怎麼還跟剛剛維持一樣的姿勢啊!?」

「啊、不小心……」

「不小心?喂喂喂──好歹我是前輩耶,前輩在等你耶。」

「呃……不好意思,我很快就好了。」

 

最後,直到寢室的房門被關上之前,降谷還是沒能釐清心頭騷動的感覺。

看來,只有讓御幸等待的這幾分鐘,果然還是太短了吶。

 

Fin.

※此為5/11花博ICE場次無料內文,另可至此處下載排版後的pdf檔案喔~///※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