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很大而且深夜寫的所以H顏色很重請見諒ww

※女裝H、絲襪H,請放寬心閱覽,雷者敬請先行迴避

※情人節都過好幾天了真是對不起......XDDDD

 

 

 

 

「小青峰、欸你這傢伙……等等、喂!」

 

黃瀨的右手讓青峰給拉扯著,兩人的步伐顯得踉蹌,但看起來就是一男一女的他們這樣拉扯著走在賓館街上,反倒就不是個什麼值得引人注目的畫面。但此刻的黃瀨卻只能盡全力壓低向青峰抗議的音量,要是讓人發現是男的,那才更是教人無地自容……

 

雖然哪來一個這──麼大隻的女孩這件事情本身,就已經夠丟人的了。

 

「你這個……變態!發情期!下半身思考的混帳!」

「嘖、」一連串的細聲怒罵總算招來青峰的回應,他那聲極度不爽的咋舌,不禁讓黃瀨聽得一瞬覺得毛骨悚然,「該死,我沒辦法否認。」

 

「拜託否認一下啊你──!!」

 

一邊對於這樣的情人感到有些氣惱,但說真的,卻也沒辦法好好拒絕。對於黃瀨來說,經歷了一早那樣讓更勝以往的一大群女孩給追著跑的可怕體驗之後,能讓他一直以來都如此憧憬的人給緊緊牽著手,那雙大掌帶來的溫暖與安心感,似乎早已超越了很多不滿的小事情。

 

兩人頭一遭衝進賓館開房間,穿著女裝的黃瀨渾身感到不自在,幸好這一類的櫃台都設計得較為隱密,透過一個小窗口交換費用及鑰匙,過程當中,他站在青峰身後,躲避著櫃檯人員那隱約投來感覺就很可疑的視線,就像是看透了很多事情,卻也像是不過單純嗤笑著年輕人的性衝動而已。

 

外頭的天還沒全暗下來,這個時間在賓館出入的人也比較少,他們幸運地在搭電梯到住房樓層,直到走進了房內這段路上,都沒有碰到任何房客。而大門關上並扣上鎖鏈之後,好像剛結束了場逃亡一般,兩個人都一瞬安靜了下來,在相視之後,便看著彼此的狼狽大笑了。

 

「唉──唷,搞什麼啊!」

「哈哈,不是我在說,剛剛那個櫃台阿姨眼神超詭異的!」

「還不都是你活像個發情小狼犬一樣!」

「但還真的有點勃起、」

「你真的是變態耶──」

 

青峰手上提著的好幾袋東西讓他胡亂扔在床邊,自己在意外柔軟的床上大字型的躺了下來之後,一雙獵豹般的眼,便揪緊了站在一邊感覺有點無所適從的黃瀨。

 

「呵,害羞?」

「先、先讓我卸妝洗澡……好不好?」

「當然不好。」

 

挑了眉,青峰就像個大爺一般,躺著伸直了手,就將那想緊緊抱入懷中的人給一把拉得跌在床上。

 

「哼、唔嗯嗯……」

 

覺得現在好像說任何話都是沒有必要的了,青峰親吻著黃瀨,他感受著與平常不一樣的、多了點唇膏那胭脂味道的嘴,總覺得又更教人難以把持。轉了個身,他慢慢將黃瀨壓在身下,長長的柔軟假髮四散在枕頭上,那人工做出來的光澤隨著身體的扭動反射著房內昏暗的燈光,看起來很是誘人的美麗。

 

黃瀨本來就生得一張漂亮的臉蛋。

 

沒辦法否認,這下頭一遭看他上了點淡妝,確實是有為此感到些許不同的情動……雖然還是對於黃瀨臉上那些化妝品的味道,感到有點排斥就是。這可真是矛盾啊,拿捏著好處與壞處之間,偶爾一次,那倒是挺不錯的。

 

而且,不管怎麼說,都沒解開過女生制服的領結啊……

 

青峰手指的動作顯得有些小心翼翼,興奮讓他得靠意識才能不讓指尖顫抖,而就在輕輕抽走蝴蝶結解開的線時,制服領口隨之緩緩鬆開的連鎖反應,坦開的便是黃瀨那白皙且隨著呼息而微微起伏的胸口──

 

不禁,就算是那個青峰大輝,也為此漲紅了臉。

 

他溫柔地稍微掀開衣領,並將頭整個埋進黃瀨的頸窩之間,先是吸取著專屬於他的氣味,之後的碎吻才接著如雨般一點一點落下。其實兩人之間的性愛,幾乎沒有像今天這般安靜的。除了難耐的低吟,平時就很愛吵嘴的他們,即使到了床上,也是你一言我一句地鬧得熱烈。

 

在青峰眼前頭一次,大概也可能會是最後一次的女裝打扮,黃瀨心底是有些芥蒂的,他不會希望他的男人為此而感到格外興奮,當然也不想在最後反而還引起他的男人發覺、果然還是喜歡女孩子什麼的……性別認同上的隔閡當然還是會在意的,尤其是那個最愛巨乳偶像的傢伙。

 

生理承受著絕大的刺激,黃瀨看了眼那個趴在胸膛上的青峰,偏偏就正目睹了他探出舌尖,分明還隔著一層薄薄的制服襯衫,卻直接朝著因為氣息而突起的乳首舔舐了去。這種異樣的感受讓黃瀨倒抽了一口氣,就如同情色片當中會出線的橋段一樣,那種下流的體感實在教人有些難以承受,甚至還讓他不禁顫抖了下。

 

但這敏感的反應看在青峰眼裡,可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簡直無法控制自己不繼續去挑逗,甚至過份的進展成含住了輕咬,當再一次鬆開時,胸前的衣料早有局部因為唾液而變得透明。見狀,不知怎地,青峰突然不太敢抬頭去看,現在的黃瀨涼太,究竟是用著什麼表情被自己這樣對待著。

 

心中那股異樣的情動難以說明,一時之間開始讓情慾侵蝕得混亂的腦袋其實很是不知所措,平時習以為常的那些有點壞的調戲話語,現在卻一個字也吐不出口了。徬徨之間,青峰索性暫時鬆開了還在搓揉著的手指,並悄悄往下,探入了女生制服的裙下。

 

青峰的大掌先是從小腿一路緩慢地撫摸而上,掌心的熱度隔著絲襪傳透到黃瀨的體溫,那不同於平時的觸感果然還是讓他有些著迷,指尖感受到的是一片完全的光滑,出自於男人本能的慾望,青峰忍不住還是使勁捏了一下那意外柔嫩的大腿內側,連著緊貼肌膚的絲襪一同揪起,這樣意外的舉動,果不其然引起黃瀨更加拔高的吟叫。

 

光從那因為隱忍而抓皺的床單波紋看來,就足以表現出黃瀨現在是感到多麼不同的刺激,兩人之間自從有了這一層關係後,正處於性欲旺盛期的他們,也從來不會對於這檔事太過壓抑,通常只要彼此感覺都到了,便會很是率直地沉溺於性愛的繾綣裡頭。

 

可這次實在是有點燃燒過頭,當青峰一點也不安份的手緩緩撫摸上那還被包覆著的性器時,那一陣濕濡及粘膩的感受根本騙不了人。但此刻的黃瀨卻已經讓慾望給佔去了理智,他一面噘起嘴,不是很想主動開口向青峰求愛,便若有似無地勾起了腳,並挑逗般地磨蹭起男人的下半身。

 

整場前戲至此,即使不得不承認的是、確實被愛撫得很舒服,但黃瀨還是十分不滿於青峰堅持不讓他脫去女生制服這一點。兩人便開始站在自己的立場賭氣,明白黃瀨的渴求,不過青峰現在卻裝作完全沒注意到一般,只是扳著大開了他的雙腿,連同不斷承受著來回拉扯的絲襪,更加大膽地揉捏起那早已硬挺不已的炙熱。

 

說來也很奇怪,每每緊抱著彼此的身體,每每深刻的交合時,青峰和黃瀨都不約而同地會有種好像又回到中學時,兩人一天到晚一起打球的錯覺。溫熱的體溫,專屬於對方身體的氣味,透過貼上的肌膚而交換了沁出的汗水,就連同腥羶的精液味道都包含在一起,那種達到高潮般的感受……

 

所有的衝擊,其實全都是源自於現下擁抱的、正是那個對象,如此而已。

 

「哈啊……不要、小青峰,不要了、快進來──」

 

終究,在好一陣被撩撥卻又得不到徹底滿足的折磨之後,黃瀨還是耐不住慾望與沉默,選擇了先伸出手環抱住青峰的頸項,在熱烈的索吻之後,亟欲就想將束縛著下身的絲襪給趕緊褪去,「唔嗯、姆嗯嗯──」可黃瀨手邊這動作卻引來青峰的干涉,他一邊毫不留情地吻著,還將那快讓慾火焚身的人頑皮的手給揪個正著。

 

「哼、呵哈……哼嗯……」好不容易換了口氣呼息,一張嘴卻又再一次讓親吻給堵了上,兩人的手在裙底下的『爭執』愈演愈烈,黃瀨的反抗也只是不斷讓兩人都一直觸碰到快要到達極限的敏感前端,就此糾結了一陣子之後,不知何時就早已解開褲頭、甚至掏出同樣受不住的青峰的性器,更像是最後的引火線一般,毫無保留地完全引爆兩人的慾火。

 

下一刻,青峰一個不小心,沒有多餘心力去控制手指的力道,就在黃瀨泛紅了全身並顫抖著達到高潮的同時,『唰』地一聲,便破壞般地弄破了那雙脆弱的絲襪。

 

通常,只要絲襪上出現了一個小破洞,就很容易產生毀滅般的連鎖效應,讓整雙絲襪都進而被撕毀得十分徹底。

 

這幾乎是意料之外的發展,讓兩人都不禁對上了彼此的眼、並愣上了一愣,其實內心都想為了這個誇張的狀態而大笑的,只是現在的他們,就連這樣的從容都沒有,一從衣物當中得到解放的黃瀨,完全顧及不了自己的矜持,他這次總算搶先了青峰,一把就脫掉了下身最後的底線,以及那實在破得很是慘不忍睹的絲襪。

 

「吶、快點……」

 

一邊喘息著,黃瀨十分主動的轉過了身,他這下子已經連褪去制服裙子的堅持都忘得一乾二淨,大大掀開那百褶的裙擺,就將一對白皙的翹臀抬到青峰眼前,成了個渴望得到狠狠疼愛的淫亂傢伙也在所不惜,那扭動身軀的姿態,甚至就跟金魚一樣優雅卻又惹人遐望。

 

「哈啊……你這該死的、」

 

沉不住粗喘,青峰也顧及不了那麼多,他一雙手扶住因為體勢而裸露出來的精瘦腰際,先是在那有些濕潤的銷魂處口用前端淫靡地磨蹭了幾下,漸漸推入黃瀨的身體之後,便是一陣緊縮得讓他忍不住都他直了頸讚嘆。

 

兩人一同搖擺的身體隨著一快一慢的錯拍節奏,肌理帶著肌膚也跟著拍打彼此,肉體交疊的聲音是如此真切,那是要教人為之瘋狂的。

 

「黃瀨、黃瀨……呵呃、好緊……」

「吻我,小青峰、吻、唔嗯嗯──」

 

當兩人的舌尖纏綿在一起,胡亂地吞去了陣陣低吟,換來的便是那讓人難以忘懷的濃濃甜蜜。大概就是這樣的誘人感受,才會一次又一次地交合,就算是成了頭發情的獸,那倒也甘之如飴──

 

×

 

「我說……咳嗯、」當黃瀨醒來,並再一次完全擁有意識時,已經不知道是幾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可能外頭早已是深夜,甚至天都快亮了也說不定。他劈頭就想抱怨,偏偏那該死的嗓子就這樣沙啞到不行。「我說,你是吃了春藥嗎?」

 

「欸,你、你自己還不是一直說想要想要……」

「就算我失去理智這樣說你也不能照做的啊!」

「哈啊──!?哪有這種事情、」

 

但當青峰的駁斥才說到一半而已,黃瀨卻毫不領情地環抱著自己好像還發著微熱的身體緩緩地轉過身,背對了他。

 

「……呃、你……你真的很不舒服嗎?」見狀,好像也覺得自己確實是有點做過頭的青峰,不禁也跟著擔心了起來。「還好吧?剛剛裡面沒有清乾淨嗎?」

 

雖然總是這麼不修邊幅又露骨的用詞,但也因此讓青峰的擔憂一覽無遺。每次都是這樣,黃瀨暗自咒唸著他的狡猾,卻又感到一絲溫暖,真是教人不知道該做哪個反應出來才好。

 

「你……會不會還是喜歡跟、跟女生做愛……?」

 

像是喃喃的自語,但青峰這可是聽得一清二楚了。他有點無奈地嘆了口氣,果不其然,這還真是像極了黃瀨會在意的事情。

 

「那是因為是跟你,才會這麼有感覺的。」但青峰這回卻是耐極了性子,他一手溫柔地撫上黃瀨的肩頭,才緩緩地將他抱進懷中。「因為你這傢伙啊……」

 

後續的理由,已經不知道最後是被說了多久了,青峰低沉的輕語就此只留在黃瀨的耳畔,一字一句,一字一句──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