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真琴跟你說了什麼?」

「呃欸?沒……沒什麼啊!」

 

想起剛才的那一番話,松岡跟確定無法和七瀨坦白地全說出口,雖然不是什麼該隱瞞的事情,但總覺得……說了很是害羞。為了遮掩這種羞赧,他便埋頭扒了好幾口飯。

 

七瀨雖然有點不明所以,但也就靜靜地隨他去了。橫豎是這兩個傢伙談的事情,應該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這頓晚餐全是七瀨一個人完成的,平時偶爾也會有松岡來這裡住上一宿的情形,而他姑且也都會一起幫點忙,可能洗個米、或是煮個湯之類,但今晚的七瀨很是堅持,他把松岡攆出廚房外,至於理由……

 

經過了都和七瀨在一起的這整天,松岡知道這已經不是個要多問的事情了。

 

「哇啊、遙!這牛肉煎得超好吃的!」夾起了今晚的主菜一口放進嘴裡,松岡的眼神簡直閃爍著光芒,並等不及的就再伸手夾了一塊。他真的打從心底覺得美味極了,「糟糕,真的好吃到不行……你平常也該多買肉回來、」

 

「有這麼好吃嗎?」話才說到一半,松岡抬頭看了插來一句話的七瀨,一面作為回應的猛點了頭,含在嘴裡的字句,卻就此斷了後續。「……那真是太好了。」

 

他只見七瀨掛了淺淺的微笑,雙頰因為滿足而浮起了淡淡的紅暈。忘記是從哪聽來的,因為自己的料理而讓戀人感到滿足,這一來一往的過程當中,肯定又會是滿滿的幸福回饋到自己身上。七瀨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事情,但此刻,他卻只能認同,且做不出任何反論了。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幫你慶生,甚至連你可能想要的是什麼東西,也都猜不出個頭緒來。」七瀨的笑意沒有退去,但他的頭壓得有點低,以至於坐在面前的松岡,沒辦法完全猜測出他現在的表情,只是靜靜地聽著他的一字一句。「那天、那天你說,希望我能一直在你身邊……」

 

「我、我有說過這種話嗎……」雖然這是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望,但松岡現在聽了都覺得有點害羞了,根本不覺得面對了七瀨還能說得出口。

 

「有、有啦。」為了讓自己說得出口,七瀨還先喝了口熱湯安定一下。「上禮拜我去你家的時候,那個……在床上的時候。」

 

最後一句話被說得像瘧蚊般小聲,但松岡聽得可清楚了,他也立刻想起了那時候的情動,隨後,整張臉就跟著七瀨一起漲紅了起來。

 

「雖然,都說男人在床上時,講出來的全是鬼話。」

「等、等等,你從哪聽來這種事情啊!?」

「渚說女性雜誌都這樣寫。」

「……那傢伙……你別聽他亂講啦!」

 

看著松岡亂了手腳的樣子,還思及了現在面對面都紅透雙頰的他們,七瀨突然覺得,這也沒什麼不好的,反而、這可能就是他們最好的相處模式也不一定。

 

「但我還是相信了,而且我還為此覺得很開心……」說著說著,七瀨的頭又更低了下去。「覺得,凜自己希望我能待在他身邊,那是不是代表著──」

 

「『凜就再也不會離開我了』,這樣呢?」

 

對於松岡來說,在澳洲那幾年是場空白,是繞了趟遠路,多少也有給自己帶來成長什麼的,那也是最近才隱約開始覺得的事情;但他從來沒有……應該說,他從來都不敢親自站在七瀨的立場,去試想那會是怎麼樣的幾年。

 

離開之前,壓根也沒想過會對這麼一個好敵手產生這樣的感情,換句話說,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多虧了距離。而回到日本之後,光是訝異著七瀨會答應和自己變成這樣的關係,就已經足以說是奇蹟了。

 

『即使如此,遙還是選擇了你。』

 

橘真琴的這句話再一次在耳邊迴盪起。雖然七瀨總是看起來非常冷靜,好像總是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會走自己想走的路而已,但實際上卻是比誰都還更為他人著想,比誰都還更心細了些。

 

試想,會有個未成年的男孩,當他不經意看見因為擔心想念在外地工作的父親,而壓抑著自己的母親時,選擇獨自一人留在這個海邊小鎮嗎?

 

好像是個很強勢的人,好像從以前就很獨立成熟,好像一直以來都是站在最前面、都是保護他人的那個人。但即使如此,在他的心底何嘗不想得到一道站在自己眼前的背影呢?

 

松岡分明就是知道的,只不過是遲遲都不願去面對那瘡疤而已,只是……笨拙的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心底這份太過強烈的情感而已。

 

「吶,遙。你給我的生日禮物……謝謝,我很喜歡。」他還是不太習慣直白的說著這些事情,甚至也因此害羞的稍微撇開了視線,「我可以許個願吧?」

 

「……欸?跟我許願嗎?」

「嗯。」

 

得到了松岡的回應,七瀨有些不知所措地先是放下了碗筷,並打直了身,正座的面對他。「請、請說。」

 

「雖然這樣實在很不帥氣……」抬起了眼,松岡那雙如獵豹般的眼眸,此時卻是無比溫柔地望進了七瀨眼裡。「但我希望,目前至少可以背負遙的一半。」

 

「不管是你不想再面對的過去那段日子,還是投向未來的不安,就連開心的事情也全都一起。希望,你都可以先讓我分擔一半,好嗎?」

 

「我不敢說現在的我可以二話不說就整個人站在你面前。你也知道的,我總是有些不太會表達的地方,不太會處理、或是控制的情緒,但至少……吶?」

 

雖然整段話讓松岡說得有些零碎,但這算是難能可貴的率直,七瀨聽了很是感動,「怎麼覺得,明明是你的生日,卻好像是我得到禮物的樣子……」

 

一面這樣碎唸著,七瀨鬆懈下了身子,他再次拿起碗筷繼續中斷的晚餐,雖然看起來一樣是那張沒什麼情緒起伏的面容,但實際上他心底跳躍不已的情動,也早已讓松岡全都看盡了眼中。

 

「但你覺得……開心就好。」

 

聞言,還不太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的松岡,隨後便不禁覺得可愛的笑出聲來。

 

「吃飽我們去買蛋糕,便利商店的也好。」

「你還吃得下啊……」

 

「然後,今晚就是騎乘式呢。」

「……真不害臊耶你。」

「平常了不起就是背後式,我想我們可以進一步換換口味了。」

 

「我看我今晚去真琴家睡好了。」

「哈──啊!?七瀨遙你開玩笑的吧!?」

「我先打個電話過去。」

「等等、遙你等等啊!我說說而已啦,喂遙──」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