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點綴著閃爍星光的夜幕垂著浪漫無比的月色,留給房內的一對戀人們絕佳的氣氛,光是感受著彼此逐漸攀高的體溫,就快教心臟承受不住了,遑論讓情慾一再提醒著自己,此刻的他們是如此親密且毫無距離的交合在一起。

 

「哼嗯……遙──遙……、」

 

松岡壓低的粗喘沒有間段,他擁抱著懷中的七瀨,在他耳畔的低語也是令人更加意亂情迷。就像是一種應答,七瀨抬起迷濛的眼,望進了那映照自己身影的瞳眸當中;那是他喜歡的人,他的戀人,他的男人。

 

「遙……哈啊……待在我身邊,吶,答應我、」七瀨張嘴的低吟,不知道是否也夾帶著破碎字句的回應,但一邊這樣說著,松岡卻又一邊捧起他泛紅的臉龐,低著身子就是一記又一記的深吻,急躁得教人都快跟不上他的腳步。「拜託你,永遠在我身邊……遙──」

 

好像完全讓生理情動控制住的意識,在完全迷惘之前,七瀨的眼中似乎閃過了一絲想法,大概這也促使了他跟著伸出雙手,擁抱了松岡。

 

夜晚還沒結束,他們依偎著彼此,等待著下一個黎明的到來──

 

×

 

「吶,遙,我說……」練習經過折返之後回到起迄點,在鮫柄引以為豪的室內溫水泳池內站起身來,松岡雙手抓著輔助上岸的鐵杆,他卻只能有些無奈地看著就在眼前緊盯自己的七瀨遙。「你要來陪我是可以,但不拿條毛巾給我就算了,至少也意思意思拉我一把吧……」

 

「……你需要我拉你才能起來嗎?」

「是、是不需要啦!」

 

總覺得好像有點被藐視了一般,松岡一面賭氣,他終究還是自己上了岸。「但怎麼說也不至於就這樣只是盯著我看、」

 

「凜──前──輩──!!」毫無顧忌在室內游泳池裡大喊造成回音,似鳥穿著拖鞋啪啪啪地朝著松岡狂奔過來,才打斷了和七瀨之間的對話,但他卻一個不小心打滑了下,「哇啊──」伴隨著悲鳴,站在池邊的兩人就這此眼睜睜地看著他摔了個四腳朝天。「毛、毛巾……」

 

「唉,你啊……」松岡的表情看起來又更加無奈多了,他接過那即使跌倒也被捧在手上避免落地弄髒的毛巾,挑著眉,隨後就伸出手將似鳥一把拉起。「沒事吧?」

 

「沒、沒事的

!」男孩臉上看起來好像刷了些許緋紅,雖然一直都知道松岡其實也就是個底子很溫柔的前輩,但偶爾被這樣以和平時有些不同的態度對待時,總是多少有點動心。「比起這個,剛剛前輩真的游好快啊!雖然沒有計時,但是不是又打破個人紀錄了呢?」

 

「啊……不知道耶,但游得是還蠻順的、」

「凜,你是希望我這樣對你嗎?」

「當然不是好嗎!?」

「是說我一直很想問七瀨前輩是怎麼挑選泳褲的?感覺都好適合喔~」

「泳褲,首先就是要去感受肌膚跟水之間的契合度、」

「不要講一般人聽不懂的論調啊遙……」

「喔喔!我知道那種感覺!」

「你知道嗎!?」

 

一個人前前後後應付著兩個人,松岡都覺得頭有點暈了,這邊的話還沒解釋完,那邊卻又擅自想打開別的話題,弄得他都不知道該先從哪講起才好。一陣混亂之後,在部長的召集之下,似鳥這才離開、並回到一年級練習的區域去。

 

「唉……遙,我再游一趟就好,你先出去等我吧?」面對這麼說著的松岡,此時的七瀨卻突然留下了不語。看他這副模樣,松岡明白這就表示不願意,但他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的搔了搔頭,在腦中先行選好了要說出的字句,隨後這才對他開口。「話說回來,你現在分明還不能下水游泳,為什麼還要跟我到學校來練習啊?」

 

前天因為天氣的關係,讓七瀨半夜睡到腳抽筋,但沉睡之中他沒有處理好肌肉的放鬆,反而造成拉傷,以致於讓醫生宣告,大概在三、五天內沒辦法游泳。

 

雖然在受傷之前就跟松岡說好,這天要陪他一起到鮫柄,進行一年級的升格考試。畢竟二年級的他,在除了幫忙進行分配好的考試流程之外,沒事的時候也可以在一旁游個幾趟自主練習。

 

再加上御子柴部長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同意讓七瀨使用泳池,這對於自己的學校沒有溫水游泳池的他來說,可是個絕對不想錯過的機會;但現在分明就不能下水,無論怎麼想,那個七瀨遙都不可能會想要平白無故的來這一趟吧?

 

雖然打從一開始七瀨決定了這個計劃之後,一樣的問題松岡大概問了十次以上,但每次得到的都是一模一樣的一句、

 

「因為今天是你生日。」

──這個回答。

 

「所以說你啊……」

 

閃過了水面的光波,七瀨的眼神似乎盪漾了一下,縱使沒有在面容表現出來,但光是如此就足以顯示了在他的心底,對於松岡這有些困擾的反應而感到十分在意。看他再一次站上跳水台的背影,從小就不曾便過的、戴上泳鏡之後的習慣動作……七瀨突然就在松岡躍入水中的前一刻,趕緊開口喚住了他。「凜!」

 

「啊?」

「……等我一下,我幫你計時。」

 

語落,七瀨隨即就朝著御子柴部長的方向小跑步而去,借了計時器之後,才又回到松岡的面前。「喔、喔……謝啦。」面對這樣的七瀨,他有點不自在地回應了聲,隨後才又將身體面向了水道。

 

這麼說來,七瀨以這樣完全陪伴練習的姿態看他游泳,還真的是頭一遭。

 

打從以前開始,只要兩個人湊在一起,就算不是一起練習相同項目,就算不是相互較勁,至少也是各自都在泳池裡一同游泳的場景。這樣的經驗可說是新鮮又難得,光是想著七瀨就正看著自己游泳這件事情……那種、在喜歡的人面前表現自己最佳一面的想法,不由自主地就佔據了他此時此刻的所有思緒──

 

×

 

「……新紀錄?」

「嗯。」

 

當松岡從淋浴間走出來之後,才跟忍不住其實還蠻興奮的心情和七瀨說出這件事情。他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和平常沒有兩樣,畢竟對於運動員來說,創下個人新的紀錄是必須發生的,這並不是件像得到優勝那樣教人亢奮的特殊發展。但這個紀錄對松岡來說,雖然不可能明講出口,但實際上卻真的是抱持著『七瀨遙正看著』的心態去創下的,因此,在覺得有些開心、卻又有些害羞之餘,他也只能再一次在心底問了自己、

 

──到底是有多麼喜歡七瀨遙這個人。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