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發現去年年底當作聖誕賀文寫給親友的點文沒有放上來現在都已經二月了才想到

 

還請大家放寬心胸看看這樣www

是純粹的凜遙喔不用擔心!! XDDDDDD

 

希望我這兩天(!?)可以順利將凜凜生賀寫出來!!!!!! (握拳)

 

 

 

 

『吶,遙。二十四號你有空嗎?』

這句話不知道已經聽松岡凜說過多少次了──打從一個月前開始。

 

兩人姑且算是開始交往了,而這個冬天,是他們共同迎接的第一個聖誕節。一開始七瀨並沒有去多想這句話的意思,甚至還沒有馬上意識到平安夜這個特別的節目,是直到渚和江在喧鬧著什麼交換禮物的時候,他這才猛然想起了早在好幾年前自己就對松岡下過的評論。

 

──有些偏執的浪漫主義者。

 

感覺不答應下來一定會變成有點難處理的光景,而且其實也沒有什麼其他特別的約定,再說……不管怎麼講,和喜歡的人一起度過這樣的節日,似乎也還蠻不錯的。

 

思及此,七瀨遙只能在心底暗自罵上個兩句;搞半天,自己不也被傳染得像個浪漫主義者了嗎?看來,無論是對於游泳的堅持,還是這般稱不上坦率的個性,根本就和那傢伙半斤八兩而已。

 

平安夜這天,七瀨當然是答應了松岡的邀請,他們不免俗地到了氣氛很好的餐廳共進了晚餐,隨後又到了人煙稀少的城市小坡上,那是松岡特地非常認真地查了許多資料之後,才決定下來的祕密觀賞夜景地點。兩人禁不住這樣美麗的夜晚,他們頭一遭在外偷偷地接了吻,感覺只教人又羞又喜的、很是幸福。

 

之後,兩人一同回到了距離較近的鮫柄宿舍,趁著似鳥已經趁著假期返家的現在,在充斥著松岡味道的床上交換了對彼此的愛意,肌膚跟肌膚之間相擁的溫暖和熱度,讓他們只想眷戀著這樣的溫存,甚至連下個床去沖澡都顯得百般不願。

 

「我還以為你會是睡上舖。」

 

「什麼啊……睡下舖是有什麼不好了嗎?」挑著眉,松岡不知道上下舖什麼的到底有什麼差,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要對於這件事情而感到有些意外。語落,忍不住那根深蒂固的愛鬧七瀨的性子,翻滾著就將他給逼到牆邊,松岡側著撐起了身子,整個人的影子壟罩了他,「你看,我這樣做的話就誰也看不到七瀨遙了。」

 

「……無聊。」

 

才剛擁抱過彼此的身體還發著微熱,七瀨因為突然貼近的松岡而跟著羞紅了耳朵。

 

「唔……你、你沒事幹嘛擺出這樣的表情啊,嘖。」才抱怨著這樣莫名其妙的怒氣,松岡伸手就抬起七瀨的下巴,深刻地又留下了一吻。

 

「呼嗯……凜、不……」單手有些推拒著,掙扎了陣、七瀨才終於略顯困難地將身上的人給推開,「嘴唇都腫了。」

 

「……你可以不要一直做出這種讓人想吻你的事情啊!」

「哈啊?為什麼會是怪在我頭上啊?莫名其妙。」

 

然後,明明通常都會被開玩笑地說成『老成』的兩個人,湊在一起時卻總會像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因為一些細小到簡直沒意義的事情而拌起嘴,還都非得吵到分出勝負才會甘願。

 

「松岡凜你真的很麻煩。」

「你、……」

 

不過看來,這回是七瀨大獲全勝了。

這下,爭執總算告一段落,但原本慵懶纏綿的氣氛也跟著消失得無影無蹤。

 

兩人之間的話語停了下來,距離分開了一些,讓情慾轟炸過好一陣的腦袋好像也冷靜多了,七瀨翻過身子越過松岡,看著就掛在牆上的時鐘,盤算著終電的時間就接近了,他才正無言地想要有所動作──

 

「……今晚,不讓你回去喔,遙。」

 

一旁,那雙精壯的臂膀便打從腰際環抱了上來。

哎,就說了是個麻煩的傢伙吧。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