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呃、居然全死光了……」盯著電視螢幕,松岡不禁驚嘆了聲。

 

不知道為什麼要在十二月三十一日的夜晚時段重播驚悚駭人的西班牙恐怖片,但在兩人念書念到剛好有點厭倦的時候打開了電視,轉到這個電影頻道,碰巧就是準備要開始播放的預告。拿著遙控器的松岡沒有再繼續轉台,在一旁看著的七瀨也沒有出聲反對,他們就這樣偷閒看起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恐怖片。

 

外頭的天已經徹底拉下了夜幕,看了看時間,現在還在街頭上的人,應該都正等著歡慶新的一個年度來臨吧。隨著電影的片尾曲,演員名單也一一列了出來,松岡大大的伸了個懶腰,好舒展一下僵了段時間的身體,「不過還真是恐怖啊……尤其是那個女主角被、」自然地想和身邊的人交換一下觀後感,維持在左手拉著右手手肘的姿勢,松岡這才偏頭看了眼七瀨。

 

「……喂!搞什麼、睡著啦!?」可惜松岡現在的表情再誇大,身體大半窩在暖桌裡頭、整個人呈現睡倒在塌塌米上的七瀨,一雙眼就是不願睜開,即使他拉開了嗓子說話,睡熟的人卻暫時絲毫不見被吵醒的跡象。「等等,真的假的、我記得剛剛在看的是鬼片不是文藝片耶……」

 

一開始無比的訝異漸漸轉變成了無奈,他放下了高舉過頭的雙手,卸了肩,眼神默默地端詳起那張比醒著的時候,看起來多了分孩子般率直純粹的臉龐。平穩的呼吸讓他的胸膛淺淺起伏著,應該是真的睡得很沉,但松岡還真的是怎麼回想也都理不出個頭緒,究竟是哪個橋段能讓人覺得無聊到開始進入夢鄉的……

 

「欸──遙──、」多少有點不甘寂寞,大概還沒從刺激的電影畫面當中完全平復好心情,留了些餘韻,總想找個誰說說話的那種興奮感還留在喉頭間,但面對看起來真的睡沉的七瀨,松岡只是懶懶地拉著長音喚著,卻遲遲不知道該不該伸手認真搖醒他。「哎、遙,醒醒吶……七瀨──」

 

對於到了冬天之後,七瀨好像隨時隨地都能睡著的習性,松岡也無能為力。聖誕節那晚也是,總是在人沒注意的時候就沉沉睡去……今天分明還是起得比較晚的那個,看的還是恐怖片,但這些卻還是沒能抵擋得了暖桌的誘惑。

 

透過稍微開了些縫隙通風的窗,捎進了一陣冬夜的晚風,寒冷拂過肌膚,即使並沒有因此喚醒沉睡中的他,但還是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身體。見狀,松岡只能嘆一口氣,他先是將舖著的被單替七瀨拉高了點,接著並離開了暖呼呼的暖桌,一鼓作氣站起了身來。

 

「嘶……好冷。」再怎麼說都還是日式的老房子了,雖然夏天的時候十分涼爽,但一到了冬天,不像現代的新築公寓一樣有感應式暖房功能的地板,若不做好保暖的準備,弄不好大概整季都會在感冒的狀態下渡過。

 

松岡的雙手交疊在胸前,搓了搓自己的雙臂取暖,一邊在要走去房間拿件薄毯來給七瀨蓋上之前,還先收拾了放在小桌前的幾個碗碟到流理台去。那是傍晚橘真琴拿來的馬鈴薯燉肉,說是家裡煮了好一大鍋,接著又想到縱使跨年夜、大概也是沒情調地待在家中的兩人,便分了一些當做晚餐了。

 

出了客廳,轉個走廊過去就是七瀨的房間,松岡不假思索的進去,就立刻給了『比起說是很整齊,不如說什麼都沒有』的感想。不確定類似可以批蓋的薄毯他會放在哪裡,松岡稍微環顧了一下四周,但看過去的每一處,兒時的回憶就會一氣地迎面蜂擁襲來。

 

「還真沒什麼變啊……」

 

喃喃地說出了這句話的同時,松岡突然領會了那天當七瀨走進他的房裡,大概也是有了這般的感受,才會不經意脫口而出吧。

 

這麼說來,他們那時候還真的是非常要好吶。

 

「……啊、」一記撇眼,隨之入到視野當中的,是書桌上兩張相併擺放著的照片。「遙這傢伙……」松岡不免嘆了口氣,但終是勾起了淺淺的笑意。

 

那一張是他們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一起拿下接力比賽優勝的合照;另一張則是高二再次相逢那時,經過了許多波折,還顧不及任何規定原則,硬是再一次游出了精彩的接力之後,站在作為大賽舞台的泳池之前,純粹又燦爛地笑著的紀念照片。

 

不再只把過去只當成一段回憶,而是要將打從過去累積到現在的一點一滴,全都一併囊括帶去未來,並化為成長最穩固的基石,才是最應該要做到的事。雖然摔過了跤,還一面鑽進死胡同裡,並將那份發散不出去的懊悔憤恨四處遷怒,不但傷害了人也傷害了自己,但也是有這樣煩惱過、甚至哭過,才會倍加清醒面對的現實。走過了這麼一段路,大概無論前方的景色是否還矇著一層看不透的霧,也都不會再覺得徬徨無助。

 

──所以才會決定要再次踏上旅程。

 

在心底暗忖了決心,抽走了掛在椅背上的一件厚絆纏,又再留了一抹思念在書桌那兩張照片上面,松岡這才走出了房間。

 

當他再一次回到客廳時,果不其然看見七瀨依然沒有絲毫要醒過來的跡象,「啊……麻煩死了……」無奈之餘,松岡也只能輕輕替他蓋上了保暖,但在衣物碰上肌膚的瞬間,大概是覺得舒服多了,七瀨若有似無的像撒嬌一般動了一下,還以為是醒來了,但也只是他是更靠近了松岡一些,並再一次更沉的睡了去。

 

平時是不太可能看見他這副模樣的,橫豎現在也沒有他人在場,松岡無需自制住打從心底覺得喜悅的心情,靦腆的笑容自然就浮現在常被稱作凶惡的臉龐上。

 

「吶,能和你再一次像這樣相處……」

 

寧靜之中的低語顯得有些沙啞,此刻,松岡的情感表露無遺,他伸手輕輕將七瀨額上那因為側轉過身的睡姿而滑下的瀏海撥開,只是一味眷戀地看著這張沉睡的面容,久久、久久,也不會覺得厭煩吧。畢竟,自從一開始的分離之後,兩人之間能再次靠著這樣的距離,那簡直就是連夢中也尋不著的奇蹟一般。

 

「……真的是太好了,遙。」想起了無分是兩人相伴著走過的路,抑或是一邊在意著彼此一邊孤單地前進的路,至少此刻,他們相互交集在一起了。「遙……」

 

松岡耳語般的再次輕喚了七瀨的名,好像只要再多喊一次,這份漸漸要占據了整顆心的感情就會一口氣從滿溢的胸口湧出,因為他現在除了隱約聽見了七瀨平穩的呼吸聲之外,自己的心臟猛烈打著脈搏跳動的聲音,怦通、怦通、怦通地,早已吵得他都聽不見任何聲音。

 

「謝謝你,還在我身邊……」

 

松岡禁不住情動並傾身向前,溫柔地將一雙唇交疊上了七瀨的,細細輕柔的廝磨是他的繾綣。縱使這個當下,大家都正歡慶於揮別了一年的結尾,並迎來下一年的初始,分享這份巨大的喜悅;但對他而言,吻了七瀨的這個瞬間,早已足夠成立一個永恆的世界。

 

×

 

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其實一開始沒有要刻意去裝的打算,只是一心的懶散而已,但順水推舟,事情卻開始朝著從沒想過的方向發展了去。

 

只留了一盞微弱光線的夜晚裡,當七瀨試探著稍稍睜了雙眼之後,看見了就此背對相伴著而睡沉的松岡,他不禁讓指尖輕輕碰上了自己有些涼的唇瓣。

 

「……凜──」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