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買肉啦!」松岡雙手插在口袋裡,走在推著超市購物車的七瀨身旁,像個死纏爛打吵著要買東西的孩子一樣,口口聲聲一字一句,就是希望今天的晚餐能吃到暌違了兩天的肉食料理。「肉──別再看鯖魚了,我要吃肉!……遙,我是客人耶、」

 

「我是主人。」

 

簡單的四個字就立刻回絕了松岡的渴求,但站在生鮮櫃前方的七瀨,滿臉確確實實地寫著猶豫不決。

 

「嘖。」雖然低聲咋了舌,但看著好像有認真在煩惱的他,松岡不禁在心裡猜測著,或許可能只是七瀨沒有表現出來而已,搞不好其實正在考慮是不是要稍微照顧一下前來『陪伴』過年的自己的味蕾……?

 

「怎麼辦……」七瀨甚至還低語喃喃了起來,松岡讓自己裝作完全沒聽見的樣子,實際上卻是在一旁豎直了耳,並期待聽見自己千盼萬盼的下文。

 

畢竟,別看那張萬年不變似的撲克臉,七瀨內心的溫柔,松岡可是很有把握的做出肯定,他那傢伙只不過是──

 

「味噌鯖魚好?還是鹽烤鯖魚好?」

「我要吃肉啊遙你這混帳聽見沒?」

 

說長不長,但要說短也不短,今年的最後七天,只有兩個人的生活已經開始了。說來還有點叫人奇怪的是,分明除了初遇的那年之外,從來沒有長時間相處過的他們,卻意外的沒有任何不習慣的地方,好像國中到高中這六年來一直都在一起似的,並沒感到什麼特別難以理解的隔閡。

 

姑且就作為客人的松岡就睡在七瀨的隔壁房,早上起床之後第一個看見的肯定是對方,理所當然的、睡前也是。不用上學,沒有社團活動,身為考生的兩人過得挺悠哉,偶爾會一起打打七瀨家的一些懷舊電玩,也會因為像個孩子般,為了搶電視遙控器而鬧上好一陣子,但最後終是會有一方先行退讓。

 

即使不過是去附近的店家買些東西,回到家會聽到一聲招呼,雖然一點也稱不上熱情,但總會覺得心頭溫暖了許多。而且不消多久,他們就習慣了放在浴室洗臉台邊的兩組牙刷及漱口杯,習慣了在茶壺旁邊隨手擺上了兩只馬克杯,習慣了在做許多生活上的瑣事時,開口詢問對方的參與。

 

只是,該念書的時間還是不能少,這點對兩人來說,倒算是件蠻新鮮的事。

 

一般來說,小學生通常是沒什麼課業壓力可言,況且當時就決定要出國的松岡,非但不用參加國內的升學考試,高中也是回國後以插班的方式就讀。進入了不同學校之後,雖然偶爾會在假日或是祭典時見個面,但大多還是在共同練習或是大會比賽時才會遇上對方……全都是壓根都和念書扯不上關係的時候。

 

其實不太了解彼此學業上的程度,對於基本都是均分的七瀨來說,當他一看到松岡的英語科成績時,只能說是超乎想像中的好。當然知道出國這些年來肯定會有差距,但畢竟平常相處見面時也從沒聽他說過英文,沒聊過相關的話題,沒想過這方面的事情,所以才會覺得格外訝異。

 

『你那超沒耐性的脾氣,再加上說是不良也不會有人有異議的個性,居然是學年前三十……』剛好瞄到松岡放在一旁的期末成績單,那時七瀨顧及不了就在本人面前,而且還是面對那已經挑起了眉,好像隨時都會發出怒吼似的可怕表情,但無論如何就是不吐不快,『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受打擊的事實。』

 

做出這個感言之後,想當然又是一陣你來我往、誰也不肯先認輸的吵架了。大概,往後的幾天也都會是這樣的感覺,繼續相處下去吧?『沒什麼不好的』,這個算是有些逃避的想法,對於還停留在灰色地帶的情感,大概就是最佳的說服理由了。

 

「是說,為什麼你會還真的順著伯母的意思,乖乖的跑來我家啊?」

 

畢竟兩個大男孩在超市為了吃而大吵起來未免也太過丟臉,況且附近也都是陪伴著長大的婆婆媽媽們,和途中跑去澳洲一趟的松岡不同,七瀨可是完完全全在這個生活圈裡頭成長的,對於那些顯得格外關心的眼神,他無論如何都難以應付,最後只好選擇讓步。而這天的晚餐,主食便決定是松岡千盼萬盼的乾煎牛肉了。

 

而忍不住又亂買了一些東西的兩人,各自都提著一只購物袋,就在並肩踏著夕陽回家的路上,七瀨突然有些在意的問出了口。

 

「想吃個肉還要吵半天,不能像在家或是宿舍的時候過著小少爺般的生活、」

「我並沒有過著小少爺般的生活。」

 

松岡十分果斷的駁斥了七瀨那不知道打哪描繪出的印象,但下一刻就因為忽然迎面而來的一陣寒風而縮緊了身子,惹得頓時那原本都要瞪眼散發的怒火及氣勢,全都瞬息而逝了。

 

他努了嘴,看向身旁的七瀨,才發現那因為寒冷而嘴唇淡淡泛著不甚明顯的青紫,「哎、你啊,就是不攝取動物性蛋白質才會這樣。」一邊碎念著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說教,一邊踏起了快步,並走到了七瀨的身前。

 

說是要替他擋風,好像也沒有那麼大的實質作用,畢竟七瀨也不是嬌小的女孩,身高上來講兩人是相去不遠的,只不過是臂膀稍微寬了些,身形看起來稍微魁了點而已……「凜,好歹我也算是運動員。」但面對松岡的這個舉動,身後的人卻是很明顯的不想領情,不過也沒有想要憤憤地像個孩子般、不服輸的再次超越他就是。

 

但有時,也能說是趁著這樣的距離,有些事情,大概才能直白地說出口吧?

 

松岡心底明白,就像是要給七瀨那個提問的回答,若看著那雙眼,大概也就會變成一如往常的結果,結著就是落得事後才逕自悔恨自己那遲遲沒有成長的坦率。

 

「我也不是在老媽一開始對我說的時候,就非常樂意的答應下來好嗎?」回想起那時候面對這十分突兀的提議,松岡也和七瀨一樣,根本不知道這兩位母親究竟是在想什麼?「但總覺得……」

 

「總覺得如果跟你一起共度這段時間,應該就能看到更多你的不同一面吧。」

 

語落,原以為會因為這句不小心就自然脫口的話,而感到很大的情緒起伏,但松岡卻出乎自己預料中的平靜,不過是心臟的跳動有點變吵了而已。

 

「畢竟……不知道該怎麼說,渚的話大概會懂吧?」

「為什麼是渚?」

「遙,你啊……和你變成朋友之後,無論對方原本是什麼樣的個性,都會變得很想再繼續跟你一起相處下去。或許對那個人本身對於其他朋友是從沒有這樣的想法,但例子換成了你、該怎麼說……」

 

松岡拼命的在腦海裡擷取適當的用詞去描述,但可惜的是,這項作業進行得並不順利,「嘖,反正大概就是這種意思。」因此,到了最後還是以這樣的不耐做結。

 

畢竟從分離到重逢並再次有了好好的交集,這段路程大概走了六年左右,這段時間以來,在除了游泳之外的他,會是什麼樣子的?哪些地方是和以前相比從來沒變過的?而哪些又是變得和那時截然不同了呢?

 

早上起床時頭髮會翹得很嚴重嗎?上課的時候會趴在桌上打瞌睡嗎?擅長與不擅長的科目是什麼?有沒有被女同學告白過?被告白時會是什麼樣的表情?自己一個人在家的時候都是如何度過每一個時刻的?

 

太多太多的在意逐漸累積,以自己沒有注意到的形式開始堆積,回神發現時,竟然已經成了一個可觀的形體的。大概就是這一份心情促使著松岡點下頭,答應了這個無厘頭的假期。

 

「你想……更瞭解我?」兩人之間經過了好一陣無語的空白,眼前就是七瀨家前方的那個坂道了,面對這時才又提出的疑問,松岡卻一時無法順利的像平時那樣,用各種不耐打打馬虎眼了。「吶,凜,你為什麼會想要瞭解我更多?」

 

面對語氣愈加堅定的追問,松岡還是先踏上了好幾個石階,但終是停下了腳步,「因為快沒時間啦。」他淺淺地勾起了一抹難得的微笑,回過頭迎上了七瀨,襯著才剛日落的天空,那一片紫紅,卻只是教人錯覺得以為,好像苦澀了太多。

 

「明年春天,我又要離開日本了啊。」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月璃櫻
  • 嚶嚶嚶這裡也是愛上之後才發現資源真的超少TAT
    凜遙嚴重不足QwQ

    唔啊啊啊話說可以問一下是HE還是BE嗎QwQ?想有個心理準備這樣【捂臉】

    加油,期待下章//////
  • 不會是BE!!!!!!!!
    但預計會分成在網誌上連載的本篇跟只收錄在本子裡的番外篇,本篇當然會有個段落,但如果要說得到一個『結果』,那劇情上配合時間發展應該是會放在番外這樣~

    舞華 於 2013/10/22 21: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