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K0WLVCQAAYzEj    

 

吶,你不覺得嗎?

照常理來說,這早就不是個能按『常理』思考的世界了。

 

×

 

導演正在和老牌巨星演員肆無忌憚話著當年的黑暗面,女優們群聚在一起,結婚的彼此較勁著和老公過著什麼樣華奢且恩愛的生活,未婚的則是一邊拼比著治裝衣著的高貴及時尚,這邊談膩了,便接著拿起酒杯,嫵媚地坐到了當紅男偶像的邊上,對方亦是泰然地表現著來者不拒的模樣。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場景?

單純娛樂?情報交換?紙醉金迷?

 

打從坐在這個席上開始不知道有幾個小時過去了,除了應該是髮型師的前輩溫柔地點給我的一份玉子燒之外,幾乎什麼料理都不太敢舉筷品嚐。手上的一杯深色冷飲也是偷偷像服務生點來的烏龍茶,面對眼前這群不知道是再戴上了另一張面具、還是這正就是面具底下的真相,但總之就是此時格外教人不太能直視的人們,一分一秒也只能讓都差點要顫抖起身子的恐懼給占據。

 

「嗨。」突然,那個最不希望靠近的人偏偏就是湊了上來。「我記得你是新來的造型師吧?叫優什麼來著的……」

 

那真的是都快碰到彼此手臂的距離,但在此明顯拉開一些空間卻好像會非常、非常失禮……不管怎麼說,那都是眼前這靡爛場景的始作俑者,那個超大型經紀公司旗下的暢銷藝人,無論喜歡不喜歡,想必走上街頭隨便找個人問,都不會有哪個人是沒聽過這四字大名──

 

龜梨和也。

 

「不、不是優……」龜梨先生身體上那簡直甜得像毒藥的香氣撲鼻而來,隨著開口說話吐出的氣混合著濃濃的煙味和重重的酒味,但這理應是要糟透了噁心斃了的組合,當套在這個人身上時,卻覺得全都變得既合理又迷人。「……我叫由希子。」

 

「哈哈哈,是了是了。」肯定是喝醉了。但那雙眼眸不知怎地,卻還是像頭優雅美麗的獵豹,好似在哪處閃爍著銳利的光芒。「做這行多久了?看你還很年輕的樣子啊?」

 

「還不到三個月。」語落的瞬間才覺得,用這麼平淡的口氣跟藝人講話,是不是別說好處了,好像反而會被留下不好的印象?想起了在這圈子打滾了十來年的前輩,之前對自己說過的話……糟,這下子該用什麼樣的話術延續下去才好呢?「呃、我、這、這是我第一次接下這麼大的工作,能在龜梨先生的劇組裡,真的非常、非常感到榮幸、」

 

「又不是我把妳叫來的。」

「……欸?」

 

死定了,這突然變臉是怎麼回事?說錯話了嗎?

 

滿心的慌張得不到解答,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龜梨先生一口喝完了那杯才剛上沒多久的日本酒兌水,然後一手撐起了腮幫子,在向服務生再點一杯一樣的酒品之前,還帶著訕笑的眼眸瞄了自己一眼。

 

那一瞬,一邊愈來愈覺得眼前這人果然還是別靠近的比較好,內心卻又矛盾地,一邊不禁還是對這抹眼神感到有那麼些傾心傾神了。

 

×

 

「妳幾歲啦?」

「今年剛滿二十……」

「哇,那還真是蠻年輕的啊。」

 

時間好像有漸漸過得快一點點了,和龜梨先生談話的過程並沒有很緊湊,通常一個話題都短短的就結束了,而且距離下一個話題還會有一段莫名的空白時間,但卻不會讓人覺得那麼尷尬且不知所措,至少,還有個能喘息的時間……

 

一想到這裡,我無法控制自己去猜測,這是否為龜梨先生的一份體貼。

 

「不過應該沒有男朋友吧。」

 

……等等,這算什麼讓人悔恨上一刻那樣妄想的自己的失禮發言啊!?

 

「姑且,男朋友還是有的。」

「啊?妳這是說笑的吧?哈哈!」

 

嗚哇、爛透了這男人!

 

「唉呀、剛剛妳在心裡把我罵過一頓了對吧。」

「欸?不,沒有、沒有的事……」

 

又在沒把人的話聽到最後的狀況下,甚至還無視著正在跟一個女孩子對話的場面中,活像個路邊不良份子似的熟練點起了菸,夾著那白色菸捲的指節,實在很難和那雙在工作上不知道幾千幾百次、非常禮貌地和工作人員一一握過的手,直接聯想在一起。

 

明明那是雙溫暖又溫柔,讓人覺得非常安心的手啊。

 

「吶,由希子。」突然,龜梨先生再一次開口時,似乎刻意壓低了聲線,雖然帶著一點點沙啞,那是道成熟又穩重的聲音,十分好聽,卻又讓人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哀傷。「如果想要得到最──普通平凡的幸福的話……」

 

「就絕對不能找那種會讓妳一見鍾情的男人喔。」

 

×

 

不長的這段談話時間中,這已經是龜梨先生的第四杯酒了;是經典威士忌。

 

「那樣的男人啊……通常會有幾個特色。」龜梨先生開始侃侃道來,但他的眼神雖然直勾勾地盯著我,我卻只覺得他是在看向不知何處的彼方。「可能外表看起來很斯文,中規中矩的,但其實頂了頭看起來很像真髮的假髮。」

 

「……啊?」

 

「或是平時看起來有點冷酷,但卻意外擁有一張像是孩子一樣的笑容……可惜一天到晚沉浸在健身房裡劈著磚片。」

 

龜梨先生的話我愈聽愈不清楚,卻有好向哪裡有些身影可循了。至此,他手上的澄黃酒精已經漸漸去了三分之二。

 

「不然就是光外表就會讓人覺得超危險的,接吻的時候會碰到舌環,緊貼著彼此身體的時候會碰到肚臍環……可是個性其實超、超、超溫柔,底子就是個好到讓人覺得有點噁心的地步的男人。」

 

「又或是你以為他是王子,實際上卻無聊透頂的傢伙。」

 

至此,那杯酒已經所剩無幾,龜梨先生曲起雙手便趴了下來,就像個正為青春惱火的少年一般。我沒有搭話,安靜的聽他說著,但他卻從這裡開始,又陷入了沉默,不說話,連酒也不喝了。

 

×

 

「龜梨先生。」這時,領班經理畢恭畢敬地踏入了包廂裡頭,對他輕喚了一聲,「有您的訪客……」

 

感覺到了那明顯的難言之隱,龜梨先生坐起了身,並示意著要領班經理靠上耳邊跟他說對方是哪一位人士。

 

講得很小聲,我也覺得似乎應該迴避,但還是不小心聽進了耳裡。

 

「赤西先生在外頭等候您。」

「……我知道了。」

 

×

 

領班經理走出了包廂之後,龜梨先生猛然夾了好幾塊看起來非常好吃的牛肝或牛舌到我的碗裡,不等我開口說些什麼,他自己也夾了好幾口,塞得一邊臉頰都有點鼓鼓的,就像個貪吃的孩子一樣。

 

「還有一種,把結婚當作義務的男人。」

 

沒想到那個話題竟然延續了下去,我才一邊咀嚼著人生頭一遭吃到如此美味的牛舌時,他冷不防地就又開始說起話來了。

 

「最後,就是像我這種男人。」

 

只見,龜梨先生淺淺勾起了一抹苦笑,「不,怎麼這樣說、」

 

不同於最一開始的排斥,這句反駁,我倒是突然打從心底認真這樣覺得了。

 

「由希子,我這樣說段小故事好了。」龜梨先生將最後一口威士忌一飲而盡,但放下空酒杯的那一瞬間,卻又哪裡教人覺得豁然開朗了許多。

 

「我有一個從以前就在交往的人。」天啊,這哪門子的驚爆開頭啊我的媽呀。「然後那個人結婚了,但我們現在還是在交往。」

 

誰來告訴我,我現在到底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

 

「他覺得結婚是一種義務,是一件人生中必須去執行的事情,他是這樣理直氣壯地告訴我的。」龜梨先生一面笑了,「我一路愛的人都是你,但我得結婚有孩子,可我愛的還是你,所以你的立場從基本開始都沒變過。」

 

「我向來不懂為什麼要因為和另一個人結婚,就要跟我的所愛分手;當然,你哪天要結婚,也休想要跟我提分手。所謂的分手,那應該是要定義在愛的基礎上才能成立的行為。」

 

「除非在未來,我愛上了我結婚的對象,又或是你愛上了你結婚的對象,當愛的對象不同了之後,那我們再來談分手,我認為,應該一點也不遲吧。」

 

×

 

目瞪口呆,一串話聽得我頭暈目眩。

 

首先,我想我還是先點杯生啤酒來喝好了。

 

×

 

「……哎,搞什麼啊?我在外面等了好久,會冷耶。」

 

明明還隔著好一段距離,龜梨才轉過個彎角出現在赤西面前,劈頭就迎面而來一句抱怨了。

 

「呵,我幫一個女孩上了趟戀愛講座。」

 

一邊這樣說著,龜梨一雙手就像隻貓一般,慵懶且嫵媚地攀上了赤西的肩頸,並在他脖子上先留下一記就像招呼的吻再說。

 

「啥?」

 

男人沒什麼耐性的回答一如既往,但懷裡這渾身菸酒臭味的人兒難得如此主動撒嬌,這可是十幾年以來搞不好也沒能看上幾回的模樣,赤西也是毫不客氣先輕輕啃咬了那雙不太聽話的嘴,雙手也跟著摟緊了龜梨。

 

「我教了她該如何辨識『爛男人』……吶。」

 

「哈哈。」聞言,赤西很不給面子的笑了兩聲。「那還真是堂了不得的好講座啊。」

 

×

 

這確實早已不是個能用『常理』去衡量的世界了。

 

但那也沒什麼關係了,至少,這個世界還有你,以及那群爛男人們一起、

 

再加上我這個爛男人,那倒也就十分足夠了,不是嗎?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ヤナ
  • 看著看著,覺得想笑又有點酸酸的ww
  • 我覺得,大概是因為這就是現在的KAT-TUN吧......XDDDDDD

    舞華 於 2014/01/22 02:53 回覆

  • ヤナ
  • 又看了一遍,覺得舞華的人物描寫好真實XD 包括說的每一句話,都讓我覺得就是他們的感覺XDDDD
  • Ginnie
  • 舞華
    謝謝你讓赤龜以最完美的關係
    深深的留在我的心裡。

    我很感動也很謝謝你 -

    有妳那麼好的一個AK文作者
    謝謝你的存在阿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