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池是水藍色,櫻花是粉紅色的。

 

雖然喜歡游泳,但那也不代表喜歡的顏色就會是水藍色,只是,不管怎麼想,應該都不會有人不喜歡水藍色和粉紅色的這個組合吧?說是正確,可能有些言之為過了,不過合襯出來的色彩,確實會讓人感到放鬆,覺得漂亮。

 

學校有棵到了春天就會盛開的櫻花樹,一旁,剛好座落了對小學生來說,已經很是寬敞的游泳池。兩者之間隔了一面鐵網,說真的,那稍微染上鐵鏽的顏色實在有些掃興。但,當那美麗的櫻花花瓣片片被風吹著越過鐵網,落在泳池的水面上時,那畫面該會是多麼……多麼……

 

多麼讓人想立刻跳下去游上個兩趟也好。

 

當然,實際上是沒辦法這樣做的,容易感冒是一回事,肌膚一旦碰到那麼低溫的冰冷水,身體肯定會不由自主的顫抖並變得僵硬。沒辦法在水中自由的劃開水面踏水向前,那下水也就會變得沒有任何意義了。

 

所以,到了春天,要是忍不住一直在課堂上分心,不斷透過教室的窗戶看著下方的泳池時,就會索性趁著午休或是下課之後,靠著鐵網,享受一下漫天的粉紅色和蕩漾的水藍色所帶來的協調。

 

雖然這種如夢似幻的事情和自己的調性一點也不合,但還是會忍不住想讓這樣好不美麗的景色包圍,畢竟,水面和櫻花襯著風擺動著的模樣,除了愜意之外就是自由了──『什麼啊,是七瀨啊!』

 

迎面走來的是一直掛著滿臉笑容的轉學生松岡,為此,自己都能明顯感覺到眉頭肯定皺上了些。

 

『所以說不要擺出那樣可怕的表情嘛,哈哈。』不知道個性該說是輕浮好還是平易近人好,那非常自然的搭話方式,還真會讓人需要上一些適應的時間。『哇……花瓣就這樣飄在游泳池裡啊……』

 

松岡的笑容更加深了許多,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那雙眼還閃閃發亮了起來。『喂……你為什麼會想特地跑下來看?』面對那樣的神情,忍不住,一句疑問就扔了出來。

 

『欸?嗯……不覺得很浪漫、』

『少跟我扯那些你也不這麼覺得的事。』

『……哈哈哈,不愧是七瀨!』

 

愣了一愣,松岡那傢伙又笑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突然產生了無從彌補的距離感,想要追上也動彈不得似地,無論是櫻花,還是鐵網,還是游泳池、

 

還是松岡。

 

『所以是為什麼?喂、松、……凜!』

『哈,哎,七瀨也真是的,那還用說嗎?因為……』

 

理由變得好遠好遠,別說聲音了,就連嘴型都漸漸在眼裡變得好模糊。

水藍色和粉紅色開始混亂成一團,全都分不清了,全都攪和在一起了,全都、

 

×

 

「……遙、……喂,遙。」

 

將被毯蓋到遮去快一半的臉龐,就此舒服的熟睡在松岡家客廳的沙發上。松岡凜先是輕喚了幾聲,但七瀨還是私毫不為所動,甚至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睡沉的人還是連個小小的反應也不肯給。

 

但,畢竟松岡也不是個有耐性的人。

 

「……遙。」發下了最後通牒,但還是得不到七瀨任何決定要睜開雙眼的跡象,松岡挑了下眉,緊接著就果斷地一手狠狠掀開那件都讓體溫渲染著發熱的暖被,「……七瀨──!」

 

「唔嗯……」總算微微張開了雙眼有了些動靜,縱使一臉惺忪,但看起來多少還是有因為突然接觸到冷空氣的刺激,而被迫清醒了一點。「你好煩。」

 

「你、……唉……」前一刻還凶神惡煞的模樣,對上了七瀨的一個蹙眉,全都只能化成了一聲嘆息。

 

眨了眼,七瀨看著無奈的在身旁一屁股坐下,並隨手就拿起了桌上的仙貝吃了起來的松岡,又眨了眼,他開始環繞了一下四周,轉了大圈,這才迷濛的想著,方才還真是夢到了夠讓人懷念的事情啊……

 

「真琴他們剛剛已經回去了喔。」

 

以為七瀨是想確認怎麼不見那群吵翻天的傢伙們,松岡打開了電視,隨便轉到了正在播放現場直播音樂節目的頻道就停了下來。但螢幕上因為聖誕特輯而喧鬧成一片的歌手與觀眾,似乎並沒有將那熱情傳達到這兩人心裡,他們依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單純只是想讓這個空間充斥點聲音而已。

 

「……喔。」不知道慢了多少拍的反應,就這樣坐著,又發呆了幾十秒鐘有。

 

話說回來,那時候這傢伙是說了什麼來著的……

 

「那我也差不多要回家了。」好像還有些眷戀著沙發讓自己體溫影響而變得暖和的溫度,說完了這句話,七瀨又待了一下才總算坐起了身。

 

「喔,要走了嗎?」隨著七瀨的動作,松岡也跟著把袋中剩下的仙貝一口吃進嘴裡,並順手就關上了才開沒多久的電視。「我去樓上拿個東西,等我一下。」

 

「……嗯?」看著逕自這樣說著就走上樓的人,七瀨還是決定追問了下。「你也要出門嗎?買東西?」

 

「啊?」跟樓梯間多少有些狹隘也有關係,松岡此時的回應聽起來格外粗啞了許多。「你在說什麼啊?我總該拿幾件換洗的衣物去吧?」

 

「欸?」

「好歹也是要住你家一個禮拜耶。」

「……欸──、真的假的啊。」

「喂,你那沒勁的反應是怎樣?也太失禮了吧。」

 

其實真的只是以為母親只是說說而已。七瀨一邊有些在意著這件事情,腳步也一邊跟著走上樓去。

 

「還不是老媽那天回來就一直在講……說到頭來,還不是江那傢伙多嘴,好像跟她講了一些以前的事情,然後她就說著什麼、『竟然給人家添了這麼多麻煩,不道歉就算了,還不趁這機會就好好表達一下你的感謝!』之類,囉嗦慘了……」

 

「嗯,那倒是真的。」

「你這傢伙……」

 

既然腳步都跟著踏上階梯了,七瀨也就走在松岡身後進了他房間,沒等主人的話,他就先主動的背靠床緣席地坐了下來。印象裡,雖然以前也沒來過松岡家幾次,但似乎都是坐在這個位置,看著大家一邊暢談著些不著邊際的趣事。

 

「你房間都沒什麼變嘛。」

 

一邊打開衣櫃拿出了簡便的旅行袋,一邊聽著七瀨做出的感想,松岡隨意抽了幾件衣服,便熟練的收整進了包包裡頭。「廢話,在那之後就去了澳洲,就算回國,鮫柄又是全住宿制的,沒有長期間住在家裡,房間是會變多少啊?」

 

「啊,說的也是。」

「……本來就是。」

 

說真的,當高二那年再一次見面時,七瀨從沒想過,原來和松岡之間,還會有像這樣相處下去的機會。曾經以為那兒時的過往全都不會再有重新拼湊起來的可能了,曾經甚至還放棄了對這些現況的想望……雖然彼此都成長了許多,不會再像個孩子一樣單純的笑著,但,實際上還是會對於像這樣待在對方身邊的時刻,打從心底覺得溫暖而且開心。

 

「喂、我好了。」穿上了毛料大衣,一邊提醒著七瀨,松岡也一邊提起了旅行袋背在肩上。「老媽跟江在洗澡,等等去跟她們說一聲就走吧。」

 

點了點頭做為回應,七瀨起了身,他順道就為上一刻的思緒做出結論。橫豎這些事情,大概不太可能會有親口說出的那天到來就是。

 

「凜,你不帶枕頭嗎?睡不著我可不管喔。」

「……並不需要好嗎!?」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夜月璃櫻
  • 凜遙互動好讃嗷嗷嗷!!
  • 夜月璃櫻
  • 剛剛手滑了,抱歉QwQ
    期待下章,大大加油QwQ/
  • 謝謝!
    太喜歡凜遙了但是愛上才發現資源之少!!!!! 只好亂自耕,有人喜歡真是太好了XDDD
    我會加油的!

    舞華 於 2013/10/16 06: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