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從屋內前來應門的正是松岡凜本人,看著提著兩袋東西站在門口的七瀨,他毫不遮掩的將驚訝表現在臉上。「你是這種參加活動會第一個到的個性嗎?」

 

劈頭就是這樣失禮的招呼。要不是因為冬天的關係,比起外頭,室內肯定舒服多了;若是換成其他時候,七瀨相信自己絕對會立刻轉身走人。

 

「吵死了。」沒好氣的看了松岡一眼,七瀨反客為主的擅自就進了他家門。「我是為了要處理鯖魚所以才先來的。」

 

「聖誕夜吃什麼鯖魚啊──」

 

沒忍住的反論才剛脫出口,松岡下一刻就意識到,想要駁斥七瀨對鯖魚的執著,究竟會是件多麼無意義的事情。

 

十二月二十四日,今晚就是聖誕夜,在松岡江的央求之下,便將岩鳶游泳部的幾個人招集起來,舉凡是就快畢業的七瀨和橘,又或是也將要一起迎向高中最後一年的葉月和龍崎,再加上哥哥凜,一群人就此聚首共度,同時也稱得上是給這幾個即將要各奔東西的夥伴們一次餞行。

 

「伯母跟江呢?」

「好像是去拿蛋糕了。」

 

放任了他直接走進廚房,松岡索性就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再怎麼說對方也算是客人,找了個舒適且回過頭就看得見半開放式廚房裡頭的情形的位置,便打算一邊和七瀨話個兩句家常。

 

但兩人在來來往往的鬧上了幾句之後,「嗯?」松岡這才覺得在廚房裡開始忙進忙出的七瀨,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欸,你圍巾怎麼不拿下來啊?」

 

聞言,松岡非常肯定自己親眼看見了,那個平常都是紋風不動的七瀨,明顯的因為突然意識到這有些糗的事實而動搖。

 

「……會冷。」

「騙誰啊你根本忘記了好嗎?也太蠢──」

 

好不容易逮到這樣的小把柄,松岡可是笑得樂不可支,縱使這誇張的反應已經換來七瀨的一記白眼,他還是無法順利關上不小心被開啟的笑點,「這麼說來,小學的時候你也有過明明還圍著圍巾,就準備要換泳衣的經驗對不對?結果現在也、幾歲啦你?哈哈哈!」

 

面對笑到無法自制的松岡,七瀨無奈一雙正處理著鯖魚的手閒不開,別說是反擊了,就連想要摸摸鼻子認栽地把圍巾取下都沒辦法,他只能放任那個都要往後倒去的人,大笑上好一陣子。

 

「笑夠了沒。」

 

沒好氣的說了聲還刻意壓低了聲線,擺回原本的一號表情,即使朝日相處的只有小學時期的那一年而已,但事到如今,敢說知道要怎麼捉摸松岡情緒想法的七瀨,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相信他自己現在這樣的態度會換來松岡怎樣的回應。

 

「噗哈哈……哈……」雖然爆笑起來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順利冷靜下來,但一邊偷瞄起七瀨的反應,松岡多少也知道有些不妙的,果不其然趕緊就先收斂了些。「呃……好啦好啦,不笑就不笑嘛!哈……」

 

「哼。」簡直就像童話故事當中,甫對忠臣下達了命令的王后,七瀨表情有些高傲的轉回了頭,並繼續了手上料理的動作。

 

四周空氣的流動又回到了在這之前的模式,安安靜靜的,只有暖氣在運轉的微微振動聲,以及七瀨在廚房使用各式用具的聲音而已。松岡回到了原本放鬆的大字型坐姿,扭著上半身回頭,下巴靠在攀著沙發背靠的一雙手上,並直勾勾地盯著他。好像不這麼專注的話,萬一漏了什麼表情,那簡直稱得上是損失了一般。

 

那張顯得冷淡的面容之下,其實有著十分溫柔的個性;看起來好像總是成熟許多的態度當中,其實也不過是個非常普通的高中男孩而已。也會有情緒起伏,只是不懂的人好像看不出來,而懂的人……

 

好像一旦看住了,便再也難以將視線挪移似地。

 

「哎,我幫你拿下來吧。」

 

語畢,松岡就逕自站起了身,並朝著七瀨走去,而那一邊在料理著的人,卻不明究理的開始在意起那緩緩接近的身影。一步、一步、一步,原本沒多想些什麼,但卻開始莫名在意起那愈來愈縮短的距離,明知將會停在一個快要碰上、但實際上卻又是不會碰上的地方,卻還是有些神經質地輕顫了一下。

 

「不要亂動,要是圍巾沾到鯖魚我可不管。」

 

打從國小開始,兩人之間身高的差距沒有很大,只是稍微高了一些的松岡,卻從以前就很常錯開了一點點距離並站在七瀨的後方,像是放學回家的路上一起站在自動販賣機前挑選飲料時,又或是在夏日祭典一同看那絢爛的煙火時,可能還有其他沒記得那麼清楚的瑣碎時候,但七瀨記得的,是和凜之間那微妙的距離感,進而透過沒有觸碰到的肌膚,先一步地感受到了松岡凜這個人對自己來說,那份莫大的存在感。

 

但七瀨那難得的多想了的複雜思緒倒是果然沒有表現出來,他依舊是那副淡然的模樣,只是乖巧地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並稍微低下了頭,好讓松岡更容易解開將圍巾綁在頸子後方的結,並進而取下。

 

「遙的身上啊……」七瀨一邊配合著松岡的動作輕輕搖擺著頭,讓一層層緩和裹著脖子的圍巾漸漸被取下,一面想讓脖子即將要全露出的肌膚適應較冷的空氣,他一面又要讓自己別太去顧慮身後那靠在耳邊就擅自講起話來的傢伙。「總覺得好像有種味道,好像從小就有了。」

 

「……從小就染上鯖魚的腥味還真是對不起喔。」

「並不是魚腥味好嗎?我講話才不會那麼失禮。」

 

對於這樣的發言,七瀨聽了只是以不語作為回應。

 

「喂、倒是說些什麼啊你,真是的……」對於這段簡直像是默認了他就是個失禮的傢伙般的空白,松岡挑著眉擺出了不屑的表情,只可惜了七瀨並沒有回過頭接收他的怨氣。

 

沒得到預想外的吐槽,松岡就此站在七瀨身後一陣子,表情便緩緩柔和了許多。看著那身背影,想起了小時候彼此亦敵亦友的追逐,想起了對於眼前看去的世界終是要有七瀨存在的執著,想起了許許多多他們或許一同走過的,或許各自抱持著不同的想法看過的景色──

 

現在大概已經晚了,即使再怎麼想伸出雙手,大概,都已經來不及了。

 

「吶,遙。」

 

對於松岡突然認真起來的輕喚,七瀨若有似無地回應了聲,沒有回頭,並持續著手邊動作的他,只是靜靜地等待著接下來對方要說出的話。

 

「這麼說來,我好像還沒跟你說過、」

 

「哥──我們回來了!剛才在路上碰巧遇到了御子柴學長、」

「哎呀,在聖誕節這天巧遇了江君,這肯定是命運吶!」

 

玄關傳來的一陣喧鬧打斷了松岡才要延續的話題,一字一句到了喉頭,終究還是嚥了下去,有些不耐的搔了搔頭,他這才朝著家門前走去。

 

「啥?才不是什麼命運吧,學長。」

「我聞到了鯖魚的味道!遙學長居然已經到了嗎!?」

「哎呀,凜你還一樣是個標準妹控啊!」

「……所以說,什麼叫做居然……」

「要我說幾次,我才不是什麼妹控啊誰要對江那傢伙──」

「凜,怎麼可以對前輩這樣亂吼呢?還不快來幫媽媽拿蛋糕去冰?」

 

一陣七嘴八舌的混亂還沒結束,緊接而後的葉月一行人也紛紛進了松岡家門,還沒開始就熱鬧無比的一場聖誕派對,想必是還有得喧騰的了。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