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喜歡凜很喜歡凜遙啊!求同好!XDDDD

※本文預計為12月的CWT35新刊

※應該是會跟之前的青黃夏が終わるまで一樣,會將故事分成兩段主線,前半會在網誌上更新,後半則是作為加筆內容僅在刊物當中公開這樣,我個人是覺得前半當一個中篇來看大概也是可以的?可能啦,應該,因為我才寫了一點點而已......(毆#) 所以總之還是求鞭打,謝謝。XDDDD

故事走向會從主角們高三從社團引退後準備考試的時節開始寫,不會在網誌上公開的後半則是大學並且20歲之後的延伸。總之整篇都是妄想......WWW 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

 

 

 

 

 

水面下的世界不再寂靜,除了指尖划過並擠身前進的聲音之外,水面上那迴響在這室內空間的呼喊也一刻無息的混雜襲來,耳際只是隆隆作響、隆隆作響。若說,水是溫柔且包容地從外覆蓋著全身的話,那麼,那些呼喊肯定就是刺激且衝動地鑽進體內,從每一條神經開始挑釁,甚至教身體都要忍不住為此而感到興奮並顫抖不已。

 

尤其是仰起了頭換氣的瞬間,聽見了有誰正喊著自己的名時,就會覺得這世界上不可能會有什麼辦不到的事情了一般,全身貫注地朝著眼前好像都綻放了光芒似的終點邁進,然後挺直背胸,奪下勝利。

 

當然,也有因為腦中一片混亂或是力不從心,甚至是旁邊水道的選手速度實在太快,原本要追趕就已經很費力了,卻還是沒辦法好好控制自己凌亂節奏的情形;太過在意他人狀況的結果,比賽就會輸得一敗塗地。道理是明白,但偶爾還是會發生,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狀況不佳』吧?在這樣的時候,原本用意於激勵的歡呼聲,也會在一線之隔間,成了千斤萬斤的壓力。

 

有過辛苦的練習,嚐過甜美的勝果,原本近乎荒廢的社團休息室,因為漸漸加入的學生,有時甚至還會顯得有些擁擠;揮去了厚厚一層灰塵的鐵櫃,相對交換裝飾上的,則是一張又一張充滿歡笑的照片。

 

放置在休息室一進來右側的架子上,陳列著一座座的獎盃是每一位社團成員努力的成績,但若是要說得現實點,也就是一束又一束得以換來全年租借健身中心的室內游泳池的籌碼了。

 

一年半前,還每天每天折指算著,到底還有多久才能成為一個極為普通的人的那個時候,壓根就從沒想過,這麼一段高中生活竟會出現戲劇性的大轉折,並在青春的一頁留下精彩的回憶。

 

沒錯,回憶。

 

伴隨著從社團引退,高中的最後一個夏天,也已經結束幾個月了,雖然非常不習慣,但升學考試的殘酷現實就擺在眼前,游泳這件事情,也不得不成了次位要事。

 

就此,時節也終究來到了十二月底,學校在幾天前就開始放假了,基本上天氣雖然還是會冷,但不管怎麼說,這可是連室外游泳池都開放到九月的一年,氣象新聞也是一天到晚報導著,國內哪個地區又創下了多少年以來的冬季高溫記錄。

 

就連今天也是如此。「遙,抱歉吶,爸爸媽媽沒能陪你一起過新年……」

 

清澈的天空不見多少朵白雲飄過,冬陽也就盡情散發著不屬於年末的熱度,雖然結論上來看氣溫是很低,但在這時候卻絲毫都沒有快要下雪的預兆,那就算是暖冬了吧。七瀨遙一臉惺忪,才好不容易離開暖和的被窩,還頂著整頭異常凌亂的髮,就到玄關目送難得回家十天左右的父母出門。「沒關係啦,反正現在因為考試,也沒辦法好好放假。」

 

雖然一邊說著成熟的諒解,卻還是像個孩子一樣因為經不住睡意,而大大地打了個呵欠。

 

「哎,怎麼又說這種一點也不可愛的話呢?真是的……」作為母親,到底是想在都快要升大學的兒子身上,追尋些什麼『可愛』之處啊?七瀨一直為此抱持著很大的疑惑,但面對個性強勢了些的媽媽,他還是選擇了把話吞回肚子裡去,並用撇開的視線來替代回應。

 

但這話其實也不假,畢竟高中之後,大多的時間都是獨自一人住在這麼大的房子裡,雖然要說是完全不會寂寞,那大概才是自欺欺人的倔強吧。不過該習慣的也習慣了,而且就個性上來說,也不是一個會對於節慶特別拘泥的人,即使不是過年過節,能和長期分隔兩地的父母相處一段時間,那倒也就足夠了。

 

「要記住喔,洗完澡之後一定要趕快擦乾頭髮跟身體,即使是冬天也不能一直泡在浴缸裡,像我們家這種建築,洗澡水可是很快就會變冷的,知道嗎?」

 

即使長期沒有住在一起,但不愧是母親,基本上孩子有什麼改不掉的生活習慣,還是能掌握得一清二楚。聞言,由於實在沒有任何反論可以提出,七瀨看了那已經握上行李箱的把手,卻還是放不下心的母親一眼,這才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頭答應。

 

「還有,別老是吃鯖魚吶!聽好了,遙,你已經快要不是發育中的青少年啦!再不多吃點肉,過個幾年你身上這些媽媽引以為豪的肌肉都會消失不見,最後變成一個弱不經風的上班族,迷失在澀谷全向十字路口那來來往往的人群當中……」

 

「哈哈,自豪的居然不是兒子的成就,而是肌肉啊妳?」

「……我有在游泳。」

 

面對丈夫跟孩子一氣齊發的吐槽,這才適時止住了那好像開始往有點奇怪的方向發展的妄想。「總、總之,就算非常非常不想吃肉,好歹也要多吃點蛋乳製品,維持蛋白質的攝取……」

 

「好啦我知道。不是說還有跟上司的飯局嗎?你們趕緊出發吧。」一方面確實時間上是該拿捏了,但另一方面也是考慮著,要是再不打斷這個均衡營養的話題,還真不知道要聽上多久的教訓。「……到了之後,打通電話回家。」

 

一邊忙碌著將行李及一些雜物放進後車廂的兩個大人,一聽見這由他口中說出、簡直可以當作是撒嬌的話語,都不禁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並感到開心的笑了。

 

「遙,二月要到東京來考試之前先跟媽媽說一聲,乾脆就在那邊住個幾天再回來吧?」做出要申請報考東京的大學的決定,也不過就在不久之前而已,雖然雙親也知道不只東京,當地及關西地區也都有申請,但還是會期望一家三口能夠把握在孩子的學生時代最後四年,再次一起生活度過。

 

但他還是搖了搖頭,「大概就是考試前一天到考完試吧,隔天就會回來了。」

 

「是嗎。」既然要考試的當事人都這樣決定了,他們也不會再多強迫些什麼,揮著手笑著道別,七瀨一直到父母倆都坐上車,還是在家門口掛著微笑目送著。但就在車子準備要踩下油門出發時,母親又突然開了車窗,並探出頭來「對了、遙!」

 

「嗯?」

「忘記跟你說,我昨天剛好遇到了松岡太太跟她兩個孩子啊──」

 

看到提起松岡二字時母親臉上那燦爛的笑容,七瀨挑了眉,他立刻有種不是很好的預感……

 

「唉呀凜君的身材實在不得了呀!可惜是冬天,沒能親眼看見那結實的肌、」

「……路上小心。」

 

毫不客氣的打斷那不知道正盤算著什麼的開場白,七瀨隨便扔下了一句話,便就此打算轉身而去。

 

「欸欸、不是啦,遙!」眼見兒子這樣的反應,母親才趕緊進入她要傳達的要事。「反正,我請凜君來家裡陪你過聖誕節跟新年啦!好好招待人家不要失禮了,知道嗎?」

 

「……哈啊──!?」七瀨不敢置信的睜大了雙眼,即使是情緒鮮少有這麼大的起伏的他,也不得不對這突如其來的告知感到驚訝萬分。「等等、欸,老媽──」

 

即使伸出了手,即使想要拔腿狂奔也來不及了,看著駛遠而去的車子,七瀨只能在百般無奈之中,想起了松岡凜那滿臉不耐又咬牙切齒的模樣。這讓他不禁鬆懈著雙肩並淺淺嘆了口氣,但在看見那被低溫具象成一團白煙時,才猛然意識到室外的寒意,並縮起身體顫抖了一下。

 

不管怎麼說,現在還是以鑽回那暖和的被窩裡,為當務之急吧。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