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671509173  

(其實跟這圖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我就是想放!!!!!)

 

之前的總經理x作家設定 (笑)

如果對我擅自妄想的櫻龜有興趣的朋友,【櫻龜】早晨的憧憬 這篇可以去看看XDDDDD

其實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不知道有沒有一年兩年之前寫的東西

原本建立了這個網誌之後要一併搬過來的但沒想到忘了(噴)

前陣子想起這件事情就趕緊一口氣全都塞進了All龜的分類裡XDDDD

 

然後依照這個趨勢搞不好還會有個晚上篇?

搞不好而已,等我哪天寫了再放上來吧www

 

 

 

「……本月部門的銷售報告已經放在您的桌上,請於下週一部門會議之前過目;關於新品的企劃案,現在人在北海道出差的相馬君稍後就會傳真給您。另外,總裁及執行長希望您今晚能一同出席英國廠商來日遊玩的晚宴,但……」

 

一手拿著厚厚的記事本跟著櫻井身後的秘書隨著語氣的停頓也停下了腳步,站在總經理個人辦公室門前,她像是將這一路的報告做個總結一般開了口。

 

「若是您今天已經因公疲憊而不克出席的話,也是沒問題的。」

「那真是太好了。」

 

轉頭回給秘書一個微笑,那就已經代表了他的回答。秘書恭敬地回答句明白了之後,便用姿勢標準的鞠躬目送櫻井走進辦公室,至那扇大門關上為止。

 

而一進到辦公室的櫻井則是先鬆懈了一下勒得緊的領帶,才想一鼓作氣將桌上估計會有成堆的文件處理完,才往前沒走幾步,便讓突然出現在自己視線內的人給嚇了一跳。

 

「哇!和也……你怎麼人在這裡怎麼也不跟我打聲招呼?」

 

「嗯……」舒適坐在沙發上看書的龜梨低吟了一聲作為回應,好像不把內容看到一個段落不甘心似地,直到篇章的最後一行,他才總算夾上書籤並將書本闔上。「想說你總會發現我的。」

 

「呃,這是……唉。」太明白他的個性,櫻井決定不再對這個毫無解決的回答當中得到些什麼。「真難得你會跑來,怎麼了嗎?是說剛才秘書有跟我提到這件事情嗎……?」

 

「沒有吧,我有麻煩她別跟你說。」隨著櫻井往內走到辦公桌的腳步,龜梨起身就跟了上去,「以我的簽名跟合照交換。」

 

聽了這樣的交易,櫻井都要搞不懂這到底是自己身為一流企業總經理的隱私太不值,還是龜梨身為暢銷作家的簽名照太有價值了……「擅自做這種事,不怕又被你那個安城編輯長抓去進行精神斯巴達訓話嗎?」

 

此話一出,即使不想承認,龜梨還是稍微抖了一下身體。想起之前因為度假玩得太盡興,好一段時間心都不在自己的稿子上,甚至造成新刊進度嚴重落後時,跟編輯長兩人獨處在密閉空間當中被迫進行精神喊話一事……原本就覺得編輯長是一個很可怕的存在了,現在更是留下了心理陰影,對龜梨來說,基本上沒事就絕對不會再去招惹她。

 

但即使如此還是想見到櫻井。肖像權什麼的這種事情,身為公眾人物的他當然明白其嚴重性,雖然不是指責,不過這被櫻井提起,龜梨就會在內心多少有點覺得委屈。其他人就算了,偏偏是櫻井,這麼說可能會變得好像把錯都全推在他身上,但實際上就是這麼想見他,想見到不管有什麼事情都寧願放手扔了不管的程度。

 

櫻井一邊跟龜梨進行著對話,一邊就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來,他盡可能的在他面前遮掩一身憊態,只是在龜梨的眼中看來,櫻井的刻意反而顯得徒勞無功。

 

「……因為你昨天放我鴿子。」

 

用上這樣的說詞其實是有點言重了,但被這樣指控的人,卻是在呆愣的下一刻混雜著嘆息笑了出來。

 

由於兩人各自都有肩上的事業,在外商貿易公司擔任總經理的櫻井,平日的忙碌和其扛起的重擔就不用說了,身為暢銷作家的龜梨也並非一直都能很從容過著每一天。一開始只是單純喜歡寫作而已,但是從拿下新人獎並走紅之後,不免會被加諸上要有固定產量的壓力,而且想必這樣一路追在身後的現實,要一直到他足以揹負『大作家』這等名號為止,才會有所減輕吧。

 

而且實際上,能不能走到最終的那一步,都還是一個大大的未知數呢。

 

為了不再讓殘酷的現實及壓力給擊垮,在生活都穩定下來之後,兩人便交換了一個約定──在對方面前絕對不逞強,只要累了就一定要依賴對方。

 

櫻井想起了分明一開始提起這個約定的是自己,但昨晚卻一臉掛著深深的黑眼圈一邊說著沒問題,就硬是要把工作帶回家,並拒絕了龜梨要在一旁相陪的提議,獨自一人徹夜完成。

 

「每次在我被截稿日逼慘的時候,你都是怎麼說的、怎麼做的?立場一交換,這些事情你就都記不得了嗎?」

 

挑著眉,龜梨只是一邊覺得生氣,卻又一邊覺得不捨。櫻井面對著他,只是勾起了微笑並無奈地攤開了雙手,輕喚著龜梨的名,這是他一向表示棄械投降的動作。

 

見狀,這倒是讓龜梨心裡覺得好過多了。走到辦公椅旁邊,龜梨一手把櫻井拉起來,並牽著他走到一旁的沙發上,雙手壓著他(雖然穿著西裝但還是有點斜)的肩膀,強迫著櫻井一屁股坐下。

 

「我們之前可就說好了!」面對眼前因為工作而被壓得有些喘不過氣的戀人,龜梨毫不客氣地下達了強制休息的命令。「就算要累到病倒,也要在對方身邊倒下不是嗎?事到如今你可別想賴皮吶!」

 

「呵,被你這樣說,我簡直覺得要是哪天在外頭病倒了,可能也會被你救回來然後再把我擊倒一次吧……」縱使說得有些誇大了,但櫻井的無奈不假,只是他此時對於如此替自己感到擔心的龜梨的感謝,卻也不假。「你啊,還真是完備了個了不得的性格呢。」

 

「你有這樣的體悟最好!我可就把這話當作稱讚收下了。」

 

自負地對櫻井笑了笑,龜梨便跟著就在他身旁坐下,讓男人靠著自己,並靜靜地踏入了夢鄉小憩,而他便接著拿起了看到一半的書,繼續沉迷進這故事當中闡述的世界裡。

 

透過身後的大片落地窗,那將整個東京染了一片澄黃的暮陽也溫柔地灑進這間辦公室中,將兩人此刻在嘴角微微勾著的笑容,照射得閃閃發光,即使不過是生活上的日常,卻也能像幅名畫一般,美麗極了。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