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故事的本篇到此為止,不知道這半個月來大家看得還開心嗎?

※LOVEはいつもコメディーだ!XDDDD

※作為CWT34新刊印量調查中

PS. 篇名中譯:在夏天結束之前

 

 

 

 

 

 

 

梅雨季明明就過了,時節也該進入仲夏,還沒有颱風形成的消息,但外頭偏偏就是嘩啦啦地下了半天的大雨,仍是沒有絲毫要停下的趨勢。

 

在黑子與桃井的婚禮結束之後兩天,剛好是青峰在決賽前最後一次的休假日,但他一早還是到了黃瀨現在居住的這棟公寓當中附設的健身房,做了一些基礎的自主練習。他記得這天黃瀨有工作,雖然剛才起床之後對方還在睡,但想著等等回去之後應該會只有自己一人,就在健身房的淋浴間大致沖去了濕黏的汗水,並決定要到附近的影音租賃店,找部之前還蠻想看的英雄電影系列,來度過接下來的整個午後。

 

走出了高級住宅區,六本木的街道上那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少了很多,一整排精品店的大片落地窗被雨水打得濕淋淋地,就連放在裡頭的人體模特兒,看起來好像都寂寞了許多。

 

隨著自動門的開啟,青峰順利租到想看的電影走出店面,發現眼前的行人紅綠燈開始閃了起來,小跑步了幾步卻還是沒有趕上,他只好放慢了速度,並走到斑馬線前等候下一次的綠燈。

 

但隨著這樣佇足而下的腳步,青峰百般無聊地抬頭張望起來,接著就隨即發現了前方的其中一幢大樓上,顯眼又氣派地掛了一大幅黃瀨最新的品牌服飾代言廣告看板。

 

穿著一件寬領的黑色上衣,再加上一件黑色皮褲襯托起修長的雙腿,腰間放蕩不羈地添上了幾件看起來價值不斐的裝飾配件,雙手插進口袋裡,身後並還有位金髮的女模特兒環抱著他,且大概是為了彰顯廣告張力,女模的手還張得大開地擺在心臟及下腹的地方。

 

但此時看板中微微抬高了臉龐,那原是銳利且具有滿滿攻擊性的眼神,在無情雨水的潑打之下,再呈現於青峰的視線當中時,那個黃瀨看起來就像在哭泣一樣。

 

中學的時候黃瀨就開始接觸平面模特兒的工作了,正因為一路都看著他努力的過程,所以平時對於他有現在的成就,青峰並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自從去了趟美國回來之後,幾年的時間裡黃瀨就像是飛躍了好幾階一樣,有些時候,像這樣看著大街上的看板,青峰偶爾會有一種、雖然心裡知道那傢伙就是黃瀨,就是那個一直吵著要贏過自己的黃瀨涼太,但卻又陌生得像從來沒見過面的他人一樣。

 

若是說到差距的話,以前就現實的金錢面來講,就會直接有很明顯的差距;但各自都長大了之後,再回頭看看那些過去所延伸到的現在就會明白,那些無意間會在意起的『距離』,其實並非因為實質收入,並非社會地位,也更非知名度,而是彼此看過的世界,本身就存在著很大的差別。

 

一邊想著這些事情,回神過來時,身邊的行人已經開始劃開腳步,遵守著綠燈的指示,走向馬路的另一端去。看著自己遲了幾拍才趕緊跨出的第一步,那隱隱約約收在心底卻開始萌生的一股似曾相識,卻在潛意識的驅使下,讓青峰暫時還是選擇轉過身,並背對了這一切複雜的思緒。

 

「我回來了──」黃瀨這間公寓的門都會有上下兩道鎖,最後出門的人才需要把上面的鎖刻意鎖上。當青峰回來時,以為黃瀨已經出門的他,直覺地將鑰匙插進上面的鎖時,才發現他根本還在家裡。還在玄關脫鞋的青峰,卻已經開始和裡頭的人對話起來了。「你今天不是有工作?我只買了一杯星巴克回來。」

 

「原本是一早就要去拍外景,但是雨下太大所以延期了,現在在stand by經紀人的工作安排。」收起一雙腳窩在單人座沙發上的黃瀨,隨著青峰走進了客廳,他的頭也跟著往後仰、並靠在沙發椅背上,眼神追著青峰跑。「你買什麼?」

 

「焦糖瑪奇朵。」

「什麼啊甜死了,分我喝──」

 

對於這矛盾的發言青峰咋了舌,無奈黃瀨就是這樣的人,他把熱飲放在桌上,接著就直接將租回來的影片光碟放進了播放器裡。

 

黃瀨暫時放下手中好像一直閱讀到剛才的文庫本,伸手拿了飲品就直接打開杯蓋啜了一口,焦糖香甜的氣味和咖啡豆的香氣混合著牛奶的味道,分明的層次讓喝的人都會覺得口齒留香。偶爾用這樣的甜度讓身心放鬆一下,黃瀨這時頭一次這樣想了,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在看什麼?」

 

「嗯?」還有些回味著熱飲的味道,黃瀨看了青峰一眼,這才意識過來指的是那本書。「這個啊、這是十年前的作品了,因為這次要拍成電影,所以就去買了一本原作來看。」

 

「是喔,誰要演?」

「……呃,是我。」

 

聞言,青峰拉了一個長長的音作為回應。

和這傢伙生活就是會有這種感覺。

 

時不時就會忘記他其實是個藝人這件事情,然後回過神來發現『對喔!』的時候,才又會有『搞什麼啊,還蠻有兩把刷子的嘛,不過是個黃瀨。』的感想。

 

「之前決定出演者名單的時候,還盛大地辦了一個記者會,我想各大新聞台及報社應該都會有報導才是啊!畢竟原作很有名,而且女主角還是那個偶像團體出身的……為什麼小青峰會完全不知情?」雖然這樣問出問題的是他自己,但黃瀨也大概得知青峰會作出什麼樣的回答了。「唉,總之這個故事真的蠻好看的,你哪天突然想看書的時候,可以跟我借去翻。」

 

「然後就會要我順便再去看你的電影……」

「我才沒有說你不要擅自把話進行下去!」

 

看著黃瀨的反應,青峰反而輕笑了出來。說真的,那什麼記者發表會的新聞可還真是沒有看過,但只要是黃瀨的作品,不用為了特別賣什麼人情,也一定會去看的就是。相信那幾個傢伙也都有一樣的想法吧,以最直接的方式,來守護著他一步一步的努力。

 

「你也要一起看電影嗎?」

 

雖然經過了讀取,電影根本就已經要開始播了,但青峰覺得自己至少有先做出了詢問。不過黃瀨搖了搖頭,一邊說著他已經在電影院看過了,一邊就又繼續埋首於手上的書本當中。

 

「我在這邊看書就好,不會被你影響的。」

 

原本青峰還半信半疑,最好是不會被英雄電影的聲光效果給影響,但無論何時將眼神撇向一旁的黃瀨,他還真的十分專注,相較之下一直為了對方的存在而分心的、變成了自己。

 

青峰這下甚至仔細端詳了起來。

 

很少是以側臉的角度看著黃瀨,或許是因為他總是以正面的笑容對上自己的關係吧。也幾乎不知道他靜下來認真閱讀時,會是這樣的表情,總覺得有那麼點新鮮。隨著手指一頁又翻過一頁,眨眼之間,長長的睫毛搧呀搧地,或許是跟著深入了故事當中的世界,黃瀨的雙唇時而會微微張啟,時而又會感覺有些緊張地抿起了那一雙嘴。

 

他們在同一個空間當中,彼此沉迷於各自專注的光景,兩人之間沒有交談,頓時就只剩下電影孤單播放著的聲音,和黃瀨緩緩翻至下一頁時稀疏而已。

 

要說是寧靜,確實也因為沒有語言文字的交換,而感到有些許寂寞了就是。

 

這樣的狀態持續著,一直到電影已經播到中段、也就是轉折的最高潮時,青峰還是會時而無法控制自己,並偷偷朝著黃瀨的身影瞄去。而就在此時,就在青峰要把注意力轉回到電影上頭時,黃瀨下一個眨眼的動作,不禁就讓一滴淚水靜靜地流出,並滑過了那張漂亮的臉蛋。

 

青峰的氣息慢慢吸上了胸腔,雙眼甚至還微微睜大了一些,在那一瞬間,他差點都要忘記呼吸的方式,身體內只是一股腦地吵著心跳愈發加速的聲音。

 

接著,他不知怎地、有些緊張的轉過頭,視線死盯著電視螢幕看,卻完全不知道現在英雄到底是在與誰為敵作戰了。感覺有點像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靠近黃瀨的右側身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還有點發麻了起來。

 

因為一個人的一個表情,而讓自己有這樣的反應……青峰用他那並不是很強的記憶力努力回想,這似乎還是頭一遭呢。桃井在婚禮前說過的那些話,現在再一次慢慢去理解之後,探索出的結果,搞不好還要比她預測的更來得……

 

不可自拔。

 

「吶,黃瀨。」青峰腦中有點一片混亂,他刻意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動搖,但開口了之後,卻又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表達。

 

「嗯?」

 

在回應之前,黃瀨更把頭壓低了一些,裝作什麼事也沒有過的偷偷擦拭去了臉上的淚水,青峰並沒有戳破這一點,畢竟別的不說,他到此時還不太敢正面對上他的眼呢。為了掩飾這樣也太不從容的一面,青峰還是用了平時那般、大爺似的口氣開了口。

 

「中學的時候,你跟我告白過吧?」

「……哈啊?」

 

無視了黃瀨那完全狀況外的反應,青峰可是抱持著滿心的緊張,雖然講的話有些不太一樣,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傳達到對方那裡,但對他而言,基本上這就算是在向黃瀨告白的一字一句。

 

「那個,現在還有效嗎?」

 

將這些話說出口,要用上比想像中還來得更多的勇氣,青峰像是豁出去了一樣,他索性也直接轉頭看向黃瀨,只是當他對上那雙眼時,接受到的卻似乎是滿滿的疑惑。

 

頓時,兩人之間徒留了一段空白,他們對望著彼此,卻又微妙的錯過了對方此時此刻的想法及感情。

 

×

 

「啊──那個,大概是我誤會了。」

 

黃瀨此時開口說出來的話,雖然是打破了兩人的僵局,但卻又有種更把兩人推進另一個冷冰冰的環境裡。

 

「……啊?」

 

青峰粗啞的開了口,他從沒想過在自己可說是人生第一次告白之後,會是得到這樣的反應。一直以來對於感情這件事,他都是站在被動的立場;哪個感覺還不錯的女孩如果向自己告白了,他也大概都是輕率地答應下來,若是哪天女孩想要分手了,那他也會是『嗯,我知道了。』一句話,就結束一段不常不短的戀愛。

 

「中學的時候……大概是對於小青峰憧憬的心情太難以消化,而且每天每天每天都追著你打球的背影不是嗎?所以、」

 

「黃瀨,你這傢伙……」大概是這樣的展開已經超過了青峰心中某個臨界點,他是勾起了笑,但那卻成了一張燦爛到教人覺得毛骨悚然的笑容。他站起了身走向黃瀨,一隻手插在口袋裡另一隻手則抵上了他靠著的椅背,瞬間拉近的距離,讓那被行動制約的人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少給我開玩笑了!」

 

「我勸你最好在我生日前再喜歡上我一次,聽到沒!」

「哈啊──?你那是命令嗎?你那是命令吧!」

「就是!」

 

「誰管你啊!你這黑皮暴君──!」

「你說什、……少得意忘形啦你這萬年手下敗將!」

 

外頭下了大半天的雨總算停了,但在還像是小學生一般、不坦率地吵架著的兩人之間,要認真談起戀愛前,可應該還有好一段路要走。

 

不知道那時,這場炎熱的夏日結束了沒吶。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