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CWT預定新刊,七月會拼命在網誌連載的啊哈哈......(T∇T)    

※屆時會有後續未公開加筆內容,作為刊物購買的小回饋    

※故事內容會有提到黑桃結婚的這個設定,無法接受的朋友對不起了......   

PS. 篇名中譯:在夏天結束之前 

 

 

 

 

 

 

 

「喂、五月。」用雙手直直推開了一大扇木門,青峰一貫的粗魯從沒變過,即便穿著十分得體合襯的西裝,他十分忠於自我的個性,依然不會受到任何影響。「老媽要我、」

 

「阿大!」獨自一人直挺挺地坐在大片的化妝鏡前,已經穿好了純白的婚紗,妝容髮型也都準備妥當。聞言,桃井轉過了頭回眸,對於這樣有些突兀冒昧地進到新娘準備室來的青峰,她非但不會在意那些什麼禮節,反而為此感到開心。

 

其實桃井穿上婚紗這些事情,說真的青峰在這之前,還確實是沒什麼特別的想法。當然,對於她嫁給黑子是給予完全的祝福,只是,該說突然意識到『結婚』二字所帶來的意義嗎?倏然之間,青峰在門口呆愣了一下。

 

「怎麼樣,肯定是我太美了,阿大看呆了吧!」

「……欸?呃、屁啦。」

 

還以為青峰會像平常一樣,毫不留情的講些誇張的比喻來反駁,沒想到那個青峰大輝竟只是失禮的回應了句而已。就把這反應當作是稱讚了,慢了一拍,桃井柔美地笑了出來。

 

反正畢竟是今天,並不是『平常』嘛。

 

「總……總之。」大概是因為從小就一起長大的關係,除了還不成熟時的爭吵之外,他們兩人之間,很少會在談話時會出現這樣的空白。但這不為其他,氣氛也並非尷尬,只是突然感受到了成長,而一時找不到適當的話語表達罷了。「老媽要我拿這個給妳,說是什麼『借來的東西』。」

 

青峰一手遞出了個黑色的小紙袋,此時向前跨出的一步,才讓他們距離又回到了一直以來的感覺。只是對於母親交代的這件事情,不但沒被詳細說明些什麼,他也不清楚為什麼要特地借她個東西。分明沒差這物品,桃井看起來還是裝扮得很完整不是嗎?就是個新娘的模樣啊。

 

「哇──謝謝!」桃井的雙眼閃爍著明顯的期待,「伯母有說裡面是什麼嗎?」

 

「好像是她年輕的時候很喜歡戴的手鍊。」搔了搔頭,青峰更不懂為什麼桃井和母親都是一臉明白的模樣,就只有他好像一直狀況外,卻還要來跑這一趟。「反正她就硬要我送過來,害我不得不提早起床,黃瀨那傢伙又吵死了……是說儀式什麼時候要開始啦?宴會是在婚禮結束之後對吧?我超餓的啊。」

 

「阿大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呢,一點也不浪漫。」

「你們根本也沒有人給我任何說明好嗎!?」

 

無視了青峰一貫的怒吼,桃井逕自打開了那只小小的深紫色絨布禮盒,裡頭靜靜擺放著一條高雅的白金手鍊。低頭將視線留在那飾品上頭,此時,她的笑容更加深了許多。

 

Something Four

 

聽說,新娘在婚禮上帶著四樣物品,就會得到幸福;分別是一項舊的東西、一項新的東西,一項借來的東西,還有一項藍色的東西。當然,這些各別都具有其祝福的含意,而這件『借來的東西』,又是代表了來自友人或是鄰人、對於婚後生活的祝福。

 

作為鄰人的青峰媽媽借出了自己喜歡的手鍊,並由姑且還算是作為友人的青峰送過來……想起了即將離開住了二十幾年的家,也等於離開溫暖的青峰一家人,從小到大的歡笑和吵鬧,雖然覺得寂寞,但也更加感受到了這份情誼的美好。

 

「吶,阿大啊,現在跟小黃住在一起不是嗎?」不知道為什麼桃井突然提起這件事情,青峰雖然一頭霧水,但還是點頭並回應了聲。「覺得開心嗎?」

 

「啊?」一向都搞不清楚桃井的想法,但對方卻對自己的思維瞭若指掌……青峰現在唯一知道的事情,大概就剩下他和這個青梅竹馬這樣的相處模式、可能永遠都不會改變了。「嗯……開心是開心啊,畢竟認識這麼久了,黃瀨又是個蠢到好笑的傢伙……」

 

一邊講起了自己的近況,青峰雙手插進了口袋裡,輕鬆地靠上了一旁的牆。

 

「但總是一直吵架就是了,畢竟我們從中學開始就這副德性嘛。一開始為了搶食物真的動不動就在互罵,不過後來想想大概是因為喜歡吃的東西都很像吧?所以有的時候回家就會買上兩份。

 

「還有,那傢伙實在有點潔癖啊。當然,家事大多都是他在做的,像是洗衣服洗碗等等,上次也順便幫我整理了房間,關於這點我也有跟他道謝,但他每次每次的每次,清出來跟山一樣的垃圾都是叫我去丟耶!怎樣,模特兒大人的玉手事不能碰髒東西就是了?看到蟲子也拼命要我打……」

 

聽著這些平凡又現實再不過的描述,桃井鈴鈴地笑出了聲。「這樣的畫面似乎想像得到呢,呵呵。」

 

「對吧?總之跟他湊在一起就會很吵啊……吶,一般來說跟別人當室友,應該都會是保有各自的活動範圍,偶爾才會一起使用一下共同空間的這種居多吧?」看起來就像個話講上癮的大叔,在分明用講的其實也沒什麼聽不懂的地方,青峰還是開始對桃井比手畫腳了起來。「但跟他感覺好像一直都在一起的樣子啊。」

 

「如果時間湊得上會一起吃飯,洗完澡之後如果正在播有趣的節目或電視劇會一起看,但偶爾也會搶電視看啦……剛好有轉播球賽的話不管幾點都會一起熬夜看完,那傢伙還會模仿人家NBA球星超帥氣的投籃動作耶,雖然實際拿到球還是做不到就是。」

 

「啊、順帶一提,前陣子我們久違的去打了場1 on 1,當然,黃瀨還是沒能贏得了我,哈哈!」

 

看著青峰只是說著這些事情時,開心得眉飛色舞的模樣,桃井就一邊在心底感嘆著,自己果然從一開始就沒看錯。如果說,男人整體來講就是個好懂的群體,那青峰在那當中,大概可以被列入數一數二容易被徹底看穿的存在。

 

「阿大果然很喜歡小黃呢。」

「哈……哈啊──?」

 

而且,還是沒有任何自覺的那種。

 

「吶,幫我把伯母借我的手鍊戴上吧。」

「啥?我才不要!而且妳剛剛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快點啦,你不想祝福我嗎?」

 

搬出了對一個女人來說,一生中最重要的這一天當作理由,桃井知道本性其實很溫柔的青峰是不會拒絕的。

 

「嘖,妳真的很得寸進尺耶,醜女。」

 

不管青峰的無禮,桃井把禮盒遞到他面前,他也只能默默地將手鍊拿了起來,「欸右手,你到我右邊幫我戴啦。」

 

一邊照著這個更進一步的要求去做,青峰一邊毫無保留地爆了句粗口。聞言,桃井卻因此而笑了出來,惹得青峰也覺得自己何必像個衝動的高中生一樣,並跟著大笑起來。

 

或許在很多時候,會在獨自一人的夜晚祈求能不能不要長大。面對成長很可怕,面對社會很可怕,更可怕的是,在未來一定會面對的各種別離。無論是畢業,而面對的和朋友的別離;還是作為一個人類必經的生老病死,而面對的和親人的別離。人在安逸的時候,總是會希望時間就此凍結,別再繼續往前走下去。

 

但這種事情是不可抗拒的,夜晚過去了,隔天的太陽依舊升起,幾年過去之後再回首看看那幾個夜晚,大概會覺得既純真又可愛,也會感慨地覺得『成長』果然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尤其在這種時候,感觸總是會特別深呢。畢竟作為青梅竹馬所共同擁有、共同度過的,是一生中最為單純,且最為青春的歲月啊。

 

「唉,我看哲娶了妳,他肯定會很辛苦的。」

 

桃井對於青峰這樣一貫對自己的毒舌,她這次並沒有像以前那樣狠狠地立刻反駁回去。她看著他在自己右側蹲下了身子,並在伸出遞向前的右手手腕上仔細地戴上手鍊,一邊有點傻的問著『扣在這格會不會太鬆啊?』什麼的,然後又一邊再調整了一次。

 

這一刻,讓她更加確信,他們兩人對待彼此,都會是一生中很重要的那個人。

 

「阿大,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你的幸福喔。」

 

「喂,妳今天一直說些不太像妳的話啊,五月。」手邊的工作大功告成,青峰抬起了頭,看著那好像突然有點想哭的美麗臉龐。「不管怎麼樣,至少今天,這應該是要由我對妳說的立場吧。」

 

「因為我都一直看著嘛!」放下了焦急,輕輕嘆了一口氣,桃井還是勾起了微笑。「阿大太笨了,我得換個方式問你。」

 

「……妳這傢伙……」挑著眉站起了身,青峰又將雙手插回了口袋,等著對方將那沒一句聽得懂的話重新解釋一番。

 

「你仔細仔細仔──細的回想看看喔,當你大學之後從美國回來、我們大家去機場接你的時候,你看到我的瞬間,有什麼感覺?」

 

「妳?」不知道桃井想說的到底是什麼,但青峰還是盡量想像了當時的心情。「嗯……大概是,『喔、好久不見』這種感覺吧。」

 

「那哲君呢?」

「……喔,原來他在這!」

 

這回答先讓桃井白了青峰一眼,但提問還是持續著。

 

「小綠呢?」

「好久不見。」

 

「赤司君呢?」

「好久不見。」

 

「紫君呢?」

「好久不見。」

 

「那看到小黃的時候,當時你心裡又是怎麼想的呢?」

把話問到了核心,但回答者卻不再像先前一般,迅速地做出答案。

 

青峰其實一直不明白,對隊友抱持著憧憬什麼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

 

同隊分明就還有好幾個強到慘的怪物在,雖然技術性上來說,確實打球的風格和位置是比較相像,而且也是一開始相遇的對象,但即使如此,入隊之後發現還有那麼多厲害的人,為什麼還是會執著於自己呢?

 

再說了,中學一年級的時候,就有聽說過『黃瀨涼太』這個名字,走在校內時也有幾次擦身而過的經驗。在一群人面前,他就是一張笑咪咪的臉;但偶爾獨自一人時,卻又教人感覺意外的難以接近。

 

實際相處了之後,則是看到了他更多不同的表情。反應很大,而且都不知道幾歲了還很愛哭,喜歡吃的東西意外的非常普通,王子什麼的、看樣子應該全都是那些女孩們的妄想。可偏偏有些時候,他還會露出一種接近野生的挑釁眼神,那通常是惹到他的結果,而且看不出來還蠻會打架的……

 

『黃瀨涼太』就像個無底洞,一但踏入,然後愈加發覺還以為是不為人知的一面時,他的下一個表情又會立刻表現在探詢者的面前。

 

青峰記得,他記得很清楚,在美國的那段時間,他時不時就會想起這些事情。

 

「覺得、『啊……終於再見到他了』,這樣。」

 

回過神,青峰做出了回答,而此時在他面前看見的是,桃井溫柔又美麗的笑。

 

「吶,五月。」過了一小段空白,青峰微微皺起了眉尖,他的眼神悄悄地撇去了別的地方,「高中畢業的時候,我有跟妳說過嗎?」

 

「嗯?」

 

「謝謝妳……什麼的。」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