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CWT預定新刊,七月會拼命在網誌連載的啊哈哈......(T∇T)  

※屆時會有後續未公開加筆內容,作為刊物購買的小回饋  

※故事內容會有提到黑桃結婚的這個設定,無法接受的朋友對不起了...... 

PS. 篇名中譯:在夏天結束之前

 

 

 

 

 

 

 

「不好意思,我想看一下那條今年春夏新款的銀白色領帶。」

 

面對黃瀨的一聲詢問,精品店店員立刻專業地回應之後,很快就將那條領帶遞到他的眼前,卻意外換來了有一小陣遲疑的表情。

 

「呃、黃瀨先生,您想找的不是這條領帶嗎?」

 

直到店員開口之後,黃瀨這才頓了頓,並沒再多說什麼的笑著接下了領帶,並待他走遠之後,才接著開口。「那店員也真是奇怪,明明你就穿著這麼筆挺的西裝……」但話說到一半,當他頭轉向右邊時,卻又停頓了下來。「咦?小黑子?」

 

「我在左邊。」

「欸、欸──」

 

無論過了幾年,只要有一段時間沒見面,黃瀨有時就還是會像這樣、突然找不到黑子的存在。對於都當朋友這麼多年,竟然還會有這種情況發生,黃瀨是一直覺得這樣的自己也太失禮,同時多少也會感到有些過意不去。

 

但實際上是不是黑子自己刻意想鬧一下這幾個親友們……就不得而知了。

 

面對黃瀨的反應,黑子淡淡地揚起一抹微笑。「來幫我試試看吧。」不管經過多少年,他都還是一樣溫柔,而那份溫柔,也一樣是出自於他堅強的內心。

 

「啊……但不知道小桃會選怎樣的婚紗耶,不去偷看一下款式真的沒關係嗎?畢竟不知道搭起來效果會好不好呢……」

 

「這樣我們當事人也才會有點期待和驚奇啊。」黑子一邊說著,一邊稍微抬高了頭,讓黃瀨幫自己調整著領帶的比對。「畢竟現在挑出的禮服,都是一心想著對方而做出的選擇……不覺得這樣還蠻浪漫的嗎?」

 

看著黑子的表情,黃瀨這才頭一次知道,原來『幸福』是件如此具象的事物。

 

黑子和桃井要結婚了。

 

從中學時候就相識,但一直到高中畢業卻遲遲都沒有進展到戀人關係,接著又各奔東西,考進了不同大學,念的科系也都不一樣,還以為除了偶爾和帝光的大家相聚時會碰面之外,就再也沒有什麼機會時,兩人就在一次各自的一個人的旅行當中,在仲夏的沖繩巧遇,並在兩、三年之後,決定攜手渡過下半輩子。

 

兩人的婚禮定在下週週末,從發送邀請函、訂婚禮場地或是婚禮流程,還有宴客的菜單甚至使用的餐具,無論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是他們一起構思的,就唯獨新娘最為重視的禮服,堅持要給對方在這最特別的一天、對自己的身影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不過結婚之後,小桃會從公司辭職嗎?」

 

桃井字大學畢業之後就進了國內知名的貿易公司上班,黑子則是有些出人意料之外的去考了幼師執照,現在正在私立的幼稚園當老師。

 

一邊想起這些現實面的事情,黃瀨還是覺得這樣有些刺眼的銀白色,並不是那麼適合黑子,並又拉著他到掛了一整牆領帶的區域,物色起其他的款式。

 

「不會喔。」黑子果斷地回應了句,「我們目前還沒要生孩子的打算。」

 

「欸?」

 

這樣補充上的回答,讓黃瀨感到有些訝異。雖然以現代的社會來說,結婚之後不會離職的女性為數不少,但『還沒有要生育的打算』的這個想法,至少對生活周遭並沒那麼多親朋好友結婚成家的黃瀨來說,會覺得驚訝也是必然的。

 

「雖然說隨著年紀的增長,懷孕生子對女性來說,確實是件對身體造成很大負擔的事。」黑子那一直淡然的表情,在話語停頓了之後,又更多添了一份柔情。「但她是個很有自己想法的女性。」

 

「想讓她再盡情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是補足我們在這之前老是擦身而過的時間,而且現實面來說,經濟上的累積也是必要的。」抬起頭,當黑子再一次對上黃瀨的雙眼時,那毫無掩飾地流露著欽佩的神情時,他不禁微微笑了開來。「當然,應該還是會在三十歲之前吧,再讓我們寬裕個一、兩年。」

 

「……小黑子我好想當你們的兒子──」

「黃瀨君,不管有沒有選擇權,我想我都會非常鄭重的拒絕你。」

 

這樣有些似曾相識的場景再現,黃瀨接著又哭鬧起來的模樣,雖然被黑子直接了當的批為惱人,但心底還是覺得懷念,也為了這份從沒變過的情誼,率直地感到開心。

 

其實成長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多變的,尤其像是黃瀨這樣待在很是複雜、且一般人會比較難以理解的演藝環境裡。並非沒有想過,如果一段時間不見之後,當黃瀨成了一個個性比較扭曲、又或是過份八面玲瓏的傢伙,他們該如何坦然的面對這樣的改變。

 

但事實證明,在黃瀨身上、工作的事情多少有帶給他挫折及失敗感的時候,只是做為必經的歷程,他用努力去跨越,雖然偶爾也會被影響情緒,不過與此同時,他也更將這些當作珍貴的經驗,就算是強吞硬吞,也要全都吸收進自己的『成長』裡。

 

「對了,聽說你正在和青峰君同居?」

 

話鋒一轉,焦點擺到黃瀨身上,而此話一出,黃瀨在從店員手中接過總算挑上眼的一條鐵灰色領帶時,差點就一個不小心滑掉了人家的商品。

 

「呃、一定要用這聽起來很曖昧的用詞嗎……」以為是反駁,但黃瀨卻從沒想過,黑子本來就沒有特別針對這個『詞』多做些什麼補充或描述。「小青峰住在我那邊應該也快兩個禮拜了吧。」

 

「你們過得還……嗯,順利嗎?」

 

想起了兩人中學時動不動就會打鬧起來的畫面,看似不怎麼會有交集的他們,其實有不少相似之處,關係也倒是很好,以前好像就一直是在一起的,甚至是到了如果想找其中一人,就會去問另外那個人知不知道對方在哪的地步。雖然有時還是會得到『誰知道那傢伙在哪啊』的回應,當事人之間,可能甚至會有『為什麼一定要來跟我找他』的疑惑。

 

但正因為是他們,正因為想著對方太多了,才會看不清自己的想法吧。

 

「小黑子在問出來的時候都遲疑了,那大概就是你覺得的那樣啊!」站在眼前的如果換作是別人,黃瀨大概也無法這麼果斷的確認,但是黑子耶,那可是將他們幾個隊友都『觀察』得透徹的人耶,怎麼還會說不準呢?「總之我們就是吵架、吵架,然後還是吵架。如果換成還是高中生的時候住在一起,那肯定是天天打起來吧。」

 

說完之後,可能一邊想像了那樣的畫面,黃瀨有些無奈地笑了出來。

 

「你們還能為了什麼吵架?」隨著黑子的話,黃瀨轉過頭去,一邊拿著那條鐵灰色領帶,就在他的脖子上裝飾了起來。「不就是誰吃掉誰的東西這種程度嗎?」

 

「小黑子……」被說中一部分了,黃瀨有些打擊的哭喪著一張臉對上黑子,「小青峰就算了,別連我也一起說得簡直像個小學生一樣嘛……」

 

「不過,當然在食物上的爭執是一定有的啦。雖然我現在專心在演藝事業上,多少還是要注重一下身材,但男人就是吃啊!怎麼可以把我特地從北海道訂過來、想慢慢品嚐的海膽一口氣就吃掉一大半啊?小黑子你說這是不是很過份!」

 

「嗚呃、黃瀨君,等等,領帶太緊了。」

 

「而且有時候我因為工作的關係,要比較早起,起床之後理所當然要刷牙洗臉做早餐什麼的吧!還好心的幫小青峰弄了一份耶我!但那傢伙就是個無理的暴君!只是一直罵著我把他吵醒什麼的,最後等我回家時發現他還不是把那份早餐吃掉了!而且碗盤還沒洗!」發現剛才自己講的話完全被忽略了,但對於愈講愈激動的黃瀨,黑子直接伸手拍打了他的手背,「哇啊、小黑子對不起!沒事吧……」

 

「一度以為我要就此與世隔絕了……」一邊這樣說著,黑子差點就要說出口的、是原本想請他以後千萬別幫青峰打領帶的消遣。「不過青峰君不就是這樣的人嗎?」

 

「是沒錯啦,也知道他就是個出乎常識之外粗枝大葉的男人。」重新將店員拿來試戴的領帶解開,這次黃瀨的動作溫柔多了。「很不擅長整理房間,早上沒什麼起床氣但很難叫醒;根本不管我下班之後是不是累了,只要他突然很想去吃宵夜,就會不管幾點都在客廳等,然後我才一踏進家門,就會被強迫帶出去……」

 

「至少青峰君還有等你啊。」

 

認為那好歹算是成長,黑子帶著微笑提起,而這時他近距離看見的黃瀨,則是一臉滿意地看著自己挑選的商品,並好像覺得很適合地淺淺勾了笑。

 

「是這樣嗎?」

「是……吧。」

 

黑子有些刻意的停頓讓黃瀨也笑了開來,「到底是怎樣啊?」他一邊帶著準新郎一起走到全身鏡前,也不禁跟著有些緊張了起來,只擔心要是黑子不甚滿意這全身交給他搭配的禮服的話,那該如何是好。

 

但結果並不如同黃瀨所煩心的,黑子感到非常開心,他率直的向黃瀨道謝,也很果斷的就買下了這全身的西服套裝,並在等待店員結帳包裝時,他們一同坐在貴賓室的沙發上稍作休息。

 

「除了那些……很抱歉,在我聽來實在都不怎麼重要的吵架之外,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你們肯定還會有許多令人開心的事才是。」

 

讓黑子這樣一說,黃瀨先是愣上了一愣,「欸──?」他並沒有多想些什麼,只是回給了他的『教育帶領員』一個答案。

 

「大概是出門和回家時,會有人回應及招呼……的這種事情吧?」

 

及一道只有本人沒攬鏡看過、呈現在他自己臉上的,將幸福具象的笑靨。

 

「黃瀨君……」

 

黑子緩緩低下頭並淺嚐了一口香草拿鐵,隨後這才又對上了黃瀨,並露出意味著讚許的微笑。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生活』喔。」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