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CWT預定新刊,七月會拼命在網誌連載的啊哈哈......(T∇T) 

※屆時會有後續未公開加筆內容,作為刊物購買的小回饋 

※故事內容會有提到黑桃結婚的這個設定,無法接受的朋友對不起了......

PS. 篇名中譯:在夏天結束之前

 

 

 

 

 

 

 

「從籃球的本場美國回來兩年多,這也算是你在日本職籃完整打完的第一年球季。對於接下來要進入的四強循環決賽,你覺得自己還有什麼需要加強的地方嗎?」

 

在球隊練習的場邊,坐在體育館的觀眾席上,面對著攝影機,黃瀨專業地提出直接且關鍵的問題。直視著青峰的雙眼,那穩健的風範讓人確實感受到他的實力,而並非只是個用人氣及知名度來接下這份工作的花瓶播報員而已。

 

「前幾年在美國大學聯賽已經吸取了很多不同的技巧,接著又因為手臂的運動傷害,在日本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治療練習期……我想打到現在,大概也就是持續做基礎訓練了。」青峰侃侃地做了回答,但面對黃瀨,話說到了這裡,他卻突然淺淺勾起像個孩子般的笑。「你也知道的那啥、盡人事什麼的。」

 

「噗、等等、」這下,青峰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黃瀨在毫無預警之下不小心笑了出來。「你這還真是說了讓人懷念的話啊小青峰、哈哈哈!」

 

「喔拜託,在攝影機前不要用那丟臉的暱稱叫我好嗎……」

 

經青峰這一提醒,黃瀨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對上那雙感覺就像惡作劇成功而笑得很開心的眼,他這才發現根本是設計好的陷阱,但這時也不好再多和眼前這都不知道幾歲了、還時不時像個孩子一樣的男人。

 

「這麼說來,青峰君和黃瀨君好像是學生時代社團活動的隊友?」

 

在攝影機旁的製作人順勢插入了這個疑問,兩人率直地點了頭承認,「大概沒有誰能比我更清楚私底下的黃瀨涼太了。」只是沒想到平時明明很少在接受訪問時主動開口的青峰,今天卻好像狀態絕佳似地,不斷搶下黃瀨的談話優先權。

 

因為這句話而在四周引起了一陣笑聲,黃瀨無奈地看著這情勢的發展,他只能一邊撐起苦笑,「唉唷……這段剪掉啦──」修長的手指交疊成剪刀的形狀,俏皮地動了動,並跟著一邊就此說笑了起來。

 

幾年前,以大學在校生的身份,被美國紐約大學的籃球隊教練挖角,那時的青峰光是想著那邊有的是更多簡直可稱作是怪物般的選手,就覺得興奮不已的立刻答應了這項邀請,並在當地打了兩年的大學聯賽。

 

後來因為肌肉過度疲勞而造成了手臂的運動傷害,讓原本就打算先回日本打一陣子的青峰,沒什麼太多的猶豫和遲疑,便就此又回到了日本。反正真的想再到『那邊』打職籃的話,先在本國的職業圈子打好專業的底子,屆時再來談要回美國去打球等事情也不遲。

 

橫豎對他青峰大輝來說,重要的並非那熱血的夢想追求,而是對手能秉持一心『挑戰者』的身份,來到他面前這件事情。

 

「……那今天的取材就到這邊,謝謝你在賽後還撥空接受訪問。」半個小時左右的訪談結束,黃瀨禮貌地先站起了身,並在青峰也跟著動作之後,主動先伸出雙手和他握手道謝。「對了,剛才在後場碰巧遇到笠松選手,他要我轉告你、眼神別再像個不良少年一樣,會嚇壞其他新進選手的,呵呵。」

 

「啊?」兩人握著的手還沒放開,青峰先是粗啞地回應了句。「辦不到。」完全和黃瀨預想中一樣的結果,這讓他不禁為此笑了出來。

 

「你會被前輩踹喔。」

「我又不是你,白癡。」

 

和兩人現在正交換著的成熟禮儀相反,嘴上你來我往的對話根本是小學生程度,而這樣輕鬆的氣氛也讓這場取材在笑聲當中結束。在製作人一句辛苦了之後,攝影人員便收拾起器具,一旁的助理人員也漸漸靠了過來,回收掛在青峰和黃瀨身上的微型麥克風。

 

「欸、」隨著青峰的開口,那是換下方才在工作中的態度,黃瀨聽得出來,他便也不再用那有些生疏的客套去回應。「你等一下還有工作嗎?」

 

「沒有了。」自從青峰返國之後,這並非兩人頭一次以這樣的身份見面,但在採訪的工作結束之後,要不是還有其他的預定行程,不然就是他們也沒再多向彼此問些什麼。對於青峰這樣的詢問,黃瀨打趣地回應著、「怎樣,要請我去吃飯嗎?」

 

「嗯。」

 

「哈哈,對嘛也是,那個小青峰怎麼可能……」沒想到竟然是和自己預想中完全相反的回答,就算是吃飯的邀約,『請客』什麼的基本上就不可能發生在眼前這個人對自己身上。過度的驚訝讓黃瀨的表情僵硬了許久,緊盯著青峰臉上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直到似乎完全沒有任何玩笑的意思時,他這才終於會意過來。「欸──?你要請我吃飯?小青峰要請我吃飯──!?」

 

「對啦吵死了。」對於青峰來說,黃瀨這樣過度的反應也在他的預想之外。「你到底以為我多小氣啊……」

 

「不、不不不,這完全不是大方或小氣的問題,而是那個暴君小青峰──」

「哈啊?」

 

「我沒其他意思啦……」這種眼神跟口氣,第一次見面的人肯定會被嚇慘啊……忍下了笑,順手接過青峰取下的麥克風,和自己的一併交還給工作人員。不知怎地,黃瀨的心情變得更好了。「只是太難得了,覺得有點可怕。」

 

「順便……」但回過頭,只見青峰面有難色,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的模樣。即使是相處了好一段時間的學生時代,黃瀨記憶中也很少看過他這種遲疑的神情。「有件事情要你幫個忙。」

 

突然,眼前的男人這樣些許動搖的瞬間,黃瀨看在眼裡,卻只是無法控制思緒地想起了那個自己『什麼也無法成為』的過去。

 

但他只是眨了眨眼,把那有些老舊的情緒壓抑下去,並很成熟的答應了今晚的邀請。和制作人及工作人員招呼之後,回到休息室整理了一些私人物品,便在停車場和青峰會合,並頭一次坐上了他的副駕駛座。

 

「呃、是說,你那說法怎麼聽起來好像我沒任何選擇權的樣子……」

「嗯,是沒有。」

「欸──……」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