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 17:17 如果要在意形式上的事情,或許打從一開始就沒辦法走在一起。

 

 

大概不管到了什麼時候,只要在場邊看見這個人打籃球的模樣,絕對都會像相遇的第一天那般,閃閃發亮且又迷人得教人無法不劃開腳步追上前去。

 

心底再一次確認了這樣的感情,黃瀨不知不覺中悄悄勾起了抹微笑。

 

「呀──黃瀨君笑了!」

「天啊我要暈倒了……」

 

一如往常因為黃瀨而聚集起來的女學生群,異常的嘈雜及尖叫聲讓在場上練習的球員們要不注意都困難。青峰在回頭之前就有料想過是他了,畢竟從中學開始,這樣的狀況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

 

然後,他依舊還是因為看著自己,而後知後覺地才發現身邊開始騷動。但隨著年紀的成長,還有不同於以往學生模特兒的生澀,現在幾乎可稱作是專業人士的黃瀨,已經不見那不小心表現在臉上的慌張了。

 

但對於這樣的從容,青峰卻只是打從心底覺得一陣不悅而已。

 

「喂、黃瀨。」

 

伸手隨便抹去了臉上的汗水,青峰停下了運行中的球,隨手撈在懷裡,便朝著黃瀨走去。

 

「小青峰!啊、打擾到你們練習真是不好意思……」

「哪次不是這樣。」青峰一如往常無情地回絕了黃瀨禮貌性的道歉,「你不是早就下課了?」

 

「嗯,下午想說去圖書館看個書,沒想到不小心睡到剛剛、」

「啊?那你現在一定體力充沛吧,去熱身,久違的陪你打個1 on 1吧。」

「好啊!」那雙眼瞳和記憶中的過去一樣,立刻閃爍著光芒般的期待。「呃、但是練習……」

 

「管他的、」

「青峰,你剛剛說了什麼?」

 

突然從他身後靠過來、並低聲警告了句的,是現在大學球隊的隊長,是個標準體育專班出來的個性,黃瀨也見過他幾次,而每次都會不經意想起那位同樣嚴格的笠松前輩。

 

「呃……我說,等練習結束了之後……」

 

從隊長的眼神當中明顯可以讀取出『臭小子知道就好』的訊息,在一旁的黃瀨只好有些尷尬地乾笑了兩聲,並幫氣勢完全被壓過去的青峰圓個場。

 

「你、你們繼續練習吧,我回去換個衣服然後熱身,吶小青峰、我在前面那個街頭籃球場等你、」

 

「這樣好了。」黃瀨的顧慮並沒有被採用,隊長了斷地中止了他的計劃。「你來跟我們一起打分組練習吧,剛好今天有個感冒發燒沒來的傢伙、湊不成兩隊。」

 

「欸?可、可是、」

「青峰,去拿你的衣服借他。」隊長留下了這命令,鄭要回頭繼續指揮方才就快結束的動作練習時,卻又停下了腳步,「五分鐘內回來。」

 

「呃,好……」

 

看著青峰這樣雖然稱不上畢恭畢敬的態度,但就他這個人而言,已經可以說是做到接近十分的程度……想著,平時都是這副模樣的他,黃瀨就直覺得有趣又有些懷念地笑了出來。「輩分制度的堅持上真的很像笠松前輩,但這大概是繼小赤司之後,你絕對贏不了的天敵了吧?」

 

「別再提了,我覺得他根本是赤司的什麼失蹤多年的哥哥之類……」

 

青峰的無奈讓黃瀨笑得很開,他一邊講起當年在赤司的帶領下一同經歷的大小事情,一邊就跟著青峰走進休息室裡。

 

雙排的鐵櫃,中間直擺著三張長椅,入口處的佈告欄上張貼著許多告示,練習時間的異動、下一場區域預賽的要項及其首發人員名單,還有些跟國內職業球團相關的消息。

 

基本上運動社團的休息室大概都是這樣的擺設,但第一次踏入這裡、黃瀨心中卻有種難以言喻的緊張感不斷湧上。

 

大學的運動社團和國高中的程度感覺又有段很大的差距,多少聚集在這裡打球的人,或許下一刻就會被球團相中並直接踏進職業的圈子裡。簡單來說,就是和自己所處過的地方相比,懷抱的目的截然不同。

 

就跟大學的下一個階段就是成為一名社會人士一樣,這裡就是個跳脫一直以來學生身份的跳板,自己以往待過的籃球部,是聚集了一群喜歡籃球、或是以職業球員為『夢想』的地方,但現在青峰所處的這個籃球部的一軍,則是聚集了一群把成為職業球員作為『下一站』的人們。

 

大概是因為和青峰一直都在一起的關係吧?此時的黃瀨,突然再一次體認了青峰持續的成長,還有那份壓倒性的強大。而讓他現在還能待在這裡,也正是因為身邊一個個都是強得不可言喻的選手們。

 

「小青峰,我突然覺得超熱血起來了!!」

「哈啊?喔……」

 

青峰顯得有些不明所以,當黃瀨穿上他多預備一件寬鬆的背心和短褲時,一瞬顯得有些彆扭的表情,也讓他毫無頭緒。

 

畢竟、分明身高就沒差多少,但穿起來感覺就是微妙的大了半號的感覺,讓黃瀨在一時之間還是有點不服的介意。

 

×

 

在隊長的分配之下,青峰和黃瀨分別帶領著兩隊進行分組練習賽。無論是迴盪在體育館內的聲音,籃球在手上自如運行的觸感,球鞋在場上摩擦產生的尖銳,還有單純因為十分盡興愉快,而在每個人臉上浮現的笑容。

 

雖然選擇了模特兒這條路,卻又能享受著單純很喜歡籃球、單純因為打籃球而開新的樂趣,有些時候,黃瀨還真會覺得這樣的自己有那麼點狡猾。

 

『但如果沒持續一點點累積努力,也不會打這麼久還會覺得開心吧?』

 

但每當提起了這件事情,青峰都會一邊搔著頭,一面用毫無所謂的神情,做出這樣的回應。

 

更過分的是,身邊還有這麼一個一直看著自己的人陪伴著。這怎麼想、都只是覺得自己根本幸福慘了,會不會根本幸福到不被原諒的地步了呢?和小青峰一起渡過的每一天每一天,無論再怎麼平凡,都是每一個累積成幸福的基點,教人只是倍加期待明天的到來。

 

雖然這份幸福,至今還是無法延續尋覓出一個形式上的具象就是。

 

×

 

在練習賽結束之後,隊伍當中有前輩提議一起到燒肉店去聚一聚吃晚餐,在那樣熱情的邀請之下,黃瀨也不好拒絕的跟著一併前往。說到頭來每個人都是非常喜歡籃球的傢伙,隨著大口大口的啤酒下肚,烤網上滋滋作響的肉片翻覆著,他們隨口扔出的話題幾乎都和籃球有關。

 

無論是現在正進行的大學聯賽,哪一所大學的隊伍當中的誰、又或是哪位選手最近似乎學會了什麼新招式,或是NBA現在的賽事進行到哪裡,哪位球星又有什麼驚人的表現之類……一直到這些話題總算告一段落時,不知不覺當中、他們竟已經進行到第二家居酒屋去了。

 

經過了方才的一片熱絡,隊伍內的其他球員們也開始對這位原以為難以親近的學生模特兒熟稔起來,雖然稱不上跳脫了籃球,但也進而聊起了一些比較個人的事情。

 

像是黃瀨是因為憧憬青峰而開始的籃球生活之類,又或是他們在中學時締造出全國制霸的奇蹟背後,是累積了多少超過中學生程度的訓練等等。

 

除了這些過去的事情,當然也提及了不少對於未來的話題。

 

這下子可現實許多了,原來隊長已經有些職業球團在積極地和他談起簽約的事情,又或是上次美國某所大學的籃球教練來日觀賽時,青峰因為輕微的運動傷害而沒出場是多麼可惜,而話題繞了一圈,回到了黃瀨身上,不免又是提及了模特兒和籃球之間的選擇。

 

或許是酒精開始在身體裡共舞起來的效果,黃瀨開始變得有些感性,一邊說著自己是多麼喜歡籃球,但對於這份工作卻也是喜歡得放不下手的拉扯,好像是要傾訴高中畢業之後、要選擇大學及科系的同時,接到經紀公司正式合約的當下,那份複雜到不行的苦惱。

 

終究,黃瀨四處勾肩搭背的舉止看在青峰眼裡果然還是很不是滋味,當他手上不知道第幾隻生啤飲罄的同時,便站起了身,伸手就把黃瀨抓回自己身邊,攙起明明酒量就沒那麼好還硬是喝了那麼多,結果整個人都開始暈眩得有些輕飄飄的身體。

 

「欸──?青峰,你跟黃瀨有這麼好喔?」

 

才說著要帶他離去,一旁也是喝多的隊員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就口無遮攔地問出在那個當下他很想知道的事情。

 

「人家黃瀨今天不就是來找他的嗎?呃、是嗎?」

 

要說是神智不清那倒也不至於,但或許是現在大家的情緒都處在一個高點,你一句我一句地,也紛紛跟著鬧起了鬨來。

 

「青峰你這該不會是要撿屍體吧──!!」

 

幾個大男生湊在一起吵鬧的結果總是會觸及這樣的話題,雖然明白眼前這幾個傢伙大概也就只是不假思索地說些沒營養的話而已,青峰知道不用太在意這些,而且要是多嘴了什麼,感覺到時候又會惹黃瀨生氣……

 

「但如果是涼太的話……真的搞不好可以!」

「誰準你這樣叫他誰問你意見啦白癡。」

 

但情緒一時上來,青峰這下也是嘴快地加深了現場好像開始瀰漫的不悅氣氛。而青峰突如其來放大的音量,讓一旁的黃瀨在此時多少清醒了些。

 

「聽好了,我跟黃瀨這傢伙啊,我們、」

「我們是室友啦!」黃瀨不確定青峰方才接著會說出什麼,但扯開的笑,卻能讓這原本有點緊張的氛圍立刻緩和了下來。「剛好考上一樣的學校,和老同學一起住感覺總是比較安心嘛!」

 

圓了場,在一片回到輕鬆模式的氣氛當中,兩人這才一同先行走出了店家。

 

×

 

這份幸福,會不會一直到無限延伸的未來,都還是無法尋覓出一個形式呢?

 

不得不承認,有些時候確實會因此而感到不安、感到迷惘。

 

但即使沒有任何形式可以追求,倒也這麼多年這樣一起走過來了,要是一天到頭光想著這些事情,或許什麼都不會開始吧。

 

至少此刻、這個當下,還能肯定的說著這份幸福就是源自心底對於彼此的愛意,那就足以再繼續相伴走下去。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