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男人的早餐,通常是一盤水果、一杯英式紅茶以及一份報紙。

 

早晨,當他梳洗過後、來到客廳時,通常已經穿上了西裝褲、繫好了皮帶,也換好了熨得完美的白襯衫,雖然、由於還沒套上帥氣的西裝外套,因此肩膀看起來是有那麼一點……不夠挺。

 

習慣坐在背對著大片落地窗的單人沙發上,右腳翹著疊上了左腳,在翻至下一張版面時,靜得好似一幅畫的他,會暫時放下了攤著報紙的右手,優雅地從旁邊的小圓桌上拿起了紅茶啜了一口,再放回時,陶瓷的杯子和成套的盤子發出了清脆短暫的小聲響。

 

不用刻意的微笑,男人的眉宇之間,卻也流露了溫柔;無需特地展現,在那件白襯衫裡頭的身體,仍是讓人明白精壯地紮實;沒有他人的提醒,他也明白,自己肩部和頸部之間的角度,是有那麼一點大、

 

 

「……提到兩次了喔、」身後突然冒出來的聲音,著實把認真面對電腦螢幕的龜梨給嚇了一跳。「溜肩這件事情。」

 

「唉呀、這只是人物設定的練筆而已嘛。」噘起的雙唇雖然是這樣說,卻仍是有點心虛地趕緊把筆記型電腦給闔上,並轉身看向他的男人。「我想喝熱奶茶。」

 

劈頭就是個撒嬌的要求,聞言,櫻井挑了眉,卻遲遲不像平常一樣,有想要隨即轉身去幫龜梨準備熱飲的意願。

 

雖然每天都做著一樣的決心……但今天一定要讓這小傢伙知道,『溜肩』這兩個字,就是本大爺絕對、絕對不能被踩到的地雷。

 

「關我什麼事。」

 

丟下一句冷言冷語,板起臉孔,櫻井頭也不回就走向他的單人沙發上,繼續他寶貴的早餐時間。畢竟跟身為暢銷作家的龜梨不同,自己可是日理萬機的總經理耶,哪來的美國時間弄什麼熱奶茶……

 

 

對於櫻井方才扔下的狠話似乎根本不痛不癢,龜梨只是看著他又拿起了報紙閱讀起來,「嗯~」閉著嘴,卻饒富別意地悶哼了個長音,表示著他的不在意,也表示著他就是想挑戰櫻井的地雷的決心。

 

從電腦椅起了身,龜梨刻意踏著不規則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側邊的雙人沙發,就像是要吸引櫻井注意般發著莫名的聲響。截至此,櫻井看樣子仍舊埋頭在報導文字當中,他以為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實、這篇文章到底在評論哪個議題,早已不清不楚了。

 

 

這樣說起來,好像自己總是說著這世界上再也不會有誰、能比自己更瞭解龜梨這個人,但、有些時候,卻仍是無法順利捕捉這傢伙時而循理時而脫軌的思緒。

 

會安慰自己,想著、畢竟對方是個小說家嘛,他的腦袋是如何運轉,或許連龜梨本人都不甚明白,也因此,才能寫出這麼多精彩暢銷的作品。

 

櫻井此時分神想起了一些龜梨跌進了低潮期時的過往回憶;情感變得過份纖細,有時顯得神經質,他們也曾經爭吵,曾經淚流,兩人幾乎是用了最翻騰的情緒,向對方傾訴了自己。

 

好吧,所以話說回來,不管自己到底追不追得上龜梨的思緒,只要他還在自己的懷裡,這樣其實、就已經夠了──

 

 

「呀啊──!!」

 

龜梨的驚呼伴著好似撞擊到東西的聲音,瞬間就讓櫻井抽回了百分百的注意力。

 

「和也!」

 

緊張地放下反而變成障礙的報紙,擔心是龜梨絆到什麼而跌倒,比起腦部傳達訊息的速度還快,櫻井早已伸出了雙手準備要穩住他的身體。

 

 

卻只見……「啊──你這可惡的傢伙、」

 

只見龜梨根本就是安穩地『跌』上了雙人沙發,趴在那柔軟的上頭,他雙手撐起了腮幫子,抬頭看著那個已經狼狽地站起身,然後懊悔地責怪自己的櫻井。

 

然後,不禁為此勾起了美麗的笑靨。

 

「吶、我想喝熱奶茶啦。」眨了眨眼,他發現他的男人最終還是無奈地和自己對上了視線。「只想喝你幫我準備的。」

 

 

「……那你等一下要幫我打領帶。」

「好啦,順便附贈一下親臉頰。」

 

「喔。」刻意用一點不覺得怎樣的口氣,櫻井默默走向開放式廚房。

 

「不、還是親嘴好了。」

「你這個色老頭──」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