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天的大雨之後,並非刻意,只是剛好、兩人就是一直沒有獨處的機會。

 

結束了團體的工作,通常就是會有其中一人後面還緊接著行程,或許是下一個通告,或許是私事;而就算要特別約出來好了,屆時該說些什麼呢?

 

其實,這本來也就是個無須什麼辯解的事情。不過說是有些不好意思、那也倒是真的啦……都說要請人吃飯了,這樣一來、自己不就活像個只有口頭上說著漂亮話的『大人』了嗎?

 

「龜梨先生,可以進棚了,這邊請。」

 

一邊告訴自己,田口對於這件事情應該也不會太過在意,而且最近的相處上也沒有什麼微妙的感覺。他是一個擅長於平衡氣氛的人,不該破壞的天秤,龜梨深信、田口是不會刻意讓它失衡的。

 

但這樣說來,反而在意的人,就成了自己不是……

 

「啊、好的,謝謝。」

 

這樣鬼打牆的思緒在這陣子都無法讓龜梨考慮太久,一進入工作的模式,他是個必須將其他多餘的情緒開關盡可能全部關上的人,但這也變相地成了一個讓他逃避的港口,一頭埋進工作,如果可以,那些其他的事情、全都不願再去煩惱了。

 

×

 

這天,抓緊了櫻花盛開期,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就到了隅田川河畔進行雜誌拍攝。眼前的美景讓他們幾乎要忘了還是在工作,心情十分放鬆。

 

就像還可以無憂無慮的時候,了不起背負了些青春期的甜蜜憂傷,以為纖細地煩惱著一些現在看起來只會被稱為『可愛』的難題,然後伴著身旁的笑容努力走過每一天。

 

「唷、小龜,你等一下還有行程嗎?」

 

趁著工作人員在架設器具的空檔,中丸輕鬆地走過來詢問了句。

 

「嗯……好像沒有耶,怎麼、要請我吃飯喔?」

 

「不、不是啦,不過那就太好了,剛好大家都沒事,晚上一起去吃個飯吧?」

 

「欸──?中丸君不請客,人家不想去~」

 

龜梨玩笑的一句話,接著引來了其他人的附和,完全被拱到騎虎難下的中丸,最後竟然真的將晚餐這場飯局的費用給答應下來。

 

沒想過這樣的撒嬌對於團內最年長的中丸竟然真的有效,感覺像是面對了突然變得坦率的人,相反地、結果真的變成被請客這方的人,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唉呀,反正中丸都這樣說了,也沒什麼不好啊!」幾個人才在猶疑著要不要就這樣單純地接下這樣的美意時,田口毫無所謂地馬上站出來收下了。「難不成你們要跟他客氣嗎?跟這個中丸雄一客氣?」

 

此話一出,大夥腦筋一轉,「說的也是,幹嘛啊,剛剛還在那邊覺得不太好意思的我、簡直就像個白癡。」田中有些誇大地道出了結論,其他人也無不是在一片笑聲當中認定了這個結果。

 

「喂喂喂你們這群沒血沒淚的傢伙──、」

 

於是他們迅速地訂下了間燒肉店,順利結束了工作之後,幾個人暢快地去飽足了一頓。好像很久沒有這樣了,有時候、就連演唱會結束的慶功宴都會有點像是反省會般,不是說之間的氣氛不好,而是聚在一起時,認真討論工作事情的狀況、確實變多了。

 

這算是整個團體正朝著一個不錯的方向前進的表徵吧,只是像今天這樣單純私下的聚餐,確實能讓人放鬆不少呢。

 

而當他們吃飽喝足、道了別之後,各自往不同的回家方向走去,最後腳步還駐留在店家門口的,就只剩下龜梨和田口兩人而已。

 

當意識到這件事情的時候,龜梨只是不禁淺淺笑了出來。

 

還覺得這個現況是在不知不覺當中留下的,但明明就是跟上田一樣的方向,人家都走遠了,這傢伙卻還留在自己身邊。

 

「你怎麼還在?」

 

「嗯……。」

 

田口還沒多說些什麼,而龜梨也沒有。

 

直到他看見了一對走經眼前的情侶,口中談起了『夜櫻』,龜梨只覺得心底一陣過往的記憶,排山倒海地向自己襲來。

 

不同於白日櫻花的溫柔,顯得添了層神秘的夜櫻,對於那時盡全力努力著的自己,總是更讓人多了一分著迷。

 

『說好了,明年再一起來看吧。還有後年,還有大後年,還有、還有……』

 

片片在眼前飄落的花瓣不只搖曳,也像是承載著月光一般飛舞。而將自己帶進這樣美麗的世界當中,正是牽緊了自己老是涼著的手的那個他。

 

不管怎麼說,這樣的過往,全都太令人眷戀了──

 

「吶、我們去賞夜櫻吧?」

 

打從今天一起工作到現在的好心情像是一瞬間被擊毀似的,即使龜梨表現得不明顯,田口依舊敏感地察覺出來了。

 

反而是他先皺起了眉,只因自己有絕對的把握,已經猜到了龜梨在想些什麼。

 

允諾之後,兩人便盡量走往人群較少的地方。避開了那些額外點綴了美麗燈飾的、特別設立的夜櫻賞區,這一頭,僅靠著路燈和冷冷月光的照射,倒也讓櫻花綻著另一番自然美麗的模樣。

 

「是想碰碰運氣,看他會不會出現在哪株櫻花樹下嗎?」一路上,沒特別說些什麼的田口,還是忍不住開口了。「即使大有可能見到的是令你大失所望的光景?」

 

可能是方才喝下的些許酒精在意識中翩翩起舞了,挑眉、田口沒再像上次一般選擇溫柔的放手。面對著其實很容易變得多愁善感的龜梨,他並非失去耐性,也不是要藉此酸他……

 

只是,看不下去這樣的愛情了而已。

 

「不是……」龜梨的答覆給得很淡,「反正,也真的沒什麼好期待的了。」

 

信步走向橫跨了隅田川左右兩岸的橋,雙手抵上了橋墩,感受著從身後因為微風的吹拂而飄落的櫻花,面對著眼前倒映著兩岸盞盞路燈和月光的河面,然後還有對岸同要搖曳著的櫻花。

 

就像是努力的想要離開這個起點的束縛,最後、卻還是回到了相同的終點似的。

 

「那就不要再這樣把自己弄得遍體麟傷了!」

 

突然,身旁的田口意外地低吼了聲,不同於平常說話時偏高的音調,此刻、就像是有股深沉的憤怒抵上了喉頭間。被此影響的龜梨,不禁將注意力全都留在了那個幾乎沒這樣對自己發過脾氣的他身上。

 

「這值得嗎?」內心太多的不捨,讓田口激動得用雙手握緊了龜梨的肩膀,不這麼做的話、他幾乎都要以為,只消一個閃神,龜梨就會從自己眼前消失無蹤。

 

「──和也,你就這麼愛他嗎!?」

 

這句話被說重了。

 

而且,就像被提到了禁語,龜梨打從心底湧上一股難以隱忍的痛,鼻酸跟著一氣衝上,淚腺感覺就要潰堤。

 

這讓他憤憤地向田口瞪圓了雙眼,弄不清是悲傷還是氣惱了,龜梨使力的甩下他攀上自己的雙手。「我也只能這樣了啊──!!」

 

「他曾經是我的太陽吶……」才剛放聲怒吼了句,卻又反覆得收斂起了情緒。「就算到了現在,即使只肯殘留一道微光給我、」

 

「你懂嗎?就算比不上那年破曉晨陽的美好,對我來說,卻也足夠照亮前方的路了。」

 

看著眼前這樣的龜梨,田口突然只覺得陌生得不能言喻。

 

「不、我不懂……」暗下的神情訴說著各種複雜的情緒,田口已經不確定這樣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對龜梨來說、這樣到底是不是好的……但眼前這般面對愛情示弱的他,肯定是任誰都不願見到的。「沒有誰能取代你的太陽,但也是時候可以放情展翅了,不是嗎?」

 

「你自身的光芒早已令人眩目,早已可以將自己的未來照亮得更加耀眼……難道不是嗎!?」

 

「就算是如此啊───!!」龜梨失控地用著近乎沙啞的聲線喊著,隨後又咬緊了下唇,克制不住現在的情緒,他索性將雙手摀上了扭曲的臉龐。「但就算是如此……就算是我,也想得到幸福啊……」

 

這樣的一句話,幾乎粉碎了田口僅留的理智。

 

他粗魯地扯下龜梨武裝起自己的手掌,並將他困進了自己懷裡,一手撐著那被淚水打濕的臉,張了嘴、霸道得沒有任何遲疑,田口近乎啃咬的吻上了他,糾纏的舌尖豪不允許對方有任何退縮,強迫著接受自己傾出的全部。

 

×

 

好天氣不見了,這個夜晚,開始下雨了。

 

「就弄疼我吧,看會不會反而還好過一些。」

 

櫻花無奈地讓雨滴打落,碎成了一地春泥。

 

 

 

 

Fin.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