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情動,靜靜的,卻暖暖的,你感受過了嗎?

 

那是種一點也不值得被寫進愛情故事裡的蕩漾,私毫沒有天雷勾動地火的瘋狂,一股情緒來的快、或許去的也快,只是想要了,擁有了,然後就放手了。

 

可以被稱做是撒嬌吧,對一個自己信賴的對象。反正誰也都不太完美。

 

前一晚的盡興讓宿醉的痛苦找上了龜梨,這是一種代價,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幹嘛這樣整死自己,但在那當下,卻覺得這根本不算什麼。暈沉沉的枕在大床上,想寐,可一雙耳卻不斷的接收著外頭過份日常的聲響,身體的感官也不爭氣的開始一個個啟動,感受著這個懶洋洋的過午,暖煦煦的冬陽。

 

隨後打破這場寧靜的是突如其來的電鈴聲,這讓龜梨睜開了雙眼轉了轉,雖然有些遲疑了一點,他還是乖順的穿上了家居的衣服,下了床,走過了無人的客廳,直到玄關口,貓眼連瞄也不瞄的就直接打開了大門。

 

「唷!」而接著納入的是,其實對於他的出現感到有些意外的團員上田。

 

「怎麼來了?」

 

龜梨還有點睡眼惺忪地,他欠了身讓上田進到了屋內。撇了一眼那雖然低調的戴著墨鏡、卻反倒散發著偶像光芒似的巧緻臉龐,這讓龜梨想起了另一人也是如此的適合這樣的裝扮。

 

「聽聖說昨天你狂喝了一場,今天赤西又去開會……剛好經過附近,就想說來看你一下。」

 

允許了龜梨那幾乎要把自己看透一般的打量視線,上田繞過了他到玄關口脫了鞋,雖然動作都是這麼的自然,但實際上、其實他也沒有獨自來過龜梨這個家幾次。

 

「感覺好像我終於穿得比你還輕鬆舒適了。」

 

「當然吶,再輕便也比不贏家居服比好嗎!」

 

跟在上田身後,龜梨也走進了客廳,看著那已經自然的在沙發上半臥著的人,他也不禁輕輕笑了出聲。

 

平時的上田總是那樣,輕輕鬆鬆的,好像任何事情都煩不到他似的,可他人所沒看見的是,對於這份工作,對於音樂,對於他所執著的東西,他是多麼的發狠認真去保護。不安浮躁的年少早已褪去,現在正待在自己眼前的,是那個變得更有魅力的上田龍也。

 

他儼然創造好了一個屬於他的世界,乍看之下好像會讓他人格格不入似的,但其實不然;在那裡頭是有多麼的溫暖,被上田一整個吸引壟罩的感覺是多麼的讓人心安踏實,就算說給他人聽也是不懂,反正龜梨就是這樣認為著。

 

靜靜的待在上田身邊,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感覺好溫暖、好溫暖……

 

「那是鋼琴嗎?」

 

電視一邊接近失控的播放著廣告,兩人各自蜷縮在沙發的一角,當中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話聊天,龜梨懷中還摟了個小抱枕,在意識好像差點又要走遠的前一刻,上田的一句話,就讓他的精神回到了這個現況上。

 

「喔、你那邊看的到啊?」

 

他們口中指的是家中另一旁、在那有些視線死角的和室客房裡,貌似放台古典鋼琴,那黑色光亮的美麗烤漆,果然還是吸引了上田的目光。

 

「對啊,是鋼琴唷。」

 

龜梨還一邊說著話,看著上田就已經起了身,朝著客房走去,於是他也離開了溫熱柔軟的沙發,跟著上前。「朋友他們家要重新裝潢,剛好在聊天的時候提到,因為是從維也納買回來的,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放哪。反正客房也是空著,前幾天就讓他搬過來寄放了。」

 

「可以彈吧?」

 

「你都已經把琴蓋打開了……」

 

溫柔又俏皮的對龜梨扯開了一抹笑,「靠在門邊幹嘛,坐過來。」

 

而龜梨看著眼前坐上鋼琴椅的上田,好似一瞬間又變成了另一個人似的,仍是那樣的閃閃發光,他的眼神視線都幾乎要無法從他身上離開了那般地步。

 

和演唱會時的魅力不同,和平時練舞的神情不同,和其他時間舞動著拳擊的面容不同,坐在鋼琴前方的上田,在那柔和美麗的臉龐上,多添了一份自信傲然的隱約氣勢。

 

他紳士的朝著龜梨伸出了一隻手掌像是邀請,對視的四目讓他一瞬之間像是無法擁有其他的自我意識一般,就這樣跌進了上田那對深邃的眸子裡。乖順的遞上了自己的手,這樣的觸感卻不自覺的引出了一小拍悄悄失序的心跳。

 

明明,在那麼多個舞台上頭,不知道緊握過多少次的那雙手……

 

「小龜的手還是那麼小。」

 

「其實我一直以為我們差不多……」

 

整個身體就這樣讓上田牽了過去,在龜梨輕輕跟著在鋼琴椅上坐了下來的時候,那不著痕跡的被鬆開了的手,卻不自覺的在意著,好像方才上田的體溫,可以就這樣一直一直的暖暖的停留在掌心似的。

 

「龍也想彈什麼?」

 

側了側頭,上田流露著遲疑的面容。從龜梨這一旁看去的那一邊的頰,好似雕著一種最符合他的輪廓……「圓舞曲、好嗎?」

 

龜梨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個提議,不過上田也很快的就接受了這個點曲,頓了一頓,方才那一雙手便美麗的擺放在黑白相間琴鍵之上,停了一個半拍,一首雖然看似構曲簡單,卻不失其悠然華美的圓舞曲,在這個午後,這間一旁射進了暮陽光線的房內,柔和優雅的讓上田靜靜奏出。

 

「吶、我可以靠在你肩膀上嗎?」

 

搭上一顆顆珍珠般的美麗音符,還有身旁上田的淡淡香氣及體溫,龜梨的睡意又一次被暖的一股湧上。一時之間,他突然想起了幾年前,一次在節目訪談中,表示了靠在他人的肩膀上、睜開眼發現是上田的話,會覺得很不可思議……的這件事情。

 

「呵,想睡了嗎?」

「可能、有點……」

 

語著模稜兩可的回答,隨著上田的輕笑,還有他手中沒有間斷的樂音,龜梨撒嬌的就這樣淺淺靠了上去。在這暖暖的午後,可能是宿醉的關係,也可能是上田的溫柔,他依舊覺得有些暈眩著。

 

在意識走遠之前,龜梨的頭還是輕靠在上田肩上,他的耳還是滿足的接納著可愛的圓舞曲小品。偶爾偷偷睜開了眼,瞄了下上田那被夕陽籠著的迷人光線……

 

果然,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吶。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