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啊……都還順利吧、有被歌迷抓傷嗎?小指還有被劃到嗎?』

 

談及了上田的傷勢,轉述了現況之後,龜梨聽見了從手機另一端傳來的鬆了一口氣的聲音,他也將自己的背輕輕靠上了牆邊;這是一個安靜的角落,耳邊是那越洋遞來的低沉嗓音,是那在方才那個喧騰的現場中、沒出現的那道聲音。

 

一口氣太多層面的詢問,反而弄得龜梨一瞬間不知道該從哪回答才好。有些被說中的,也有些沒有,折了衷,他用了曖昧的中間詞語當作答覆。

 

「嗯……都還可以,沒事的、而且歌迷的反應都很好。」

 

談話持續到一半,從另外一頭、田中一邊用毛巾擦著濕溽的黑髮,夏天剛沐浴完的熱氣讓他僅僅在下身低低的圍上了一條浴巾,便朝著龜梨的方向走了過來。

 

「赤西?」

 

雙眼有些睜大了點,示意的問著龜梨正在通話的對象。

 

「嗯。」

 

頓了一頓,龜梨的眼神直勾勾的看了一滴水珠,沿著田中的頸邊滑過,順著身體的曲線,像是在描繪著那鍛練過的身材,凸顯著那不同於自己的白皙、屬於男人的小麥色肌膚一般的,晶透的水滴靜靜流過、隨後低落。

 

沒來由的,田中SOLO曲演出時那些煽情的動作,淫靡的歌詞,挑逗的性暗示,全都突然浮現在龜梨腦海裡,和自己那種偏向中性的色氣不盡相同,反倒是、

 

「聖啊……真的很性感呢。」

 

『……啊!?』

「啊──!?」

 

兩邊同時傳來了接近的驚嘆詞,回神過來之後,弄得龜梨也突然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方才這句、自己脫口而出的話語。

 

『……你們又在演唱會上該死的做了什麼嗎?』

 

另一頭赤西的聲音變得更加低沉,龜梨腦中自然的想起了那黑下的臉龐,一雙眼神鬼靈精怪的轉了轉,最後還是停留在了田中的身上。

 

而被這樣看了一點的對方,愣了一下之後,便也靠了上前,並接過了電話。

 

「小龜的屁股、那感度還真不是普通的好啊。」

 

很隨口的扔下了這句話,就連原本那些跟整場演唱會的氣氛有關的話題,全都給省略了去,田中迅速的收回了手,就把電話給掛上並遞還給龜梨。

 

「回到日本他又要叫東叫西了。」

 

跟著田中揚起了笑容,兩人並肩的朝著休息是走回去。

 

「不、在掛電話之前,他好像還嚷嚷著等一下會再打來。」

 

田中打趣的說著,似乎是真的,他們不禁有些大笑出了聲。

 

一同推開了休息室的門,一口映入眼簾的就是中丸正要拿過自己的包包,去墊在上田受傷的左腳之下。田口則是在一旁簡單的收拾著東西,嘴邊正回應著和上田聊天的話題。

 

「中丸真的對龍也很好耶。」

 

龜梨笑笑的說著,「那小龜對我不好嗎?」、卻意外得來上田這樣的回覆。

 

「很好啊,為了你、我拼了命去跟歌迷搶你的扇子耶。」

 

話說到了這裡,剛從更衣室穿好衣服出來的田中又大驚小怪了起來。畢竟那時、他就在龜梨旁邊,並眼睜睜的看他跳下了人力推車,埋進那一堆伸長的手臂之中。

 

「衝擊力大概跟看著朋友在自己面前跳樓那樣,嚇死我了。」

 

五人之間的話題漸漸轉變成這兩天演唱會的回憶,中丸還一邊幫上田整理著他的東西;可能是看到了什麼有趣的應援牌,或是哪個長得蠻可愛的歌迷,也提起了哪個工作人員做了些什麼好笑的舉動。

 

「那個排出來的字啦!真的很感動耶、小龜不是整個人都愣住了嗎?我以為你會帥氣到最後,沒想到哭出來了說,你偷偷擦淚被我看到了唷!」

 

就當著氣氛很熱鬧的時候,跟大家一起笑得大開的田口,用了高八度的嗓音,把他在當時看見的龜梨給赤裸裸的描述了出來。

 

但在這一瞬間,卻也頓時變成了沒有人開口接話的氛圍,像是有股什麼氣氛流竄在這個空間內,連空氣都被凝結的快要不能呼吸似的。

 

偷瞄了其他三人的眼神,慢了一拍才發現自己又說了不識相的話,田口在此刻終於有了很想咬斷自己舌頭的後悔。

 

雖然說過了很多不在意,說過了很多沒關係,說過了很多會一起努力下去,但實際上、就算沒有誇張到沒人會去主動提起赤西這個名,也是多少有些、想要沉沉嘆一口氣的情緒出現。

 

並非針對這個人,而是對於這件事。

 

「呃……小龜、」

 

而當那個罪魁禍首嘗試的開了口,卻被龜梨給主動打斷。

 

「嗯,我好像有哭。呵,沒什麼啦,只是、」龜梨靦腆的騷了搔頭,才又繼續把話說完。「只是,看到六個字母,那樣完完整整的啊……」

 

語落,卻又沒有接續了,這反倒讓其他人更說不出什麼話來。

 

就這麼想他嗎?

 

就這麼需要他嗎?

 

縱使這些問句換做是自己而言,大概也是肯定的,但還是看不下去;對於龜梨這種不應該出現在他那張臉龐上的表情,果然、田中還是看不下去。

 

這傢伙就真的……這麼愛他嗎?

 

瞬間,田中不顧一切的、義無反顧的打破了沉默。

 

「咳咳、」

 

像是要公布什麼重大的事情之前那樣,田中誇大的清了清喉嚨。

 

而這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突然、他炙熱的雙眼帶著些慵懶,大爺般霸氣的直視著龜梨,有點從上而下的視線,如同邀請,如同誘惑;這個眼神是所有人都熟悉的,是那個在舞台上性感到要人為之瘋狂的表演、那個瞬間的表情。

 

「投入我的懷抱吧、小寶貝。」

 

頓時,原本凝結的空氣沒有因此而恢復,但在這之中流動著的氣息在一瞬間立刻改變了,大家都意外的看著田中此刻的舉動,在他自己也發現奏效了之後,更是誇張的繼續拉下了褲子的拉鍊。

 

那慢慢、慢慢解開拉鍊的聲音,靜靜回盪在這個空間裡,聽得龜梨一陣頭皮發麻,不知怎地,他竟然也跟著感到雙頰一股燥熱。

 

肯定是田中的眼神太過赤裸的關係,這、這傢伙根本就入戲過頭了……!

 

「白、白癡!不要對著我講啦!」

 

終於從龜梨口中爆出了這句些略提高音量的話,整個氛圍總算是復原到原本的模樣了。但意外的,那突然漏了一拍的心跳,卻仍然還沒調整回來。

 

「小龜……欸、小龜!你臉紅了!」

 

頰邊意外的緋紅被上田逮個正著,龜梨一副迫窘卻又無所遁形的神情,反倒又惹來了中丸和田口的一陣喧鬧。

 

「原、原來小龜你……這麼喜歡我啊。」

 

田中還煞有其事的說著,「我揍你喔!」就算這樣被龜梨給回應了,仍掛著曖昧的笑容。到底,這個小舉動之中,為了調節氣氛的戲謔成份佔了多少?真心想這樣講的成份又佔去了多少?這就連田中自己也不得其解。

 

KAT-TUN的各位,車子已經好了喔,可以準備收拾離開了。」

 

在一陣吵鬧之間,門外的工作人員禮貌的敲了敲門,並把話喊進了門內當作提示。中丸代表性的回應了聲,「啊、田口,我跟你先扶龍也出去吧。」,兩人雙手總共勾上了三人的隨身行囊,並共同持著還有著腳傷的上田,先行走出休息室外。

 

「你們也快點喔!」中丸還不忘再提醒了田中跟龜梨。「好啦、我們會很快。」

 

頓時,原本還喧騰著的小小空間內,就僅剩下了兩人。經過方才的一番戲鬧,田中負責的認為,自己得擔起兩人可以用平常心談話的責任。

 

他轉過了身,面向龜梨開了口,「嗯……啊、小龜,那個、」但,一句話都還沒完整的說完,突如其來,他一生以來也想像不到,那是難以想像的到的舉動;龜梨一雙白皙的手,就這樣極為曖昧的勾上了田中的頸項。

 

兩人的距離,被收的好近好近好近。

 

雖說並不是沒有這樣過,在演唱會上偷親什麼的,也是有幾次了,但今晚不同,在此時此刻,沒有任何觀眾,沒有攝影機,沒有絲毫需要娛樂效果的因素存在。

 

在這個只有他們兩人獨處的空間裡,龜梨主動拉近了兩人間的親密距離。

 

「聖、你……會吻我嗎?」

 

那對鳳眸,不知怎地、對田中而言絕對是天殺的勾人,莫名的有些濕潤似的。而那雙主動推送到自己眼前、看起來非常水嫩好吻的柔軟唇瓣……

 

「吶,會嗎?」

 

龜梨更是要命的靠前了一些,甚至過份的微微歪過了頭問著。一股屬於他身上的誘人甜美香氣,田中的心臟瘋狂亂了序,喉中一股乾澀,讓他本能的嚥下了一嘴口水。

 

這叫做什麼?勾引?還是在報復剛剛自己那樣鬧他的行為?

 

「小龜!你們好了嗎!?」

 

中丸的聲音在門被打開之前,就先傳了進來。龜梨朝著田中艷艷一笑,鬆開了他的手,隨後便拿起了自己的包包。「我好了!聖、快點吧。」

 

「呃……喔、喔,好!」

 

莫名結巴的回應了一番,田中大大的倒吸了一口氣,但鼻息之間,卻似乎還停留了那屬於龜梨的香氣。抬了頭,他不經意的看了在鏡中的自己,頓了一頓,隨後就很快的收回了視線。

 

又低下了頭,他淺淺的笑了一下。

 

最後,他只是留給了自己一些喃喃的嘆息。

 

「……會吧。」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