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57青黃日的祝賀好像太遲來了請見諒ww

※本篇不小心(?)有出現龜梨,但跟整個故事發展基本上沒有太大的關係,純粹私心XDDD

※我真的好喜歡青黃,真的好喜歡。(笑)

※不確定大概會有幾篇,屆時再慢慢打慢慢PO吧現在天快亮了我好想睡(?)

 

 

 

 

 

 

 

 

am 03:47 如果未來能就此停在現階段,是好還是壞?

 

 

 

「嗚哇、好像有點涼……現在不是快夏天了嗎?」

 

「就跟你說不用陪我出來嘛!」

 

黃瀨有些噘起嘴,看著旁邊好像真的頗心甘情願陪著自己到便利商店來的青峰,雖然沒有明白的說出口,但心中一股湧起的溫暖,卻還是教人情不自禁地又偷偷瞄了他的側臉幾眼,然後壓抑不下心情的悄悄勾起嘴角。現在,他只求自己為了這樣的小事而忍不住覺得幸福到笑出來的傻,可別輕易被察覺到。

 

「雖然就在巷口而已,但現在三更半夜的。」

 

這話的語氣停在肯定之後就沒了下文。那一貫是青峰遮掩害羞的方式,黃瀨聽得出來,但這只是讓他更覺得難控制自己不要像個花癡一樣蠢蠢的笑而已。

 

「小青峰真是紳士,要不要徹底一點乾脆請我吃東西好了。」

 

「想得美。」

 

「欸……───、」

 

高中畢業之後,總算交往不久的兩人碰巧考上了同一所大學,接著便搬出各自家中、在學校附近租了間房住在一起。所有事情都是由巧合自然而然串連在一起,然後牽起現在的親密。

 

同居生活邁入第三年,雖然一個人是毫無遲疑朝著職業選手邁進,另一人卻是開始專注於職業模特兒的道路前進,但就現下的狀況來說,未來的分歧還尚未帶給兩人什麼會到破壞關係程度的影響,反倒是正因為看見的世界開始遼闊也開始不同,而讓他們倍加珍惜對方在自己心底的重量。

 

「難得你這時間還想出來買東西吃啊?」

 

「沒辦法啊,報告還沒趕完,明天一早的課如果再沒交我就慘了。」聽起來很累人,也確實如此。但黃瀨的口氣實在說得很平淡,夜半時分在精神還沒很清醒的此時,過了一段空白,青峰才會意過來這叫無奈。「啊……好想吃甜食喔……」

 

深夜的便利商店通常都是這種感覺,大概都只有不斷低頭做自己事情的店員跟一、兩組客人在,而現在的客人就只有他們而已。於是兩個大男孩便相對自在地靠在一起,面對甜點的冰櫃低了頭彎了腰,仔細地把一個個拿起來比較熱量。

 

「欸這聖代是新口味耶,好像還不錯。」

 

「可是聖代很罪惡耶──」

 

「難道你現在手上的泡芙就不罪惡嗎?」

 

被一句無情的駁斥堵起了嘴,黃瀨不是很大方的表現出不在意的模樣。

 

「欸……歡迎光臨──」

 

就在青峰看著黃瀨做無謂的遲疑時,便聽見了不遠處那果真很沒勁的店員的招呼聲,隨著自動門和客人進門的音效聲一起。一開始他們沒產生什麼興趣,直到那人低聲喃喃、像是一邊講著電話的聲音愈來愈近,加上似乎有些不太穩的腳步伐,在在還是讓他們忍不住趁那人與自己擦身而過之後,稍微抬起頭瞄去了一眼背影,並有些好奇地再把視線扔向那個打開了冰櫃最角落的門,很隨手就接連拿了五、六罐啤酒抱在懷中的人。

 

淺褐色的頭髮了無生趣地乖乖蓋去了些面容,再加上一副黑框眼鏡,幾乎就遮掉大半臉龐。

 

「……啊、」青峰沒什麼反應的轉回了頭,遲了幾秒,黃瀨這才一瞬頓悟地細聲倒抽了一小口氣。

 

「……不要再干涉我了,尤其是這種感覺就是沒話找話講、所以只好關心我身體健康狀況的話題。」突然,那人講話的音量變得有些大,雖然並非讓青峰和黃瀨都能字字聽得清楚的程度就是。他接著輕甩上冰櫃門,耳邊還夾著電話,就在轉過身的同時,不小心讓一直偷偷看著的兩人瞄到了正面一眼,接著他就在用品區毫不猶豫地拿起了一盒保險套。「搞清楚,我又不是你的孩子。」

 

好像不小心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事情,兩人有些慌張地回過頭裝作繼續猶豫著手上的兩道甜點,黃瀨並極盡所有可能將咬耳朵的音量降到最小。

 

「小青峰、那個人絕對是……龜梨和也啊。」

 

「啊……」

 

既不是寫真女星,也不是職籃球星,但竟然是在青峰對藝能的認知當中知道的人。想著這樣的比較程度,無論是青峰自己或是黃瀨,都更覺得是不小心瞥見又聽見了這位偶像巨星的另一面,且似乎還充斥了大人專屬的那份身不由己。

 

「啊~不好意思,請給我兩塊炸雞和一包Lucky Strike。」

 

無法克制就是會豎直了耳,這時他們只是聽見了那又換上明朗許多的聲線和店員溝通的談話聲,一邊推測著店員大概迷糊得沒認出眼前站著的客人到底是誰,一邊就放棄猶豫的將聖代及泡芙都一併拿進了手裡。

 

他們的眼神都明顯有些飄移,站起了身裝作完全沒事的模樣,拿著手中的商品就慢慢靠近櫃台準備結帳。

 

「那個、炸雞再給我兩塊好了。」龜梨突然出聲的追加在得到店員的回應之後,隨之後補上了一句。「我請他們吃的。」

 

「嗯?欸───!?」

 

隨著龜梨示意的方向,便是青峰和黃瀨兩人。會意過來時,他們只能異口同聲的嘆出驚訝,就連應該的禮貌性拒絕也都慌張得全忘了,只是手足無措地不知道該做什麼樣的回應才好。

 

就在一陣慌亂後,他們只見龜梨將食指輕抵在唇邊,並淺淺揚起微笑。但或許是眼神的關係,此刻他那分明是拿來專業用的笑容,卻教人覺得苦上了許多。

 

這讓他們走神得連謝謝都不小心忘了說,並轉而捫心看向已經是『半個社會人士』的自己,一邊抱持著有點寂寞的複雜,便擅自想像了十年後二十年後,身邊還依舊是這個人的光景。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