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H啊有肉啊有慎啊,顏色有點重,不能接受的朋友看不下去的話真的請別勉強 (笑)

※但是HE請放心,根本閃死人(?)

※我讓青黃菸菸酒酒了,有點滿足,呵呵。

※警告: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正色)

 

那麼,呃、大家請看吧,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寫過這麼香豔(?)的青黃XDDDDD

 

 

 

 

 

 

 

 

夜晚分明是如此短暫。

 

打從日落開始算起,一直到隔天的日出,約略就那麼三分之一天的時間而已。可一旦走進了夜裡,就像鑽進了一道迷宮,繞來繞去、繞來繞去、繞來繞去,卻總是又回到了那個自己才做下記號的地方那樣,似乎再也尋不著出口的漫長。

 

沒有你的夜晚,是如此的教人迷網。

 

「哈啊……啊──哼嗯、快,再快一點──」

 

「哼呃、你這傢伙……」

 

青峰讓那又壞心地緊縮了一下的後方給逼得差點把持不住,他輕輕皺起眉間,性慾和酒精的催化讓他整顆腦袋開始有些渾沌起來,再加上就僅僅隔著一扇門、一道牆,人煙較少的男廁外頭那狂歡鼓動的音樂就近在咫尺、卻如同另一個世界,有歡呼、有尖叫,或許很多人在笑,也或許有人在哭,總之全部的情緒全部的聲音都混在一起。都已經讓這樣的嘈雜刺激著耳際,偏偏懷裡這傢伙又浪叫得這麼放肆……

 

嗡嗡作響,嗡嗡作響。

 

頭都開始痛了起來,身體卻不得不承認正處在絕高的歡愉當中,不肯停下。

 

「呀啊──哈啊、好棒、好棒──」

 

看著他用手抵著牆,身體僅有一個不穩的支撐點靠著馬桶,黃瀨幾乎將全身的重心都交給了抱著他的腰臀衝刺的自己。仰起了頭讚嘆了聲,雙眼迷濛,時不時輕咬了唇,自嘴裡流瀉出的除了淫靡的呻吟之外,沒有其他。

 

今晚的黃瀨真是有那麼點奇怪。

 

走過中學、高中時的那些誤會,兩個人跌跌撞撞的總是走在了一塊兒,高中畢業之後便一起租了間房,沉浸在雖然平凡瑣碎,但也算是一種幸福的日子當中。

 

只是大學之後,黃瀨便正式和經紀公司簽了約,和兼職模特兒不同,這下他可真是成了『職業人士』了。就此過了一、兩年,最後大學也沒念完就肄業,專心在他這時尚事業上。然後十分努力,然後得到了他應有的結果,這些全部的全──部,青峰都看在眼裡,同時也支持著這樣的他。

 

只是成功了,被認同了,也被認真培養訓練了,黃瀨甚至就此躍升國際舞台,一年當中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都在國外,或是長時間在海外、剩下的時間待在國內的話,那狀況或許還沒這麼糟;正是因為無論人在哪,都是待著不上不下的瑣碎期間,人在國外無法好好保持聯絡,人回到日本卻也總是忙得累得各自過著各自的生活。

 

畢竟,不同於黃瀨的竄紅速度,青峰只是一邊打著大學聯賽,一邊把四年的大學念完,然後讓個國內的職業球團簽了進去,就盼著會不會有特別出色的時候,好被國際給注目上。

 

對於一個運動員來說,青峰這樣的速度已經可說是平步青雲了,況且球團給出的年俸也和他的才能等值,可說是國內最火紅的明星球員之一;但和黃瀨相比,卻又有種僅止於此的錯覺。

 

這下立場還真有點顛倒的感覺了呢,就像哲之前說的那樣。

 

但說真的,這樣的差距,青峰還真是沒那麼在意。就算是那傢伙追著自己的背影,還是自己看著那傢伙展翅高飛的背影,又或是兩人時而並肩同行;反正無論是哪一種距離,也都是和這個唯一的人在一起。

 

他是這樣認為的啦,所以便理所當然的以為黃瀨也是有相同的概念。

 

今晚的活動是黃瀨提出的邀約,他也找了幾個共同的朋友,一起到這間夜店喝酒跳舞,狂歡一場Friday Night。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橫豎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都是社會人士了,又都是多少該因為工作而自重一些的人,只要不玩出什麼問題,讓酒精和音樂充斥著自己一晚,也無傷大雅。

 

只是這個醉了之後就嚷嚷著要做要做的傢伙啊──

 

「哈啊──太、太深、哼嗯……」

 

黃瀨的呻吟愈是放肆,在青峰心底的不悅感就更加上升。這算什麼?

 

一面接吻就進了廁所,關上門撩起衣服解開褲頭,一邊隨著被阻隔調一些的音樂節拍扭動的身軀,貼著身體,上下磨蹭著彼此開始變得炙熱硬挺的下體,然後轉過身抬高了臀,就自顧自的享受著這場放蕩的性愛。

 

沒有轉過頭渴求吻,喊出的只是徒增情慾的淫叫……最讓青峰覺得煩躁的是,這傢伙從中學就開始聲聲聲聲煩死人喊到大的小青峰三個字,一句也沒有脫口。

 

這簡直就像無論跟誰做都一樣的感覺,就算現在貫穿他身體的不是身為戀人的自己,而是別的男人,那一點也不影響現況似地;他黃瀨涼太還是可以滿足他的渴求他的慾望。

 

思及此,青峰終是受不了耳邊渾沌的鳴叫,他放開了手,顧不著自己一樣高昂著的器官,毫無遲疑地抽離了那高溫的銷魂處。

 

「呀啊、哼嗯──小、小青峰你幹嘛、」

 

身體還處在發熱的高潮狀態,這突如其來的發展只是帶給他莫大的失落感,後方還渴望著方才的熱情而收縮著,發軟的四肢又頓時失去了支撐,黃瀨只能狼狽地癱軟在闔上蓋子的馬桶上。

 

「總算看見我了?」挑著眉,青峰微慍地用手指掐緊了黃瀨的臉蛋,並強迫他直視著自己。「喂,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醉了就變成做愛魔了?」

 

「唔痛、小青峰──」

 

看著那總是擺出各種風貌表情的臉蛋,那總是出現在各大看板廣告上的臉蛋,正因為自己這樣有些洩憤有些惡整的掐弄之下,五官醜醜的皺在一起……青峰才不承認,光是如此,他心頭上的氣就消去了大半。

 

「你啊……難道就不能率直一點嗎?都幾歲的人了。」輕嘆了口氣,搔了搔頭,當他又一次對上那讓水氣迷濛的眼眶時,便是又拿他無可奈何的鬆開了手。他接著將大掌拍上了黃瀨的頭,隨手撥了撥那因為方才激烈的擺動而顯得凌亂的金黃髮絲,「你就先做好心理準備,讓我一次拷問個夠。」

 

「呃、拷、」

 

「在那之前──」

 

打斷了黃瀨有些動搖的話語,青峰自顧自地蹲下了身,他讓黃瀨好好坐在馬桶蓋上,毫不客氣大開了他的腿,溫熱的大掌才搓弄了幾下硬挺的下身,在黃瀨才意識過來的時候,便敏感地承受了前端被納入柔軟口腔中的刺激。

 

「等等、小青峰,不、哼嗯──」

 

這一瞬間直衝腦門的感受讓他幾乎立刻酒醒,雖然幾杯威士忌調酒還不至於讓他到醉倒的程度,但腦袋確實是一直迷迷濛濛地,可這下他便馬上驚醒,卻又得緊接著深深沉溺進青峰高超的技巧裡。

 

一手欲迎還拒地抵在青峰頭上,黃瀨幾乎讓這樣的服務給醉了心神。在這些年的交往當中,青峰雖然並不是沒為他這樣做過,但無論怎麼說都還算是少數。

 

雖然可說是事到如今了,但看著眼前的青峰,體認著現在自己在最愛的他的面前的模樣,明明隔著一面牆就是有不知道多少人熱舞狂歡的舞池,方才的自己卻是如此放蕩……敵不過腦中狂奔的脫軌畫面,黃瀨幾乎要熱紅了全身,漲紅了一張臉蛋,就連因為舒服而喊出的呻吟都變得壓抑了些。

 

「哈啊……不行了,小青峰、快、快走開、」

 

預告著即將迎來的高潮,卻遲遲不見青峰有任何想要脫口的動作,反倒更是過份的吸吮著敏感,這終是逼得黃瀨禁不住便全將體液發洩在他嘴裡。

 

「啊、抱歉、唔嗯……!」

 

還在張嘴喘息,沒想到那男人就這樣帶著黏稠的腥味直接吻了上來。

 

糟透了,這個吻真是糟透了,爛透了。

 

但不知怎地,青峰柔軟的唇瓣似乎還帶著方才他喝下的龍舌蘭特有的鹹味辣味,繞過口腔的舌尖也是充斥著他那抽習慣的香菸的苦澀,這些全部,分明是最爛的組合,分明是這壞男人的惡作劇,卻教人迷戀得鬆不開接吻的嘴,放不開緊緊抱住他的手,更別說是拉開兩顆心的距離了。

 

×

 

當完事後的他們再一次出現在朋友們面前時,那全身明顯狼狽的模樣還是讓兩人被狠狠嘲諷了一番,才得以脫身先行離去。

 

酒是有些醒了,遲疑了一陣青峰還是決定不住進一旁的賓館休息,堅持開著車就此一路迢迢到了湘南岸邊,總算抵達目的地之後,停下了車,他打開了些車窗,讓外頭寒冷的海風吹了些進來,這很快便醒了身旁不知從何時就陷入沉睡的黃瀨。

 

「啊、日出……」

 

雖然醒得還有些迷濛,但當見那一大片黑夜的天空被一氣渲染成紫色時,黃瀨更是差點就要肯定自己根本還在夢中。

 

「……你覺得很不安嗎?」兩人安靜了好一陣子,一邊看著眼前奇幻美麗的景色,青峰這才點起了菸,淡淡地問出了口。「沒辦法隨時隨地陪在你身邊,讓你覺得很不安嗎?」

 

不知道是從哪裡聽來的,但看來,成長還真的會讓人變得更加溫柔,甚至溫柔得教人直想掉淚。

 

從什麼時候開始,原本追逐的腳步開始沒需要那麼匆忙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好像已經前前後後的並肩,甚至那人的身影都有些因此變得斷斷續續了?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的眼前已經看不見那個人了?

 

即使明白,他們其實一直都在一起,無論誰在誰的眼前,誰在誰的後方。

 

「……小青峰──」一股情緒滿滿地湧上心頭,黃瀨搖了搖頭,他的唇邊想笑,但一陣鼻酸之後,卻又紅了眼眶,最後還是牽引著嘴唇的弧度,成了一臉要哭不哭的奇怪表情。「不是你,是我,是我自己對自己感到不安而已……」

 

不在彼此身邊的日子只能靠回憶湊成繾綣的愛戀,但回到彼此身邊之後卻又得讓現實壓抑著情感,分明住在一起,卻時不時就過著醒來時身旁是已經冷了體溫的床,回家時是早已進入熟睡的人,生活上的瑣事靠著一張又一張的便條紙提醒著對方,有時一邊是在練球、一邊是在進行拍攝工作,電話老是湊不上時間搭不上線──

 

「長大這件事情,好像……」黃瀨輕咬著下唇,想著這些,即使心有不甘,但終究還是忍不住讓淚水摔出了眼眶,滑下了臉頰。「好像太快了,太快了──」

 

一邊聽著他這樣發洩情緒,青峰朝著車窗外吐出了一口白煙,叼著香菸的手指放在方向盤上,他稍微低了頭,卻完全出乎黃瀨意料地輕笑出了聲。

 

「什麼嘛,你還是能好好講出來的啊!」空出來的一手拍上了黃瀨的頭,他對著迷惘的他露出了大大的笑,就像以前最開始的那段時光一樣純粹,然後好像可以就此延伸到無限的未來一般美好。「不是早就對你說過了嗎?我會允許你稍微任性一下。」

 

要說是戀人之間的信任,好像已經不只是那樣的程度而已了。彼此相伴走過了這麼多年,好像已經超過了世上任何一種人際關係似的,只消那個人的一句話,眼前看出去的這個世界,好像都會頓時耀眼得閃閃發亮。

 

聞言,黃瀨還是沒把滿心的感動表現出來,但不斷往下掉的眼淚止住了,他更是噘上了嘴,「什、哈啊──?在那邊講什麼帥氣的話啊、可惡!老是把我當小孩子看……」

 

一邊說著賭氣,他一邊就伸手搶過了青峰夾在另一隻手上的菸,毫不考慮就塞進自己嘴裡大大吸了一口,雖然平時有多少有在抽菸的他並不至於被嗆到,但青峰抽習慣的濃菸還是讓他在吐出煙霧的同時感到一陣暈眩。

 

已經不能裝作若無其事了,黃瀨只能以此為藉口說教著青峰別抽得這麼濃。

 

然後,短暫的夜晚終究還是過去了。

 

但、能如此與你一起迎接的早晨,竟又是美好得不可思議。

 

就像一場從沒醒過的夢境,一路帶著我們,直到永遠。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