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下定決心要來寫青黃連載啦!XDDDD

真的很喜歡青黃,但青黃在我筆下遲遲除了出本的兩三個故事之外,都沒有中篇甚至長篇的發展,一直一直覺得很想寫,但也一直一直沒寫成(?)

這次先從可能是中篇的幅度來嘗試看看吧!連載的話就跟在寫赤龜的時候一樣,是只想了開頭跟結局然後中間鋪陳都沒構想的冒險模式呵呵WWW (沒長進##)

※警告※ 雖然我會盡量但請別太過期待更新的速度唷XDDDDDD

背景的話是設定在大正時代,故事過程會經歷第一次世界大戰,因此許多史實部份若是BUG太大真的歡迎指教!(跪)

 

那麼,執念很深的軍人青峰 x 有病有病卻像花一樣(??)的作家黃瀨

這個舞華首次嘗試的大正羅曼故事,還希望大家會喜歡 (笑)

 

 

 

 

 

 

 

「櫻花又要開了啊……」一手托起腮幫子,靠在窗台邊的黃瀨,看起來有些懶懶地說著。「真討厭。」

 

「啊?」一旁的青峰了無生趣地反覆看著黃瀨的書櫃,他不太懂那些書背上的作者們到底是誰,但所有者卻老是很寶貝地看待,那珍惜的程度都讓他都不禁有些在意了起來。聽聞了這樣的發言,青峰也只是粗啞地回應了聲。「不是才剛新年參拜回來?這時候就講什麼櫻花啊……」

 

「你看好、」靠上了黃瀨,那讓黑底繡著朵朵金花絆纏的身子,還是那樣顯得單薄。青峰一手指著窗外的那排櫻樹,對他說著。「別說是花苞了,枝頭上都還積著雪呢。」

 

這樣現實不過的論調只是引來了黃瀨回眸的一記白眼。「我就是偏要在這時候提櫻花!怎麼,難道有何不可了嗎?礙著你小青峰大爺了嗎?」

 

「看是要小青峰還是大爺,你選一個叫吧?」面對黃瀨的駁斥,青峰早已習以為常,他只是壞笑地又回堵了一句,隨手便揉了揉他那一頭鬆軟的髮,隨後回頭便放棄了那櫃果然對自己來說還是困難了些的叢書,便玩弄起了黃瀨房內的一些洋物小收藏。

 

有些不甘被以對小孩一樣的方式看待,黃瀨又更加彆扭地在心頭上氣著青峰,那分明也沒什麼了不起、卻總是高高在上似的傢伙。

 

身為華族的黃瀨家到了上一代,其實便早已讓分爵制度給瓜分得成了空有子爵名份的一家。原是還能在這座僅僅留下的,外觀氣派華美、但裡頭卻沒剩幾位幫傭的宅邸當中,姑且過上一生平靜幸福的生活;但在他還小的時候,父母就因為一場意外事故而雙亡。

 

至此,整個家族就只剩下他,以及因為不顧長輩的反對,跟洋行商人私奔到英國去,甚至為此和黃瀨家斷絕血緣關係的姐姐兩人。

 

但畢竟碰上了這般意外,聞訊,黃瀨的姐姐還是回到了日本,代替了不太懂事的他處理了許多事情,並打算放下在這個國家的一切,接黃瀨到英國去一起生活時,青峰家便伸出了援手。

 

幫助這樣凋零的華族,不但得不到什麼益處,在這樣政治敏感的時期,別說爵家了,無論近親遠親,大家都是遠以避之。但過往百年,直到分爵之前,代代都是替黃瀨家守衛的青峰家,卻毅然決然地答應要扶養照顧黃瀨成長,並在身為長男的他成人之後,再次振興黃瀨家子爵之名。

 

只是今非昔比,雖然表面上華族的社會地位還是高上一階,可軍人世家出身的青峰家,對這個時代而言,無論財力權勢都紮紮實實地掌握在手中,別說子爵了,甚至連伯爵身分的貴族,也都想和他們攀好關係。

 

在那樣的情況下,這大概是最好的權宜之計了,只是,當青峰一族將本家大舉搬進黃瀨家的宅邸時,那模樣卻幾乎就像是占領。

 

聽說,在這氣派美麗的洋房外頭,人人都稱這是『接收』華族──

 

「……小青峰就是這樣死腦筋,難怪我們怎麼就是合不來。」弩弩嘴,黃瀨有點沒好氣地說道,不顧青峰是不是想駁斥這個結論,他繼續將視線撇向窗外,這下不禁盯緊了就在方才所說的、櫻樹枝頭上積雪看。「欸?但我記得你好像也不喜歡櫻花嘛?」

 

這話一出,才正拿著機械人偶在把玩的青峰怔了怔,不小心觸碰到了機關,只見那人偶開始手舞足蹈了起來。「呃、啊?哪來這種事。」機械的聲響肯定是讓黃瀨聽見了,但他沒有回頭,青峰便趕緊將它好好地歸回原處,然後裝作泰然地在一旁歐式的沙發椅上一屁股坐了下來。

 

「櫻花可是代表著日本帝國最珍貴的武士道精神,身為青峰家本家的長男,我、」

 

「啊──是了是了,好像自從小時候你們親戚有個國枝婆婆來訪時,跟我們說了那個在櫻花盛開前一晚的鬼故事,你就開始討厭櫻花了吧?」黃瀨有意無意打斷了青峰吶總是教他渾身不舒服的話題,雖然知道他就是在這樣的軍事家庭中成長,也知道長輩們無論是對青峰還是對自己、都不斷灌輸著這樣的『忠誠』,但黃瀨就是打從心底厭惡這樣世間普遍的愛國概念。「而且隔年大家一起去賞櫻的時候,你還因為害怕而不斷抗拒呢,哈哈!」

 

「吵、吵死了,那是因為年紀還小……」看著又轉回頭面對自己的黃瀨,那一邊說著話一邊笑著的表情很是清麗,直視著那有些笑彎的眼,幾乎都會教人差點就要深深跌了進去似地。隨著差點呆愣的視線,青峰嘴邊的話題便就此被牽引了去。「而且討厭櫻花什麼的,要是讓相馬叔給聽見了,你就等著被軍訓碎唸上個大半天吧。」

 

話是這樣說,但無論是講的人還是聽的人,倒都是一臉沒所謂的模樣。

 

相馬是特別請來給在這家中碰巧同年的這兩位少爺上課的家庭教師,不知道是不是從小就讓這個講話總是中氣十足的老師給渲染的關係,黃瀨有些時候覺得青峰會有點像這位大叔的舉動。像是生氣的時候,或是說不過自己而惱羞成怒的時候。

 

雖然是同一把教鞭下成長的他們,但自幼就接受過不少華族該會的教程的黃瀨,再加上天生就很有文學天份,基本上是很受相馬喜愛、且很少大聲斥責他的。

 

「哼……」挑著眉,黃瀨輕笑了聲,他還真是沒打算把那唸不停的軍訓放進心裡。他緩步走向青峰,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著要他坐過去一些,沙發上留出了大半的空間,黃瀨便半倚著另一邊的手把坐臥了身,看起來是準備好要小寐一陣了。「誰教櫻花是在散落的時候,才是最美的呢?」

 

「……啊?」

 

「所以才討厭吶──」

 

黃瀨一邊咕噥著,一邊就自顧自地閉上眼,讓慵懶的睡意漸漸襲上自己。

 

「欸、黃瀨?睡著了?」原本還是那樣一副大爺姿態的青峰,先是用自己一貫不太好的口氣試探著,過了不久,不見對方任何反應,有的只是變得平穩的細細呼息。「……嘖、還真就這樣睡了,也不怕著涼。」

 

青峰扳起一臉老大不爽的表情,先是去關上冷風不斷吹進的窗,接著走出了黃瀨的房間,向幫傭拿了件毯子,這才又折了回來,並輕輕替他蓋上。一向不擅長照顧人的他,連這樣簡單的事情也做得有些戰戰兢兢,就怕一個粗魯吵醒了黃瀨;但單純的一份擔心,又怕毯子蓋得他不夠暖,總是想再替他拉緊一些。

 

自己胡亂忙了一陣,青峰這才放了手,並蹲在黃瀨跟前,看著那沉靜的睡顏。修長的指節輕輕將那因為姿勢而散在臉龐上的髮絲勾去了耳後,但才端詳著,卻讓他不經意瞥見了在那雪白肌膚的頸後,不知讓誰給印上的一記紫紅痕跡。

 

「……我也很討厭櫻花啊……」

 

他收回了手,斂起了才柔和一些的面容,站起了身,走出了房門,就像方才那個美麗的冬日午後從來沒有過似地。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羅加宜
  • 這樣的青黃好特別!!!!
    期待下文><
  • 謝謝!
    這個時代背景我實在太喜歡了,我會秉持這份私心盡快往下寫的XDDD

    舞華 於 2013/03/14 23:05 回覆

  • 小璦

  • 咦咦咦咦??(吵#
    為什麼我看到後面有糾心的感覺

    會是HE嗎?>皿<~
  • 這大概會是個蠻壓抑的故事喔XDDD
    結局不好斷言捏.........sorry (艸)

    舞華 於 2013/03/14 23: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