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布署的兩位警員先行離去之後,整理了資料,赤西也跟著他們的腳步打開了會議室的門,但面對迎面襲來的冷清,他還是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感嘆。

 

看了看手腕上的錶,雖然只是個這麼小型的會議,一趟下來卻還是耗去了好幾個小時。今天,搜查一課大概有一半的成員都被叫去十一樓的大會議廳參加搜查會議了,關於那樁連續殺人案。

 

想必現在警視廳外頭已經有一群記者蓄勢待發地想要採訪到些什麼吧?或者也有可能在會議之後就直接開了場記者會也說不定。

 

那傢伙……也會那其中一員嗎?

 

應該、是吧。

 

雖然那天跟自己一起跑去了現場,但畢竟記者也不是警察,基本上若非特殊案件,是不會有哪個記者專門分配於哪一起事件的;時間仍然在向前邁進,這個世界上每一天都有太多事情需要報導,會停下腳步的,只有身為刑警的自己而已。

 

話說,他最近寫的新聞通常都佔有很大的版面吶,之前還跟著自己埋伏搶了頭版……在編輯部裡的地位應該已經不錯了吧?他到底付出了多少努力,自己是最清楚的那個人,不過感覺也是很受主編的愛戴、

 

──哼,那個花枝招展的小混蛋。

 

也不是說對方事業有成而反觀自己怎樣怎樣啦……

 

畢竟警察就是這樣的一個組織,所有規定都是絕對的,想要往上爬,並不是努力就能達成。從警察學校畢業、在港區警署實習,直到幾個月前調進搜查一課,自己花了這些年走到這一步,其實在同期當中已經算是超前很多的了。

 

但就是、

 

如果這次可以被選進『樓上』那個小組裡面就好了說……這樣一來,他搞不好還會為了探口風而不時往自己家裡跑,畢竟是大案子、

 

唉呀、都說好了案件沒有分大小的……

 

嘆了一口氣,赤西決定在打電話給前輩之前,先在自動販賣機買杯紅茶順順喉;方才山下請客的黑咖啡雖然喝完了,但是那樣的苦味還是不太習慣啊……並非自己不夠男人,原本自己也是如此瀟灑地喝著販賣機的咖啡啊,只是在不知不覺間,味蕾就被那人煮的咖啡牛奶給養壞了。

 

真是、在幹嘛啊自己,三番兩次想到龜梨,到底是怎樣啦!

 

雖然是戀人沒錯,但為什麼不是那傢伙想我偏偏就要本大爺想他啊!

 

甩了甩頭,他回過神掏著零錢,迅速地就投進了販賣機裡面。瀟灑地選了一瓶午後的紅茶,帥氣地打開了瓶蓋,豪邁地就飲下了一大口,最後卻因為一下子喝得太冰、而在這冬季的天氣裡打了一個冷顫。

 

「……你有這麼渴嗎?」

 

「和──咳呃、和也!?」

 

「看到有個男人這麼粗獷地喝午後的紅茶,少女們看到都要哭囉?」

 

「哭屁啊、」隨便敷衍過龜梨的吐槽,「你怎麼會在這裡?」

 

面對赤西的詢問,龜梨只是悠哉地在販賣機前面那張看起來一點也不軟的小沙發上坐下。

 

「因為十一樓的會議、」

 

「啊啊──好了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了。」

 

不問還好,赤西這一問,果不其然得到了自己一點也不想聽見的回答。

 

像是知道對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龜梨反倒笑了出來。伸出了手,像個孩子一樣,拉了赤西穿著的西裝外套的一角,隨後拍了拍身邊的空席,接著,那和白皙的肌膚很合襯的、沁著自然粉色的嘴唇,揚得更美麗了。

 

「你這傢伙……」啊啊,真是夠了,這樣也能心動,到底誰是少女啊?

 

「我不是去參加那個案件的記者會唷。」

 

「欸?難道記者可以這麼自由進出警視廳?」

 

「怎麼可能啊!」馬上反駁了那天真的想法,「今天是跟主編一起來的,記者會當然是由主編親自出馬,所以會議開始之後到結束之前我就、」

 

「……你就?」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赤西不在意都辦不到,就只見龜梨一邊就從包包裡面拿出了記事本和筆,放下身段似的立刻換上謙虛客套的神情。

 

「所以,您那個案子、知道被害人的身份了嗎?」

 

「你就來做另一件工作啊!」回神過來龜梨來找自己的原因,赤西都要翻白眼了,何等的工作狂啊這傢伙!但話雖如此啦……「很抱歉,調查進度還無法公開。」

 

啊啊,在開了這麼久的會議之後,還有一個對象能讓自己說出這句話,果然、感覺真的還不錯。

 

但此話一出,沉默了一下,兩人四目乾瞪著眼了幾秒鐘,龜梨就先冷淡的移開視線了。他又收起了工作上的低姿態,抬了頭,讓人不禁覺得他又高傲了起來,回到那個私底下的他。

 

「哼、小氣鬼。」

 

「這並不是大方或小氣的問題啊──!」

 

無視赤西那快要燃燒起的怒火,龜梨甚至拿過放在一旁的午後的紅茶,不同於他方才的動作,優雅地打開了瓶蓋,好像在拍廣告一樣,淺嚐地喝了一口。

 

「唉呀,話說那個人還真不愧是主編呢……」一邊將飲料的蓋子轉緊,龜梨隨口就聊起了自己的上司。「剛剛啊、他頭一次讓我看了他的筆記唷!」

 

「吶、能夠這樣親手寫完很多隻筆的墨水的人,果然還是很厲害啊,雖然第一眼看起來密密麻麻的好像很複雜,但是仔細一瞧其實非常有條理。一篇報導和一篇文章的架構其實是不同的,主編他、」

 

看樣子好像還有很多很多話想繼續說下去,但是『主編』二字又從他口中說出之後,赤西還是耐不住性子的伸出右手,迅速地用拇指和食指就擒住龜梨的臉頰兩側,輕輕的力道向內推擠,讓他不得不住口、還像個豬小弟一般高高地嘟起了嘴。

 

「你─幹─麻─啦──、」

 

即使很難開口說話他還是要奮力向赤西抗議,但隨著嘴的動作還有被人控制的狀況,龜梨的眉毛也跟著皺了起來,明明原本標緻的五官現在全都擰在一起,卻又給人一種醜得可愛的感覺。

 

「別─再─提─主─編─了!」

 

故意學著龜梨很困難說話的模樣與聲調,赤西擺明吃醋的瞪大了眼,偏偏只是徒然呈現了另一種滑稽。

 

赤西還刻意左右搖晃了龜梨的臉龐,就像是對於這個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衝動作出這個舉動、而感到有趣似的,再加上戀人那孩子般的反應,也是讓他覺得愛不釋手。

 

「哈?小─氣──、」

 

一句話還沒說完,回神過來,已經被赤西輕啄地偷走了一個吻。

 

對於這個意外的發展,龜梨也意外的在一瞬間紅了雙頰;看了男人那抹得逞的笑容一眼,低下了頭也噤了聲,雙唇這下是真的彆扭地噘起來了。

 

「……笨蛋嗎你、」

 

整個氣氛頓時沉澱了下來,休息區一旁的玻璃讓暮黃的夕陽灑了滿室,明明那光線帶不進什麼溫度,但此時的兩人,卻只覺得打從心底暖了起來。

 

「又不是什麼人來來往往的地方。」

 

「騙人。」

 

赤西的身體又往龜梨靠近了一些,對於越來越近的距離,龜梨卻是本能的想再往後退一些。

 

「但是我現在好想吻你。」

 

「剛、剛剛不就……」躲避不及,龜梨的腰已經早一步被攬上了。「……一下下喔。」

 

「好的。」

 

「不、不可以伸舌頭……」

 

「了解。」

 

愛情的溫柔,攀著彼此的身體,在這個冬日的午後。

 

即使有點大膽的在這個場所,即使兩人都才剛被工作的壓力轟炸過,即使只是柔軟的四片唇瓣交疊廝磨,即使這一切如此安靜、如此簡單……

 

在他們的心底,卻還是填滿了一種、名為幸福的心情。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