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我來洗就好了啦,廚房也是,交給我來整理就好。」飽餐一頓過後,赤西先開口阻止了準備要將空碗盤端回廚房的龜梨,「你就先休息吧。」

 

接受了赤西一貫的溫柔,龜梨微笑之後還是挖苦地說,「但是沙發……似乎沒有空間讓我休息的樣子耶。」

 

「有、有什麼辦法嘛!之前追的那個案子,你知道我試著查了多少東西嗎!」

 

「嗯,試著。」重複了一次他聽到的重點,「那結果是?」

 

「……沒有結果,最後還是衝動的行動,衝動的逮捕,衝動的被罵。」誠實的做出結論,他也很想冷靜帥氣的解決案子啊,但就不是這種個性,能怎樣。「唉呀,你就順手整理一下再丟去旁邊就好了啦。」

 

「唷,這麼信任我沒問題嗎?赤西警官。」警方在調查東西,對身邊的任何人都得要有一定程度的保密,這是鐵一般無法改變的原則。「不怕我洩漏出什麼?」

 

雙方都是很明白的,彼此的職業身份,雖然稱不上那麼禁忌的組合,但撇開性別、對於現在的警察組織系統而言,確實也不是個大家都能接受的交際關係。

 

沒有人知道一位媒體工作者靠上了警察,到底有沒有抱持著什麼目的;而且說實話,赤西對於這件事情……「不怕你洩漏什麼,只是、」

 

「只是怕沒東西洩漏給我,我會就此離開然後去找下一個警察?」

 

「……你也說得直接了吧。」

 

聞言,龜梨只是笑了笑。

 

他開始動手整理散亂在客廳整張桌子上的資料,「我隨便堆一疊放旁邊喔。」

 

沒有再回覆剛才的話題,赤西倒是聽出了這話中的意思。有些事情,在現實的這個社會當中,還是識相點迴避,大概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吧,整理著不是自己的資料,他當然不會、也沒有那個必要,去一張一張仔細的檢查分類啊。

 

到底,真正在意的,是誰?

 

「那天晚上啊,你穿女裝混進現場的那次。」停頓的時間裡,只有紙張和資料夾收整的聲音,和廚房那頭開著的水聲而已。背對著彼此,他們靜靜談著這件事情。「可能是看到你那副模樣的關係吧。」

 

「看你為獨家做到這個地步,不得不承認,確實在那個當下有些動搖。」

 

「但是又想到了我們第一次相遇的光景……」那個慌張卻又滿滿熱忱的新人記者,剛出社會的青澀笑容,怎麼樣也揮之不去。「呵、根本就沒有變嘛,你這傢伙。」

 

關上了水龍頭,赤西的話裡帶著輕輕的笑意,轉過身靠著流理台,客廳和廚房只有一面矮牆做隔間,他看著那個一邊聽著自己的話、一邊收拾著的龜梨。

 

「而且,依照你好強到不行的個性,大概是不會用什麼偷看資料之類的手段去搶獨家啦。那萬一我真的身為一個警察太沒用,沒東西給你讓你跑了……」

 

他傾身向前,雙手手肘輕浮地靠上了矮牆,端詳著龜梨的眼神只有變得深情,這讓手邊收拾動作告一段落的對方,也不得不轉過頭和他相接著雙眼。

 

「那我也只好變得更精明、更強大,然後再吸引你回到我身邊囉。」

 

「哪來的自信啊,笨蛋。」

 

或許,在他們之間,相處當中不乏出現許多現實上的問題,像現在這種休息的時候,兩個人也只是坐在稍微整理出來的沙發上,一邊看著新聞,一邊討論著社會現象。

 

這是職業所致,但是無可否認的是,除了愛身旁的這個人,他們的愛,也分了部分奉獻給自己的工作。上一次這樣一起並肩坐著,放鬆喝著啤酒聊聊天,已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這樣看似平凡無比,卻正因為平凡,而讓他們更加倍覺得幸福得不得了。

 

「所以說、今晚……和也會留下來吧。」

 

「皮帶都被你解開了,我還能說什麼。」

 

不知不覺就成了這樣的氣氛,他們一起倒上了床,龜梨伸出的雙手順勢插進了赤西蓬鬆的髮中,「狡猾的假紳士。」道出了他的結論,兩人相視笑了笑,捨棄了言語,然後再度吻上彼此的唇。

 

和平常高傲的模樣截然不同,這個瞬間,在他身下的龜梨,一張臉自然地泛著紅潮,雙眉輕輕皺起,乍看之下像是在忍受著,卻又有種享受著的誘惑,而那對在工作時總是銳利的眸子,現在也只是無助放縱了情慾奔騰。

 

右手打開了龜梨的身體,讓他另一隻腳攀上了自己的肩膀,赤西扶著他敏感的腰際,用兩人合拍的溫柔步調,擁抱了他的身軀,連同靈魂一起。

 

「還可以嗎?我要動了喔……」

 

「唔嗯……」隨著身體的感受,抓著赤西手臂的小掌,也跟著加重了力道。「呵啊、仁……」

 

輕吐著嚶嚀,先是別過了頭,又是仰直了頸。

 

如此美麗的身軀,只為了自己而完全綻放,赤西不知道從哪聽來的,有人說、接吻是種對待,做愛是種佔有;但、當那種合而為一的感覺傳達到彼此的心底時,他們有時會不禁錯覺,好像這個美麗的瞬間,即是永遠。

 

濕軟的舌尖舔過了在那白皙頸項上浮起的青筋,一路延伸而上,碰到了張著呻吟而有些乾了的唇辦,頑皮的也舔過一圈之後,又一次瘋狂的吻上。

 

光是遇上了懷裡這個人,幾乎就足以讓赤西定義為幸福了。

 

「和也,我很愛你唷。」

 

縱使和現在他正對著龜梨所做的事情有點違和,赤西還是靦腆地笑了出來。

 

聞言,龜梨的雙手也環抱住了赤西,回應著這份愛情。

 

「真是假紳士、每次都被你搶先講……」

 

情侶間細細的低語越來越小聲,他們或許注意到了,今晚的月,似乎特別耀眼。

 

×

 

夜,走到了最深。聽說,在黎明來臨之前,才是最黑暗的時刻。

 

兩人在洗過澡之後,回到了床上,相擁入眠。

 

床頭櫃上的鬧鐘才剛走過了四點不久,一旁兩人還熟睡在夢鄉,突然之間,龜梨放在那上頭的手機,顯得格外嚇人地響了起來。

 

工作上的關係,這種狀況並不會少見,無論是赤西、還是龜梨。他們很順利的被吵醒了,只是,在如此沒有防備之下的這個夜晚,兩人都還是迷濛地懶著睡意。

 

一向習慣有手機伴在身邊的赤西,今晚反而放在公事包裡,因此,他們都反應的過來是誰的電話響了,放任了幾聲之後,龜梨還是認命的伸手繞過他,卻在拿到手機之後,又慵懶的壓上了赤西的身體。

 

「唔、你這傢伙……」

 

「你好,我是龜梨。」清了清喉嚨,聲音聽起來還可以,只是雙眼又閉了上去而已。「還好,嗯、……屍體!?」

 

關鍵字從龜梨口中蹦了出來,兩人同時在一瞬間清醒了過來。

 

「好的,那跟攝影組在現場會合……嗯、我馬上過去。」

 

「嗚哇、真的假的……」枕邊人要準備工作了,赤西也明白,看樣子自己也要進入工作模式了。「半夜四點多啊……」

 

「唉呀,想必你的手機應該有很多未接來電了吧。」拍了拍赤西的臉,龜梨索性大大掀開了兩人溫存著的被窩。

 

「冷……、啊,你身體還OK嗎?」

 

「嗯,幸好你剛剛很溫柔。」

 

俏皮地在男人唇上輕啄地留了個吻,龜梨轉頭就看了眼那些方才被亂扔在床下的衣物,「……也幸好我上次的衣服洗好就留在你這邊呢。」

 

兩個人急急忙忙套上衣服,龜梨有些在意的還在鏡前稍微撥弄了下頭髮,對他而言,這樣的幾秒鐘時間,是不得隨便省下的,畢竟這會讓他整個人更有精神。

 

「原來你是先穿上衣的啊……」

 

「哈?」不想理會那個眼睛好像又快閉上的傢伙的夢話,「快點喔、仁,不然我要比你早到現場了唷!」

 

「……欸、欸?你都準備好了?」

 

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那人已經搶先一步走出了房裡。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