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期?欸?呃、」分明人都來到攝影棚了,這才被告知雜誌拍攝的工作日程早已更動。基本上很少遇到如此臨時的狀態,龜梨顯得有些訝異又有些手足無措。「為、為什麼?」

 

「啊、抱歉,我沒跟你說嗎?」看起來好像比平時還要更加忙碌的經紀人一面道著歉,但就在他看起來才正想跟龜梨解釋的時候,偏偏手機又碰巧響起。「嗚哇、是廠商……」

 

看來又是得處理上一段時間的電話了,龜梨有些無奈地,還是讓經紀人以他的工作優先了。

 

 「總之,龜梨君你今天沒工作了,趕緊打電話給中丸君或是田中君吧!我想他們大概正忙著找你。」

 

扔下了一句話,那忙碌著的人又一頭埋進了工作裡。龜梨有些不懂為什麼這時會提起團員們,也不懂到底有什麼好讓他們急著找自己的事情;在半信半疑的折衷之下,在浮現了方才經紀人提及的那兩人之後,龜梨還是決定撥了電話給上田……和那兩個傢伙比起來,總覺得他似乎能比較冷靜地解決自己的疑惑。

 

但──『啊、小龜?小龜小龜小龜你是跑去哪裡了啦!!』

 

如此慌張地連發喊著自己暱稱的上田已經多久沒遇過了?電話才剛被接通,甚至連自己一個字都還沒來得及脫口,就被這樣喊得心裡也不禁跟著著急了起來。

 

「呃、你、呃……我在、」一時之間,龜梨都不知道該先問自己的問題,還是該先回答上田的疑問了。

 

『你誰啊?那個龜梨和也講話會這樣結結巴巴的嗎?你到哪裡了找不到路嗎?塞車嗎?被歌迷纏上了嗎?你、』

 

「哎你先聽我說啦──!!」根本完全跟不上上田的節奏,龜梨索性先大喊了聲,這才終於把那連環又奪命的提問給阻擋了下來。「我在K攝影棚……大老遠跑來這邊才跟我說日程延期,然後齊藤先生又叫我打電話給中丸或聖……到底是要幹嘛?我有忘了什麼跟你們約好的事情嗎?」

 

『……呃、那個,沒人跟你講嗎?』終於聽完了龜梨陷入複雜疑惑的抱怨,上田這下可冷靜下來跟他對話了。『今天你生日、』

 

「我當然知道今天我生日啊這不需要誰跟我講好嗎──」

 

『大家都到了喔,就只差你一個……幫你辦了慶生會啦!』這下龜梨是聽懂了,可是對於上田那語氣當中刻意保留了主詞的說法不禁感到在意,於是他並沒有馬上回覆些什麼,並等著對方開口,完成這段語句。

 

可在聽見之餘──

 

『……赤西他。』

 

卻又覺得有些複雜了吶。

 

×

 

搭上了計程車,看著街道外頭閃耀的車水馬龍,龜梨無法控制自己的不斷想著方才上田說過的事情。

 

赤西幫自己辦了場慶生會。

 

聽說從很久之前就開始籌備了,大概才剛過完新年不久,一月就開始了。

 

首先是找上了那間自己一向很喜歡的酒吧,並大手筆的包下了一整個晚上。但從這裡開始,才是最麻煩的地方。

 

為了讓許許多多龜梨會想在這天收到他們祝福的人們齊聚一堂,可是花費了很大的心思。對象不單只是事務所內關係很好的前輩、同期、後輩,還有共演得很愉快的女演員,合作得很好的廠商,偶像雜誌採訪了十年有的關係者,零零總總加起來不但是個可觀的人數,最困難的地方就是讓大家在這一天的這個時候空出時間來。

 

聽說赤西跑了很多地方,見了很多人,只是懇求著、一味懇求著,拜託著讓這些藝人們公眾人物們能在這時候撇開工作,給他們一個自由的私人時間,好去參加龜梨的慶生會……

 

好讓他開心。

 

『他不是個多有影響力的人物,更遑論現在……在這個業界裡頭,你覺得還有多少人會買帳他的任性?』

 

上田這樣的一番話,不斷不斷盤旋在龜梨的腦海裡,久久無法退去。

 

「……笨蛋……」

 

一邊這樣想著,幾乎是沒有什麼自覺,這樣好像已經很久沒有說過的兩個字,不禁輕輕細細地脫出了口,就像也在說著自己似地。

 

×

 

「啊、你好,我、」

 

「你可終於來了──」

 

正當龜梨趕緊到了酒吧,踏著凌亂匆忙的步伐步下階梯,迎面對上站在櫃台前的服務生,才不知道該從何開口時,只見前方便出現了一個許久不見的身影。

 

很久了,真的很久沒見了,感覺簡直像是他們曾經共同擁有的時間一樣,那麼久沒見了。

 

「唉……你幹嘛還這樣大費周章啦?」

 

雖然心頭有些莫名的緊張,但那也只是隱約的感覺而已。龜梨用著一直以來都對赤西的態度說著,拿下帽子,他一邊梳整著有些被壓壞的前髮造型,甚至有些皺起了眉,面對赤西。

 

「欸,我幫你辦慶生會耶,否則你到現在都還在工作吧?」

 

當龜梨的動作停了下來之後,當他正視了赤西之後,只見那男人堆起了滿臉的笑容,神秘兮兮地,便從身後變出了一大束花,遞到龜梨的眼前。

 

「生日快樂,和也。」

 

他突然覺得有些鼻酸了,他知道這樣的心情是打從哪裡湧上的,面對這樣似曾相似的場景,龜梨明白,他真的很清楚,現在只要自己回應給眼前的男人一抹笑容,他大概就會覺得足夠了。

 

他明白的,他知道他們是如此懂得彼此。

 

但此時此刻,臉上的表情卻只是僵得傻傻的,不知道該哭還該笑的模樣,肯定糟透了吧。

 

「不管到什麼時候,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還是想這樣為你慶祝。」

 

只是想讓所有愛你的人祝福你,只是想讓你開心。

 

「都二十七歲啦!我不會再逼你自己鼓掌了,所以這花,至少收下吧。」

 

「……謝謝。」

 

已經二十七歲了。

 

不再是那樣彆扭的年紀了,已經能率直面對所有事情了,一路上也走過來了,往後會再走得更好更筆直的,無論身旁還有沒有你。

 

「好啦!快進去吧!大家真的都在等你耶,木村前輩第一個到的,你遲到這麼久,我還真怕他會殺了你……」

 

「欸、有必要在人家生日的時候說什麼殺不殺的嗎……」

 

還是像以前一樣說鬧著玩笑話,龜梨一臉不耐得讓赤西推著,打開了包廂的大門,只見那些還真的全都是自己在此刻最想看到的每一個人,都紛紛回過頭,然後對著他展開笑容,迎面擁抱。

 

「小龜──你終於來了!」

 

幾乎是馬上就陷入了大家的簇擁當中,龜梨揚起的笑容簡直垮不下來,一顆心被填得滿滿的,很是溫暖。

 

而一閃而逝之間,當龜梨再一次回過頭時,早已不見赤西的身影。

 

一雙抱著那一大束花的手不禁加重了力道。「謝謝你……」

 

──仁。

 

 

 

 

Fin.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安安
  • 舞華好!!!!!!!

    好久沒用留言跟你說話了!!!
    但這篇真的讓我又笑又哭阿!!!!!

    龍也跟小龜的對話太有趣了!!!!(笑)
    可愛死了這兩個人!!!!!!!!!!!!!!

    然後赤西實在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我被赤西那句我不會在逼你給自己鼓掌弄哭了(哭)
    腦中瞬間浮上那幕看過N次的畫面。
    所謂初衷阿!!!!!!!!!!!!!

    真的這樣就夠了!!!!
    看完俺俺預告,舞華的生日賀文!!!!
    心滿意足了!!!
    謝謝舞華的文章(心)

    龜梨和也生日快樂!!!!!^O^
  • 親愛的安安!!!!!!! wwww

    其實不忍說,這篇我一邊寫也一邊鼻酸了
    應該是過去太美好了吧(笑)
    但總覺得現在這樣也不錯,現在赤龜的狀態總給我一種扭曲的平衡(?)
    真的會覺得,他們只要覺得幸福就足夠了。

    龜梨真的是個很努力的人
    我想大家也都是被他這份努力的魅力所吸引了吧XDDD

    舞華 於 2013/02/25 23:12 回覆

  • 小可愛
  • 這次竟然沒哭還真稀奇(喂!
    還是有股真實感
    不知另一邊的他們是否也這樣呢
    要是真的就好了....
    可赤西大爺會這麼有心嘛
    我不大相信
    現在大家對他的信任似乎都打折了
    如果可以的話
    希望喜爺能夠讓他出來露個面
    雖說老是黑他
    可內心理說不想他是騙人的
    我相信舞華也詪我一樣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