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西,今天已經沒什麼事了,要不要一起去聯誼啊?」坐在滑動的電腦椅上,山下帶著花花公子的招牌笑容,就朝著赤西靠了上去。「青山女子大學的唷……」

 

轉頭看了自己的親友兼搭擋一眼,赤西掛著重重的黑眼圈嘆了口氣。

 

「你還真有精力去吃那些嫩草啊……」整了整手上的資料,他看起來很沒精神的樣子,和一旁興致勃勃的山下成了明顯的對比。「難得今天天剛黑就能走,我得好好睡一下。」

 

「真的假的?欸、真的假的!?」

 

「……不然你以為上次的悔過書都是誰在寫的啊!」

 

「欸、也不知道是誰連店名都沒說就要我去cover,我也是被上面邊罵邊得到許可,還追蹤了你的GPS去救你的耶。」山下這可說得趾高氣昂了。「要是你的搭檔不像我一樣聰明機伶,要是那個變成人質的Lady真的被怎麼了,我看你就直接免職吧!」

 

……那傢伙才不是什麼普通的客人,更不是什麼Lady──!!

 

「好了好了,這些話我這幾天已經聽夠多了,所以今天就讓我回家吧。」放棄再跟山下辯解些什麼,難得能夠平安順利的準時下班,赤西可是求之不得了。「聯誼的話……如果是橫濱女子學院,我可能興趣會比較高一點。」

 

勾起了一抹和山下一樣、那不懷好意的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就要離去。

 

「你這傢伙、原來喜歡高傲的大小姐型啊?」

 

跟著笑了出來,朝著後方瀟灑的揮了揮手,便走出了搜查一課的辦公室。

 

高傲的大小姐型嗎?

 

腦中浮現了那人的身影,糟糕、搞不好真的是這樣啊。

 

走上了警視聽外頭那排樹林小道,入冬的現在,抬頭看看那有些淒涼的一顆顆櫻樹,再過不久,這個冬天過後,又會是一片美麗的粉紅吧。

 

和他,也是相遇這樣令人期待著春天的時節呢。

 

當自己還在港區警署實習的時候,一樣的冬季裡,就和那個慌慌張張的小記者認識了。誰能想像的到,現在已經成了這副超級工作狂的個性了。

 

×

 

「前面的!喂、不要跑!」

 

一邊怒吼著,一邊吹著警哨,赤西拔腿衝刺,明明和前方那人就是保持著快要追到的距離,卻又會在不經意之間,再一次被拉開了兩人的差距。

 

「可惡、」超商強盜的現行犯耶,怎麼可以就這樣讓他給跑了、「叫你停下來啊混帳───」

 

在警察學校裡學到的所有降服話術,在此刻全都忘得一乾二淨,況且、他本來就不是個靠著腦筋好而晉升的學生。

 

體力啊體力,警察就是要有強健的體魄啊!

 

「不准跑啊啊啊啊啊──!」根本不知道這樣追到多遠去,跑了有沒有幾公里了?那傢伙耐力怎麼這麼好,不過是個天殺的搶匪、

 

又穿過了一個短短的涵洞隧道,轉過一個彎,又繞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小巷裡。好像有點被這個強匪耍得團團轉的感覺,好像、不知道會被帶到什麼龍盤虎穴去。

 

突然,從巷子另一個交叉口,莫名其妙冒出來了一個胸前掛著台相機的男孩。跑在前頭的搶匪看了他一眼,跟在後面的赤西在經過他面前時,也忍不住瞧了一下。

 

「咦───、」和正在追逐的兩個人分別四目交接了之後,男孩不可置信的喊了出來。「那個、你是警察嗎?請問你在追捕通緝犯嗎?」

 

二話不說,他隨即加入了這場警匪追逐的行列。

 

「嘿、回答我一下嘛!」他一點也不死心,雖然整個人慌慌張張的模樣,但從那變得炯炯有神的雙眼,就能知道這傢伙有多大的決心。「噢,還是我先自我介紹一下?」

 

「敝姓龜梨,是每朝新聞社的記者,雖然才進去沒多久……那個啊、因為主編今天說我的新聞太平板,好像都沒有講到重點的感覺,所以、所以啊、」

 

早就跑得氣喘吁吁的赤西哪管得著身後擅自跟上來的KY傢伙,自我介紹的頭啦、就算現在要跟我交換名片我也沒空──!

 

「龜……哈?龜什麼的,你、」赤西把一句話說得上氣不接下氣,雖然這樣好像自己體力很差一樣有點糗,但是現行犯在眼前,什麼也都管不著了。「繼續跑……你、你繼續跑就是,跟好前面、那傢伙。」

 

「咦───?」咦你頭啦,反應怎麼這麼有昭和味啊?「那、那請問你要去哪裡?」

 

「秘……秘密,總之給我跟好,等一下、等等就讓你拍照讓你採訪。」

 

聽到這個最誘人的交換條件,龜梨當然毫無遲疑就答應了下來。

 

在這之後,赤西就在下一條巷子轉了出去,但因為身後還有個龜梨追著自己跑,強匪根本無法停下腳步確定原本追著他的刑警到底想幹嘛。接著,赤西便在下一個路口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前後夾攻、終於將這名耐力很好的強盜給逮捕了。

 

依循了說好的諾言,赤西讓龜梨拍下了替現行犯套上手銬的那一刻──即使他因自以為是哪個厲害的通緝犯而有點失落,但這個事件後來還是讓他成功寫成一篇還算可以的記事。

 

有些微妙的警民合作之後,兩人也順利交換了名片,接著就在警署的門前道別。原以為就這麼一次特殊的經驗了,當作是個不錯的回憶,赤西拿起了龜梨的名片,迎著那天的暮黃夕陽,想起了那慌張可愛的笑容,他也不禁淡淡一笑。

 

殊不知───、

 

「……咦───!?」

 

在那之後沒幾天的某個早晨,住在公寓裡的赤西、一打開自己家門的時候,眼睜睜的就看著龜梨從自己眼前走過去。

 

忍不住的,那個曾被自己笑稱滿滿昭和味的反應,就這樣從自己嘴中喊了出來。

 

「啊!那天的、」龜梨也瞪大了眼,驚訝於這個時間出現在這裡的人。「你怎麼在這裡!?」

 

「這是我要問的吧!!」

 

由於彼此都過著極為不規律的生活,所以平常就理所當然的很少打照面,或許也跟冷漠的這個時代有關,他們誰也不會去特別注意鄰居掛在門前的門牌。

 

龜梨就住在赤西的隔壁,剛好下一家,雖然先入住的是赤西,但兩人之間也不過差了兩個月左右,這樣說來,他們身為鄰居也快要半年了,直到在那之後,才認識了彼此。

 

關係就這樣展開了,包括友情,包括愛情。

 

×

 

這樣回過頭想想,好像也算是個不錯的相遇方式啊,而且,確實從那時候就開始了呢,對於拼命搶獨家的龜梨,那追逐著夢想的閃閃發光的姿態,赤西始終著迷。

 

進了電梯,赤西看了眼手腕上的錶,現在才晚上六點半,想必他的鄰人還在公司吧。一個人的晚餐呢,要吃什麼好?不知道冰箱裡還有沒有啤酒啊……、

 

一邊想著這些,赤西拿出了公事包裡的鑰匙,習慣性的向右一轉之後,卻意外發現門一下子就被開啟了。什麼情況?自己忘了鎖門?還是身為搜查一課的明日之星(自稱)的我、被闖空門!?

 

「哇!嚇死我了,你今天也太早回家了吧。」

 

「你才是啊───!」一聽見是方才心繫著的那人的聲音,赤西在驚訝之餘,還是覺得開心又鬆了口氣。「天啊,那個龜梨和也竟然在幫我下廚……」

 

「今天難得準時下班,想著晚餐要吃什麼,就跑去超市一趟,可是這樣煮了一頓自己又吃不完,而且下次在家吃飯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所以我就過來了。」

 

「給你鑰匙果然是正確的決定。」

 

放下了公事包,脫下了大衣解開了領帶,赤西一臉幸福的走進了廚房,二話不說就從龜梨的身後攔腰緊抱。「和也是不是忘了對我說什麼?」

 

「……你回來啦、」

 

「嗯,我回來了。」

 

 

 

Tbc.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