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快一小時了……怎麼還沒行動啊。」

 

一直緊繃著神經也是累人,個性一向衝動的赤西首先發難了。原本還有個跟他對上話的傢伙,但是離開走向店面角落的門後之後,便再也沒有其他動靜了。

 

「是啊,還不快解決,要是趕不上印刷的截稿,我看你怎麼還我一個頭版。」

 

聽著龜梨的語氣,好像這些全都是自己的錯一樣,赤西瞪大了眸回看身旁的他一眼,卻只見那人正優雅地啜下一口透著粉紅光澤的甜調酒。

 

「喂、你會不會太悠閒了點……」

 

「有什麼辦法,我又不能把電腦帶來先趕些新聞稿備用。」

 

話又被賭了回來,赤西低聲咋了舌,他只好又將視線移回原本監視的人身上。

 

龜梨那傢伙……

 

所以說、在整個事情都結束了之後,才是他真正要集中全部精神開始工作的時候吧。為了獨家頭版拼命到這個地步,當然那也是因為在他身邊有個身為刑警的我在的關係,才能如此為所欲為……

 

不常思考這些太深刻的事情,赤西在這個時候,果然會有想不出個結論來的困擾。

 

如果、如果自己不是這個特殊身份的話,他也會去用盡辦法討好其他警察嗎?

 

還是忍不住偏頭看向龜梨。戴著假髮、應該有上了粉底和唇蜜,大大的墨鏡和瀏海遮掩去了他一半的臉龐,確實這樣根本無法在第一時間辨出男女。

 

穿上女裝,還刻意讓自己陷入危險當中,毒品交易什麼的,可不像是漫畫或是電視劇當中演出的那樣輕鬆,哪個人不是帶槍帶刀的;而除了那藏在包包裡的相機,這傢伙什麼也沒有,別說武器,不同於自己,他肯定也不會有什麼防彈背心。

 

這份工作對他而言,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他又是懷抱著多大的熱忱和自尊去從事,大概,這對其他人來說,都是個無解的回答吧,只是、從旁看著這樣的他,總覺得閃閃發光地,耀眼無比。

 

「我扮成女人,就有這麼吸引你嗎?」直到盯著的嘴唇拉出了些訕笑,赤西這才發現自己嚴重地走了神。「不監視嫌疑犯的動靜,一直看著我幹嘛。」

 

「吶我問你、」赤西低沉地開了口,心中一股悸動讓他伸出了手,攫住了他的下巴,強勢的要他看著自己。「如果不是我,你也會對其他男人這樣做嗎?……或是、女人?」

 

「哈──?你在說什麼、」

 

不管是赤西堤出的疑問還是龜梨不解的後續,全都在兩人聽見前方的那個人講話中突然提高的聲音之後,立刻停了下來。不約而同將視線丟往監視的人身上,他拿著手機,神情有點慌張,龜梨更是注意到、男人的右腳開始不安份的抖了起來。

 

「不太對勁。」皺了眉,龜梨低聲的向赤西說著。「他的情緒感覺有很大的起伏和波動。」

 

「嗯……可惡,完全聽不到、」

 

就在赤西還想不到方法的時候,他只注意到身旁那人,毅然決然地站起了身。「喂!你要幹嘛、和也!」

 

光是聽見赤西那打從心底的擔心,龜梨就足以安心的勾上微笑。

 

「仁會保護我的,對吧。」

 

扔下了這句話,無視了赤西的阻擋,揹起了裡頭裝著相機的小肩包,龜梨用著高雅的姿態走向吧檯,完全就像個豪無相干的客人,距離那個毒販僅只有一個空位的距離,他若無其是的向酒保點了杯馬丁尼。

 

在他身後的赤西整個人緊繃了起來,右手收進了被大衣遮住的褲頭,大掌蓄勢待發的、已經握上了他的配槍。不確定龜梨到底想要幹嘛,但能肯定的是,絕不會是一個他能鬆懈的行動。

 

「謝啦。」

 

接過酒杯,低聲道了謝,龜梨當然有注意到身旁的毒販在掛完電話之後,不停的四處張望起來,而距離他最近的自己,理所當然的像是被mark上了一般打量著。

 

然後,他連一個眼神都不使給赤西,朝著毒販坐著的方向刻意走去,身體卻絲毫不協調的歪了一下,整杯飲料帶人全都倒在那個男人身上。

 

「啊、對不起,真抱歉,有點醉了……」

 

「搞什麼啊!」完全趁著自己的火氣,男人粗暴的吼出了口。

 

不安穩的狀況持續著,龜梨依然道著歉,但對方卻在那之後就沒再多說些什麼,倒是後方的赤西,面對這樣的場景,他只是提心吊膽到都想吐了。

 

然後,龜梨小心翼翼地打開了包包,拿出了手帕,就正在看似平常的替那傢伙擦拭著弄濕西裝的地方時,卻一個反手的、就被狠狠的抓住了手腕。

 

「這位小姐,今晚就跟我走吧,如何?」

 

龜梨有些吃痛地蹩起了眉,可見被揪緊的力道有多大,赤西光是看到這個地方,忍無可忍,他一個箭步就走上前去。「喂、他是我的人。」

 

「誰理你啊。」

 

面對這樣的蠻橫,赤西眼看著他抓著龜梨從自己面前走過,翻了白眼,就在他背對了自己的瞬間,右手明顯的伸進了大衣內。但誰也料想不到,就在赤西掏出配槍之前,毒販卻搶先一步的拿出了手槍,轉過身抵上了龜梨的太陽穴。

 

「媽的,是警察吧!」頑劣的兇嫌像是豁了出去,反正事情都到這裡了,他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了。

 

「真的去你的條子!交易被取消……你要怎麼賠償我啊!」一口氣把怒氣發洩了出來,這也讓赤西和龜梨了解了現況,即使現在,這已經不是最首要的事情了。「勸你老實點,不然我就朝這女人開槍了。」

 

「你、」

 

「川田──!!」

 

就在赤西不知道這下子該硬拼還是怎麼辦的時候,突然就在毒販和龜梨的身後,自店門口衝進了五六名刑警,大喊著嫌犯的名,一舉就撲了上去。

 

見狀,赤西也跟著衝了上去,抓緊了他持槍的手向上舉,混亂當中,卻意外的就朝著天花板開了兩三槍,這讓在場的所有顧客都慌張得四處尖叫逃竄。

 

其中一名刑警先是握住了龜梨的肩膀,將他安置在一旁,可、這一脫離了危險,腦筋快速運轉的他,根本顧不了害怕,先是衝去吧檯,拿起了相機,然後打開了男人的黑色公事包,倒出來的果不其然,正是一包包的毒品。

 

「喂!那邊的!在幹嘛!」

 

龜梨的動作又快又精準,聽見另一邊傳來的叱吼,毫不猶豫就再拿起了相機,朝著幾名警察和毒販扭打成一團的場景,迅速就拍下了好幾張。

 

還包括了被銬上手銬的瞬間呢。

 

「啊?拍什麼、混蛋,你拍什麼啊!」

 

無視了歹徒的怒吼以及刑警們拼命要壓制嫌犯的低吼,龜梨在混亂中找到了也跟著在出力逮捕的赤西,拍了拍他的肩膀,面對那轉頭過來的狼狽又猙獰的表情,龜梨不禁還是噗哧地笑了出來。

 

「加油啊,我先走了、Bye。」

 

「欸、龜……啊、」才想要出聲喚住踏著輕快迅速的步伐離開現場的龜梨,偏偏那被自己壓倒在地上的傢伙還在拼命掙扎。「……混帳東西,你才給我老實點!」

 

這天的早報,唯獨每朝新聞社的頭版拔得了頭籌,獨家直擊了惡毒嫌犯被逮,並且精闢的點醒了警方,暗示著這個事件該酒吧經營者山根的關聯性。

 

身心俱疲的赤西背負著冬日難得耀眼的晨陽,滿臉倦容走出了新宿警視廳的大門,他又一次拿起了手上請同事買來的報紙,若有所思的盯著頭版上那精彩聳動的照片。

 

……龜梨和也還我入場費啊你───!!

 

 

 

Tbc.

創作者介紹

Blossom

舞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